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错话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回,东王爷和东王妃没有叫住王爷,他们提的一视同仁,要再嫁,要二十万两银票,明妧有圣旨,琅嬛郡主也应该有。

    这一道圣旨,王爷让他们去找皇上要,还是王爷自己去都一样。

    皇上是绝对不会给的。

    王爷替大景朝守江山,杀子立威,没了儿子,现在儿媳妇再嫁,不替儿子守寡,最后还要搭进去二十万两,这叫什么?

    这叫儿子、儿媳妇、钱财都没有了,人财两空。

    王爷失去的越多,皇上对王爷的愧疚也就越多,东王府挑女婿,不擦亮眼睛,今日杀楚二少爷的是王爷,如果换一位将军呢,东王府想怎么样,是不是要杀了那将军替女儿女婿报仇雪恨?

    王爷弥补了琅嬛郡主,那晋王世子妃和成国公府大少奶奶呢,是不是也要一起弥补?

    这不是进宫讨圣旨,这是进宫讨骂,甚至是讨打!

    东王妃投过来的眼神里像是夹了冰块,明妧一脸无辜,望着楚墨尘道,“相公,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楚墨尘淡淡一笑,刹那间,仿佛罂粟绽放,他道,“东王爷和东王妃该谢谢你才是,没有你出嫁冲喜,东王府也没理由登门,再者他们只想到让琅嬛郡主再嫁和让父王也补偿琅嬛郡主二十万两,却忘了讨一道圣旨,有圣旨准许琅嬛郡主再嫁,绝对没人敢指责她嫁过人的身份,东王妃,您说是吧?”

    东王妃一口银牙险些咬碎,道,“是呢,真该好好谢谢世子妃。”

    明妧惭愧一笑,气死人不偿命道,“不敢当,东王妃执意要谢就谢老夫人和大伯母吧。”

    她可是纯粹的就想看热闹,是老夫人见不得她太滋润,硬是把她拉了进来,大太太又让她随便说,那她就很随便了,她这人向来谦虚,大家的功劳,她不会独占。

    东王妃看了大太太一眼,眸底闪过一抹寒芒,当初要不是她,琅嬛也不会嫁给二少爷,更不会沦落到今日。

    不过那抹寒芒一闪而逝,很快东王妃脸色又恢复如初了,望着王妃道,“弥补的事稍后再说,琅嬛毕竟嫁过人,我不让她从镇南王府出嫁,是怕她伤心,觉得有愧于琛儿,将来若是有了合适的人选,还请王妃帮忙牵线,让琅嬛可以嫁的心无旁骛。”

    王妃心口一窒,看着东王妃祈求的眼神,王妃心软了,她点了点头。

    外面,琅嬛郡主走进来,时间掐的这么准,不知道是不是在外头听了一会儿了。

    她面容憔悴,但容姿出众,脸上没有笑容,就像是一朵收拢的牡丹,敛尽光华,一朝绽放,必定艳冠群芳。

    看到女儿,东王妃走过去道,“嬛儿,母妃这就带你回东王府。”

    琅嬛郡主眼眶湿润,她擦掉眼泪,道,“母妃,琅嬛想在王府再住几个月。”

    “为什么?”东王妃不解。

    琅嬛郡主哽咽道,“女儿想替相公守满三年。”

    东王妃看着女儿,回头望着王妃,眸底有些指责,看到没有,这就是她的女儿,对二少爷情深义重,可是王爷和镇南王府呢,对待她女儿还不及世子妃!

    东王妃觉得不公,替女儿觉得不值,可是琅嬛郡主坚持,她也就不说什么了,王妃动容道,“我不会亏待琅嬛的。”

    东王妃知道王妃的性子,她道,“守满三年,我就来接琅嬛回去,这几个月,我希望琅嬛过的快乐,王妃对待她能像对待亲生女儿一般。”

    王妃没有女儿,她只道,“我待世子妃如何,就待琅嬛郡主如何,东王妃可随时接她离开。”

    这是王妃能给的最大承诺了。

    热闹看完了,明妧推楚墨尘一把,打算和他离开,结果刚要起身该告退呢,那边三太太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同在一个王府住了这么多年,我们都不知道王爷那么有钱,随随便便就拿出二十万两,当初要是多给一点给二少爷,他何至于去贪那么一星半点儿,最后落的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我想想都觉得他死的冤枉委屈。”

    三太太眼眶微红,拿帕子擦眼角的泪珠,王妃脸上最后一点笑容湮灭。

    东王爷和东王妃脸阴沉沉的。

    他们的女婿没钱去贪墨,被亲爹当众斩了首级,可是王爷对世子爷呢,为了给他冲喜,不惜花二十万两帮她娶世子妃,王爷这心都偏到边关去了!

    他们要二十万两做为他们女儿再嫁的补偿过分吗?一点都不过分!

    要是二少爷在,这世子之位是他的,王爷和王妃百年之后,那些家产大半还不都是她女儿的?!

    明妧坐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东王爷和东王妃被打消的念头又那么蹦了起来,三太太拉的一手好仇恨啊,方才王爷在的时候,她怎么不说,等到东王爷和东王妃快要告辞的时候再蹦出来一句。

    而且贪墨这事,因人而异好不好,有句话叫人心不足蛇吞象,有钱的还想更有钱,永不知足,就算王爷苛待了亲生儿子,难道晋王府也苛待了世子,成国公府大少爷也没有钱用吗?

    该说话的时候看热闹,该看热闹的时候挑拨离间,镇南王府的太太可比定北侯府难缠多了,万幸她只要和她们打一年的交道,很快就过去了。

    楚墨尘没有上前,推了轮椅离开,明妧倒还记得福了福身,然后追着楚墨尘离开。

    等到了院子,明妧就注意到他漆黑的脸色了,她挑眉不解,方才东王爷和东王妃要二十万两,他还一年风轻云淡,怎么转过脸就这副神情了,总不是因为三太太挑拨离间吧,一府婶娘,还能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为这样的人生气,太不值得了,他应该不是这种人,那就只剩一个原因了,“你也觉得你二哥死的冤枉?”

    楚墨尘眸底闪过一抹讥笑,“被人捧杀,当然死的冤。”

    明妧眼睛睁圆,谁会捧杀他亲哥哥,大太太和三太太,这倒是有可能,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捧你二哥,以前镇国公府不是长房继承吗?”

    大老爷继承镇国公之位,带兵出征,兵败如山倒,皇上震怒,王爷临危受命,接过帅印,保住了江山,皇上龙心大悦,赐镇国公府为镇南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