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地铺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笑了,昏黄的灯烛下,朦朦胧胧地映照,那绝美魅惑的笑容勾的人心里七上八下的,喜儿都不敢看,只听他醇厚的声音传来,“那你怎么没有一点做镇南王世子妃的觉悟?”

    这厮绝对是鸡蛋里挑骨头,她是镇南王世子妃,可她只是冲喜的世子妃好么,她要哪门子的觉悟,她都困的眼皮子打架了,他还不让她睡觉,没玩没了,明妧觉得自己的底线被挑战了,她猛然掀开被子,一双清眸妙目瞪着他,“大哥,你到底想怎么样?!”

    喜儿捂脸,她是恨不得扑过捂明妧的嘴,世子爷是最听不得大哥两个字的啊,姑娘怎么偏偏提它,她这是拔老虎的倒毛了。

    看着楚墨尘烛光下黑的光油的俊脸,明妧后知后觉,真的,她喊大哥没别的意思,就是尊称,但喊了就喊了,他还能活吃了她不成。

    明妧昂着脖子,毫无畏惧,楚墨尘坐在床上和她四目相对,松松垮垮的里衣,能看到雪白的锁骨,还有那么一丝峰峦,含嗔带怒的眸子比天上最闪耀的星子还要夺目,他喉咙滚了一下,道,“我要睡地铺!”

    不是征询,而是命令,霸道的令人发指,然而明妧只觉得他脑子有坑。

    不让他睡床,他争床,顾忌他腿脚不便把床让给他吧,他又要和她争睡地铺,这厮绝对是被人众星捧月惯了,一不顺着他,他就浑身倒毛像是长了刺似的不舒服,一会儿她真睡了床,他估计又要和她争床了,累不累啊。

    未免再起争执,明妧吩咐喜儿道,“既然世子爷想睡地铺,就给他准备床褥吧。”

    喜儿呆呆的,“那床呢?”

    明妧打着哈欠道,“要么空着,要么你睡。”

    喜儿凌乱了,世子爷和世子妃打地铺,让她一个小丫鬟睡紫檀木吉祥如意大床,她能睡的着吗,这话绝对只有她家姑娘说的出来。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喜儿认命的去抱了被褥来就在明妧身边把被子铺好,明妧见挨的太近,摆手道,“铺远点儿,免得我滚过去踹伤他的腿。”

    喜儿乖乖照做。

    等忙完,喜儿又扶楚墨尘睡下,他一躺下,明妧麻溜的翻了个身,再留给他一记后脑勺。

    楚墨尘脸都绿了,背过身,也留给明妧一后脑勺。

    喜儿,“……”

    默默的,喜儿转身把灯烛熄灭,只远远的留了两盏,然后打着哈欠下去歇着。

    一夜好眠,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早上醒来,脖子有些痒,明妧想伸手挠,抬了抬胳膊,却没能抬起来,她力道加大几分,依然没能成功。

    怔了一瞬,明妧眼睛猛然睁开,一扭头,就看到一张俊颜在她眼前无限放大,刀削棱刻的脸,完美无瑕,鼻锋挺直,山根隆起,面如凝脂,唇如点朱,眉目如画,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看他的眼睛,如扇贝微合,修长的睫毛洒下一层淡淡的青影,令人羡慕妒忌恨。

    一时间,明妧看怔了神,男子唇瓣微勾,一抹淡笑流泻而出,如朝花带露,玉盘凝霜,“好看吗?”

    他睁开眼睛,眸若晨星,流光溢彩,风华无双,明妧呆怔住,呢喃一声,“好看。”

    可是说完这两个字,她一个激灵袭来,猛然坐了起来,道,“谁让你睡我这边来的?!”

    楚墨尘躺着没动,双眼看着天花板,“一大清早就误会我,不好吧?”

    明妧往后看,就看到自己的床褥了,她睡的是楚墨尘的地铺,误会了人家,脸颊不由得微微一红,她打算挪回去,想到什么,她一脚就踹了过去,道,“你少忽悠我,你告诉我这两被子怎么紧挨着的?”

    昨晚上,她怕踹伤他的腿,特意让喜儿离的远点,足足有一米,可现在呢,两床被子挨的一点缝隙都没有,她倒是想问一句,她是怎么睡在被子上,连人带被子滚到他怀里去的!

    明妧气势汹汹,某男则捂着脚道,“腿断了。”

    明妧恨不得咬死他,磨牙吼道,“我踹的是你的大腿,你是豆腐渣做的吗?!”

    屋外,周妈妈路过,正好听到明妧这一句,她眉头狠狠的皱了下,世子妃怎么还踹世子爷起来了,还说世子爷是豆腐渣,得亏是大清早,丫鬟们怕离的近吵到他们休息不敢靠近,这要叫丫鬟听去了,又是一场风波。

    周妈妈叹息一声,抬手敲了敲门。

    咚咚敲门声传来,明妧带火的眸子就像是被冰水浇灭了一般,瞬间焉了,屋外隐约又说话声传来,周妈妈道,“世子妃脾气怎么这么差了,平常多劝着点她,大家闺秀要性子温和纯良。”

    喜儿点头应下。

    屋内,楚墨尘上下扫视明妧,一边揉被踹的不怎么疼的大腿,一边用这能叫大家闺秀的眼神睨着明妧,明妧凶残道,“再看,我挖你眼珠子!”

    楚墨尘看着她张牙舞爪还得顾忌门外偷听的样子,眸底的神采怕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耀眼,楚墨尘决定逗逗她,“娘子果真舍得挖掉为夫这算识珠慧眼?”

    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都快光芒万丈闪瞎人眼睛了,明妧翻白眼道,“比起挖你的眼珠子,我更想从你脸上刮下几大桶黄金来。”

    屋外,暗卫靠着大树上,以后的清晨会不会都要从世子爷和世子妃斗嘴中醒来,不过世子妃骂人都骂的这么清新脱俗,就跟清晨的空气一般,叫人为之振奋。

    虽然被骂了脸皮厚,外加往脸上贴金片,但是楚墨尘一点都不生气,蔷薇色的唇瓣勾起一抹绝美魅惑的笑道,“娘子那么爱财,却把为夫比作黄金,看来为夫在娘子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

    明妧碧波流转,嫣然一笑道,“我虽爱财,有时候却也会视金钱如粪土。”

    推门进来的喜儿听到这话,心咯噔一下跳了,瞥眼就见到楚墨尘漆黑如夜的脸,喜儿害怕,照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一天世子爷和世子妃一言不合就打起来,她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就听楚墨尘牙齿紧咬,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那二十万两的粪土,世子妃是不打算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