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分家
    ,精彩小说免费!

    老太太忙摇头,“没有,没有,应该分,我同意分。”

    明妧继续道,“三妹妹是二房女儿,娘亲一大半的陪嫁都给了她,抬进了恒王府,想拿回来肯定不可能了,二房亏欠我娘,更亏欠二妹妹,公中本该分给二房的就留下给二妹妹将来做陪嫁吧!”

    四太太唏嘘,这哪里是分家啊,分明是把二房轰了出去,不过这和她没关系,乐的看热闹。

    二太太哭道,“我们二房分出去,公中一点都不给,我们二房喝西北风过日子吗?”

    明妧走到楚墨尘身侧道,“二叔二婶觉得西北风不好,可以去刑部大牢,有现成的吃的。”

    四太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明妧这张嘴当真是了得,这要不留情面,放开了说,绝对能把人活活气死,不过同处一个屋檐下十几年,还是第一次知道二太太太的脸皮能厚到这种程度,她算计明妧,险些要她一条命,没有弄死他们,已经是心慈手软了,还想要正儿八经的分家,世上有这样便宜的事吗?

    老太太气的拍桌子了,道,“来人,拖他们去祖宗祠堂,杖责四十大板!”

    过来两婆子,二老爷没说话,二太太哭着求饶,她是一时鬼迷心窍,不是故意的,老太太气的嘴皮都在颤抖,不是故意的?都到这份上了,她还想拿谁当傻子哄呢?!

    “捂住嘴,给我拖下去!”老太太冷喝道。

    然后,两婆子就把二太太给拖下去了。

    等二老爷和二太太走后,老太太就望着明妧了,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事的?”

    明妧手搭在轮椅上,道,“之前一直觉得二婶对三妹妹好的过了份,喜儿告诉我三妹妹救过二婶,我就没有多想,后来云嬷嬷给二妹妹下跪,再到二叔毒杀道士,我这才起了疑心。”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老太太道。

    明妧当然不能说她怕孙贵妃再逼她嫁给四皇子,为了私心不说的,她道,“我想说的时候,父亲离京了,我本打算等父亲回来告诉他,我怕娘亲接受不了这件事,但是我没想到三妹妹和二婶贪得无厌,要紫玉镯,找娘亲要铺子,要这要那,连娘亲多给我两套头饰陪嫁都要争,还要沈大少爷给我的玉佩,更要娘亲帮她回苏家找外祖父帮良哥儿拜邹老先生为师。

    祖母疼良哥儿,希望他前程似锦,娘亲不帮忙,您会不高兴,娘只能委屈自己去求外祖父,二房如果对长房真心,这点忙帮了也就帮了,可一边算计娘亲,还要娘亲为他奔前跑后,明妧看不惯二房贪婪的嘴脸,便是父亲没有回来,我也要先说了,父亲不在,我就擅自请了外祖父和舅舅来,祖母不会怪明妧家丑外扬吧?”

    明妧觉得自己挺欠揍的,明知道老太太怪她不打招呼就把事情这么直接捅出来,偏要老太太违心的说一句不怪她。

    怪也好,不怪也罢,她并不在乎啊,只是见不得老太太在二房坏事做绝,罪证确凿的情况下,还要四太太帮二房,现在说不怪她,以后就不能怪她。

    老太太握着佛珠的手紧了紧,挤出一抹笑道,“祖母不是是非不分的人,你外祖父也不是外人。”

    苏二老爷则道,“去看看你娘吧。”

    明妧点点头,抬脚就往外走,留下楚墨尘坐在轮椅上看着她走远,俊脸越来越黑,漂亮凤眸闪着点点碎光,居然就这么丢下他走了?!

    明妧直接去了褚玉苑,走到珠帘处,就看到苏氏坐在贵妃榻上,卫明蕙和四儿跪在地上哭,苏氏用帕子捂着嘴,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眼眶通红。

    看到明妧进来,苏氏道,“妧儿,你爹他……”

    在这种情况下,苏氏问定北侯,显然四儿把二老爷和晋王要杀定北侯的事说了,卫明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敢看明妧的眼睛。

    明妧扶着苏氏道,“娘,你别急,父亲只是受了些轻伤,没有性命之忧。”

    扶着苏氏坐下后,明妧又将卫明蕙扶了起来,道,“要不是二妹妹和四儿机灵,我也不知道有人要害父亲,镇南王世子派去的人才能及时救下父亲。”

    听明妧说定北侯没事,苏氏这才放心,她望着明妧道,“你怎么镇南王世子帮忙?”

    她不是前两天才嫁给镇南王世子的吗,怎么救人这样的事都找镇南王世子?

    明妧挨着苏氏坐下,道,“要是父亲有什么万一,我得守孝三年,就没法给他冲喜了,而且时间紧迫,除了他,我不知道找谁帮忙。”

    告诉苏家,苏家肯定会帮忙,但是苏家一群儒生,提笔作诗人家擅长,可要论救定北侯,找苏家那是找错人,凭白耽误时间不说,还多一堆人跟着担心。

    卫明蕙坐在一旁,修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露珠,惹人怜惜,明妧故作轻松道,“娘不是说我出嫁了,没人陪着你吗,二妹妹能陪你到及笄出嫁,待会儿让四儿收拾下,就搬去菡萏院住吧。”

    苏氏握着明妧和卫明蕙的手,满眼都是自责,“是娘没用,让你们姐妹被人算计,被人暗杀。”

    明妧没说话,她能说苏氏是真的很没用吗,亲生女儿一个被人毒哑,一个被人害死,唯一的儿子流落在外,生死不知。

    二房狼子野心,谋划四皇子妃的位置这么多年,十有**她当年落水,甚至她那倒霉大哥的失踪和二房都脱不掉干系。

    只是无凭无据,明妧不能胡乱猜测质问,不过倒是可以把这事引到上面去,老太太那么想找回宝贝孙儿,没准儿能从二老爷嘴里问出点消息来。

    这边明妧借着给苏氏倒茶的机会,低声吩咐了喜儿几句,喜儿就迈步出去了。

    苏氏不想在褚玉苑多待,道,“这就搬到东院去。”

    四儿要收拾东西,苏氏道,“这些东西都不要了。”

    明妧知道苏氏嫌弃二房的东西,但不要白不要啊,与其便宜二房,不如用来拉拢人心,明妧望着四儿道,“这屋子里的东西,你能搬走多少都归你,你伺候二姑娘有功,这些都给你将来做陪嫁。”

    四儿脸一红,“奴婢才不嫁人呢,奴婢要伺候二姑娘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