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抬举
    ,精彩小说免费!

    老夫人淡淡道,“你对世子的断腿上心是好事,是药三分毒,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轻易给世子试药,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明妧乖乖受教,道,“明妧只翻看医书,用不用药相公自己决定,就算真用,不找太医,至少也会找个大夫瞧瞧,能花二十万两冲喜,相公的命有多精贵,明妧心里清楚,不敢马虎。”

    “心里有数就好,”老夫人摆摆手,明妧福身退下。

    等明妧走后,三太太才望着老夫人道,“真没想到世子妃居然还看医书,天下藏书,苏家占一半,世子妃要看医书,苏家就给她找了两箱子,会不会真的……”

    老夫人嘴角划过一抹好笑,打断三太太的话道,“我还从来不知道什么大夫是看看医书就能治病的,京都那么多大夫都治不好的断腿,她看看医书就会了?”

    三太太也觉得荒谬,可是有件事,她不得不上心。

    三太太走到老夫人身边,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老夫人皱眉,眸光凝了几分,“此事当真?”

    三太太回道,“她不敢胡诌骗我,这对她没好处,冲喜之后,世子的眼睛就好了,虽然玄乎,但世上玄乎的事也不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老夫人眸底闪过一抹寒芒,冷冷一笑,“我镇南王府难不成还真花了二十万两请了尊菩萨回来?”

    菩萨?未免太抬举她了,三太太嘲笑道,“有王爷算不清的两桩烂账在,迟早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

    再说明妧,出了松鹤院,就看到竹林旁,楚墨尘坐在轮椅上,竹林碧翠,阳光透过疏密的竹叶,懒散的照下来,打在他身上,整个人像是蒙了一层光晕,美的勾魂夺魄。

    他嘴角微微上勾,一抹绝美的笑从他唇畔流泻而出,刹那间,明妧仿佛听到远处潺潺流水,又像是瀑布在巍巍青山之间奔腾澎湃,心中像是揣了一只麋鹿,东奔西撞,乱了呼吸。

    真不愧是妖孽,不过只是一浅笑,就差点叫她乱了心神,往后还是离他远点儿稳妥。

    这般想,明妧这这样做了,目不斜视,迈步离开。

    喜儿就那么看着她走远,生怕楚墨尘生气,偷偷用眼角余光打量,只见他俊美无铸的脸上带着笑,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喜儿这才放心的推着楚墨尘追上明妧。

    一路无话,直到求饶声传来,那边两丫鬟你搀着我,我搀着你走过来,噗通一声跪在青石地板上,哭道,“世子爷饶命啊。”

    楚墨尘脸上的笑意敛尽,冷道,“本世子几时要你们的命了?”

    丫鬟们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明妧都不忍看,虽然没有明着要她们的命,但围着花园跑十圈,也算是要她们的半条命了,半条命也是命啊,而且明妧注意到两丫鬟脚上穿的绣花鞋,大脚指处已经磨破了,她们是真的很用心的跑,想留下来给他暖床。

    只可惜她空有一番怜香惜玉的心,身边人铁石心肠的很,“继续跑。”

    两丫鬟本来哭的还注意形象,雨打梨花,我见犹怜,见楚墨尘一点都不心软,梨花雨变成了暴风骤雨,下的那叫一个哗啦啦,连明妧都遭到了波及,两丫鬟求不动楚墨尘改求她了,“世子妃,您帮我们求求世子爷吧。”

    明妧素来心软,只是还不等她开口,才刚撇向楚墨尘,一个字都还没说,这厮就勾唇笑道,“世子妃怜惜她们,她们没有跑完的,你替她们跑如何?”

    不如何!

    她虽然贤良淑德,但还没有贤良到这份上,明妧朝两丫鬟摇头,一脸的爱莫能助。

    两丫鬟继续朝楚墨尘哭,哭的楚墨尘想打人,“再不走,直接卖了!”

    凶残无比,两丫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碎了一地,而且现在不是变凤凰的事了,傍晚时分跑不够十圈,她们就要被卖了,还差三圈,可是她们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累的头重双腿像是绑了几十斤的铁块似的,抬都抬不起来,只恨不得躺地上睡上三天三夜。

    两丫鬟互相搀扶离开,明妧看了眼天边的晚霞,绚烂如锦。

    别说丫鬟跑的累了,就是她一整天没的歇,东奔西跑,外加斗智斗勇,也觉得身心俱疲,回了屋后,就再不想动弹了。

    明妧只想安安静静的歇一晚,明天回门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可是总有人给她添乱。

    这不,吃了晚饭后,明妧在院子里溜达消食,周妈妈过来问她,“书房的床撤了,世子爷晚上睡在屋里?”

    哪壶不开提哪壶,明妧想到要打地铺,就郁闷的抓狂,她没回答,但是周妈妈明白。

    明妧在院子里转了两圈,回屋时,周妈妈在帮他们铺床,见明妧回来,周妈妈笑道,“床上的东西,世子妃和世子爷记得看。”

    当时,明妧也没注意,脱口一句,“什么东西?”

    周妈妈只笑道,“世子妃记得看就是了,我忙去了。”

    等她走了,明妧朝床榻看了一眼,就看到那匣子,脸腾地一红,后知后觉周妈妈指的是什么,忙走过去把匣子抱起来,转身就要收进箱子里,楚墨尘就在屋子里看书,见状,推了轮椅过来,道,“这是不打算给我看?”

    这么明显不给他看,他还问什么,她可没有和男的一起看春、宫的喜好,自己暗搓搓翻两眼还能点评一下,见他眼睛盯着匣子,明妧往身后藏,妙目一瞪,三分羞七分恼,“这是我的东西,不给你看怎么了?”

    一句话把楚墨尘噎住,默了半晌,他道,“要不要我去问问周妈妈,我能不能看?”

    这是在提醒她,周妈妈是让他们两一起看的,明妧还真怕他去问,气的差点跺脚道,“周妈妈误会你我晚上要圆房,这匣子里装的是春、宫、图,你当真要看?”

    楚墨尘还真没想到匣子里装的是这东西,现在明妧说的这么直白,他耳根微红,眉头也蹙紧了,道,“周妈妈没有误会,母妃让我搬回来住,就是让你我圆房的意思。”

    那是她们的意思,又不是她的意思,她可不会任人摆布,明妧道,“你肯定不会任由他们摆布的。”

    楚墨尘勾唇一笑,“我向来听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