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亲家
    ,精彩小说免费!

    说白了,就是谁好说话谁吃亏,占便宜没够,明妧道,“二叔想的很好,一会儿外祖父会来,二叔不妨当面和外祖父说。”

    苏氏听了怔住,“老太爷会来?”

    明妧点头,“不止外祖父,大舅舅也会来。”

    苏氏眉头皱了下,那边卫明柔则道,“外祖父和舅舅登门,娘亲不知道,你怎么知道?”

    明妧嫣然一笑,眸光倾泻,“是我请外祖父登门的,这会儿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话音刚落,外面就跑进来一穿着淡粉色裙裳的丫鬟道,“老太太,江老太爷来了。”

    苏氏起身要去迎接,明妧陪着楚墨尘反倒没动,没一会儿,苏氏就回来了,进门先瞪明妧一眼,“你外祖父和舅舅忙着呢,把他们找来也不先说是什么事。”

    来的江老太爷和二老爷,明妧福身见礼,二老爷笑道,“你大舅舅书院有事脱不开身,二舅舅来可行?”

    明妧点头道,“二舅舅来也一样的。”

    老太太扶着王妈妈的手要起身,江老太爷笑道,“咱们老亲家了,哪还用的着互相多礼。”

    老太太笑道,“可不是老亲家了,快坐,明妧把你请来,我还真猜不透是什么事呢。”

    说着,老太太看向明妧,用眼神询问。

    所有人都望着明妧,不是重要的事,明妧不会劳烦江老太爷来,还要江二老爷陪着。

    明妧淡笑道,“找外祖父和舅舅来是为了当初明妧去佛光寺上香祈福,马车无故发狂,明妧险些丧命,最终让三妹妹代嫁给四皇子,也就是如今的恒王一事。”

    不带喘气,明妧一口气说完,二太太心口一提,眸光闪过一抹慌乱,强制镇定,道,“这事不是过去了吗,怎么还旧事重提,而且还劳烦江老太爷跑一趟。”

    江老太爷一听,就道,“莫非找到凶手了,要外祖父和舅舅来给你做主?”

    明妧摇头,“外祖父,明妧坠崖,虽然不甘心,但也算因祸得福,找您和舅舅来是因为另外一件事,让你们给娘亲做主的。”

    苏氏听得糊里糊涂的,老太太也坠入雾山,隐隐有些不快道,“侯府里,可没人委屈你娘。”

    明妧淡淡一笑后,笑容收敛了干净,“不是没有委屈,而是委屈了没有人知道罢了。”

    苏氏心急如焚,“到底怎么回事?”

    明妧两道寒芒射线二老爷和二太太,“十四年前,二叔和二婶偷龙转凤,将他们的亲生女儿和娘生的女儿掉了包!”

    二太太惊站了起来,指着明妧道,“你信口雌黄!”

    明妧冷冷一笑,“二婶这么激动做什么,如果我真的信口雌黄,无中生有,这屋子里有的是人给你做主,我污蔑不了你,带人证!”

    苏氏不敢置信,江老太爷脸阴沉了下来,他了解明妧,不是有十足的把握,她不会把他请来。

    很快,赵风就压了两人进来,看到来人,二太太脸白了三分。

    赵风脚一踹,两人就跪在了地上。

    老太太不认得这两人,屋子里其他人也不认得,但有人认识啊,李总管道,“这不是王家管事的吗?”

    这屋子里,只有二太太的娘家姓王。

    管事的望着二太太道,“姑奶奶救命!”

    二太太眼神如刀,凌厉的恨不得将明妧当场活剐了,她道,“谁给你的权力,让你绑了王家管事的?!”

    楚墨尘推着轮椅上前,道,“是我给她的权力,如果二太太觉得本世子也没有这权力的话,那就带着他们的证词去刑部大堂,王家管事的侄儿在四皇子娶妻前,谋杀皇子妃,这条罪名,足够王家充军千里了。”

    二太太身子晃了晃,跌坐回椅子上。

    江二老爷眼神冰冷道,“他们已经招认了?”

    赵风从怀里把两人的证词拿出来,递给江二老爷过目,江二老爷看过后就给江老太爷看。

    二老爷则道,“一定是屈打成招!”

    楚墨尘嘴角扯了下,“二老爷是眼睛瞎了吗?”

    两人好端端的跪在地上,别说打了,一板子都没挨,只不过活生生的饿了几天罢了。

    王家管家的侄儿和明妧那么八竿子都打不着,不会无缘无故的谋害明妧,上面也写了是受王家指使,说白了就是二太太是背后主谋。

    江老太爷望着明妧,明妧道,“在佛光寺,三妹妹不小心往我身上泼了杯茶,我和喜儿去马车内换衣裳,然后就出了事,这是五妹妹几个应该还记得。”

    卫明依连连点头,“这事祖母也知道。”

    明妧继续道,“从回定北侯府起,我就怀疑三妹妹了,碰巧泼了我一杯茶,我就坐马车出事了,代替我出嫁的正好也是她,她嫌疑最大,只是她是我同胞妹妹,我不应该怀疑她,我也没有对娘提起过半个字,姐妹为了个男人争斗,说出来丢人,而且要她认罪也需要人证,爹爹和娘亲找了许久,一无所获。”

    顿了顿,明妧再道,“那天喜儿上街,把车夫认出来了,顺藤摸瓜找到王家,也就找到了二婶身上,在大家眼里,三妹妹救过二婶,二婶拿她当亲生女儿对待,可二婶是怎么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大家心里总该有数吧,就算二妹妹哑巴了,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没有做娘的会怎么狠心,唯一的解释,就只有三妹妹才是二婶亲生的!”

    二太太听了,起身道,“就因为我疼明柔,就说她是我亲生的,那我要格外疼你,你是不是也是我亲生的?!”

    明妧嗤笑一声,“虽然这么说不无道理,但二婶可从来没疼过我。”

    二老爷则冷道,“凡事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你说什么也没有用!”

    明妧把屋子里的丫鬟都轰出去,然后才淡淡道,“我知道没有确凿证据,二叔二婶不会招认的,所以我把外祖父找来了,那天我带二妹妹去穆王府参加赏荷宴,云嬷嬷当场给明蕙跪下,问她娘胳膊上有没有一颗莲子大小的胎记,这事二妹妹和四儿都能作证,如果她们不行,还可以找云嬷嬷来,二妹妹长的酷似她的亲外祖母,朝霞锦也就是她亲外祖母留给她亲娘的遗物。”

    老太太一脸震惊,望向江老太爷,“江老夫人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