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传染
    ,精彩小说免费!

    这等于夺了大老爷镇国公之位,又另外封了王爷为镇南王,这也就是两年前的事啊。

    有些事明妧不知道,楚墨尘淡淡道,“镇南王府远比别家府邸复杂的多,当年祖父一直想把爵位给父王继承,但大伯父才是嫡长子,再加上大哥才华洋溢,远胜过二哥,祖父权衡再三,放弃了父王,让长房承袭爵位。”

    明妧懂了,这也就是说如果当初楚二少爷不比楚大少爷差,或者稍逊色一点点,老国公都偏向王爷了。

    她们捧杀二少爷,养出纨绔性子,令老国公不喜,也就增加了长房的胜算,换句话说,王爷是被儿子给拖了后腿?

    真是败也儿子,成也儿子,杀子立威,王爷的威名一下子就震惊三军,上达朝野,他权势滔天的时候,顺带把次子给连累了。

    这些糟心事,想想就够人头疼,明妧没再说话,推着轮椅上前,只是偶尔瞄一眼,觉得楚墨尘心气够大,半天了还没消气,黑沉如暴风雨前的天空,添上几笔,就成一幅泼墨山水画了。

    明妧压根就没弄清楚楚墨尘为什么生气,是因为她在屋里流露了那么一丝庆幸,庆幸自己在这狼窝里只需要待一年时间,是她无时无刻不想着再嫁人这件事把楚墨尘给惹毛了。

    明妧推着他回沉香轩,楚墨尘声音平静,波澜不惊道,“去花园走走。”

    “你不回去治腿吗?”明妧好心提醒他。

    本来昨晚就该给他施针,结果他推了轮椅就走,但想到他走的那么决然,是为了更好的算计她,从而搬回屋子里睡,明妧狠狠的瞪了他的后脑勺。

    楚墨尘一回头,就看到明妧带着小火苗的眼神,还有脸上略显凶残的表情,他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明妧嘴角扯了下,手摸着眼皮,心虚道,“可能是被你传染了,我眼睛难受……”

    和他还用得着装吗,那边有丫鬟路过,楚墨尘一脸笑容道,“要不要为夫给你吹吹?”

    明妧两眼一翻,她眼睛有没有进沙子,用得着吹吗,不过他存心秀恩爱,她没有理由不接着啊,哪里的下人都是看菜下碟的,楚墨尘宠爱她,丫鬟们才不敢慢待她。

    明妧附身,楚墨尘就见她清澈的眸子倒映着他俊美无铸的脸庞,心情愉悦的他,嘴角不自觉的往上勾了勾,然后明妧一开口,他的唇瓣就抿紧了,眸底火苗噼里啪啦燃烧,因为明妧说,“我眼里有个讨人厌的人,有劳相公帮我把他吹走,越远越好。”

    她眼里的人,可不就是他吗,楚墨尘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修长的手道,“那么大个人,怎么吹的走,还是直接挖眼珠子吧,一劳永逸,娘子靠近一点儿。”

    明妧脸一哏,狠狠的瞪了楚墨尘一眼,再不理他,抬脚就走。

    楚墨尘嘴角流出一抹笑意,推着轮椅往前,他往另外一条路走的,留下喜儿站在岔道口,看看明妧,又看看楚墨尘不知道该跟着谁好,正要喊明妧呢,楚墨尘回头看着她,吩咐道,“推我去花园。”

    喜儿默默上前,推着轮椅往前走,一边记挂着自家初来乍到的姑娘会跑哪里去,姑娘分不清东南西北,会不会迷路……

    再说明妧,走了会儿,没听到轮椅车轱辘滚动声,回头就看到喜儿推着楚墨尘往另外一条路走,五脏一瞬间差点炸裂,这到底是谁的丫鬟啊?

    气归气,还得认命的回头跟着,谁让丫鬟都跟着楚墨尘,她这个世子妃连路都不认识,还不带丫鬟到处乱晃。

    镇南王府的花园比定北侯府要大上一倍,奇花异草,古木藤萝,花木扶疏,还有嶙峋山石,精致小巧的凉亭,而修建在池子上的方亭则别致大气,一步一景,移步异景,看的人目不暇接。

    美景当前,明妧都懒得和楚墨尘置气,当然她不会承认是斗不过他,只是偶尔瞥到喜儿,总忍不住赏她两记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的瞪眼。

    喜儿委屈的嘴撅的能悬壶了,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她只是一个可怜兮兮谁都能使唤的小丫鬟啊啊啊。

    在花园里逛了一刻钟,那边走过来一模样清秀的丫鬟,笑起来,梨涡浅陷,福身道,“世子妃,王妃让你去蘅芜院一趟。”

    明妧不着痕迹的瞥了楚墨尘一眼,他是不是知道王妃要见她,所以没有回沉香轩,在花园里等丫鬟来通传,省的她跑来跑去?

    就是不知道王妃找她何事,明妧朝丫鬟一笑,示意丫鬟在前头带路。

    走了半盏茶的功夫,明妧就到蘅芜院了,喜儿推着楚墨尘在后面,不过他跟进了院子,却被丫鬟挡在了屋外,王妃只有话与明妧说,不让他进去。

    楚墨尘一张脸臭着,这女人哄的父王向着她,现在母妃也向着她了,赶明儿这王府里还有他的位置吗?

    让楚墨尘一起,明妧心还安定些,只让她进屋,明妧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跳着,不知道王妃要单独和她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进屋了。

    屋内,王妃站在窗前,曲妈妈伺候在一旁,提醒王妃道,“王妃,世子妃过来了。”

    王妃抬手擦掉眼角的泪珠,道了一句,“你先退下吧。”

    曲妈妈福身离开。

    等王妃回头时,脸上带了一抹笑容,姿容绝美,如雪山之巅的雪莲让人仰视,却难遮掩她内心的悲伤,方才东王爷和东王妃提到二少爷,王妃思念儿子了,只是王爷为了大局不得不杀子立威,没有人敢指责王爷做的不对,就是她所有的埋怨也都放在心底。

    明妧心疼她,福身道,“见过王妃。”

    王妃扶她起来,道,“怎么还叫我王妃,该叫我母妃才是。”

    明媒正娶,还敬过茶,收了见面礼,的确该叫王妃一声母妃,可是她和楚墨尘又没有圆房,而且王妃也没有这意思,私下里,这一声母妃她还真叫不出口。

    明妧看着王妃,王妃知道太为难明妧了,她道,“你能放弃四皇子选择尘儿,母妃感激你,但今儿早上的事,你也瞧见了,书房离内屋那么点距离,尘儿就腿疼眼睛看不见,是母妃把冲喜想的太简单了,母妃打算让尘儿搬回内屋住,这对你的闺誉肯定会造成影响,你选择出嫁冲喜,心里也应该有数……母妃希望尘儿能站起来,你能做他真正的世子妃,王爷给你的承诺,一年后,我会让王爷兑现,另外母妃有的,将来都给你。”

    王妃就只剩楚墨尘一个儿子了,只要他好,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