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心腹
    ,精彩小说免费!

    嫁不嫁人将来再说,这些东西虽然比不上大姑娘用的,但对她一个丫鬟来说,她就是做一辈子丫鬟也换不来多少,不要她傻啊。

    四儿喜滋滋拿了大箱子,把她喜欢的都搬箱子里,喜儿出去转了一圈,找来几个信得过丫鬟的帮四儿一起搬,要不是床和桌椅太大,四儿恨不得连床都一起搬走。

    四儿合不拢嘴,她对二太太没一点感情,甚至因为二太太偏心,没少替卫明蕙抱打不平,现在知道二太太不是她家姑娘的亲娘,苏氏才是,四儿又是高兴又是感慨,“老天爷还是长眼睛的,给了我家姑娘一个疼她的娘亲,还有一个好姐姐。”

    喜儿咯咯道,“将来还会有一个好兄长。”

    四儿推了喜儿一把,“这么大的事,你也不提前跟我漏个口风,我方才都惊呆了。”

    喜儿呲牙,“这么大的事,我敢胡乱说吗,而且有些事我也不知道,比如四皇子妃怀了三个多月的身孕我就不知道,再说了隔墙有耳,万一被人听了去怎么办,突然说出来,正好杀二老爷、二太太一个措手不及。”

    四儿想想也是,又愉快的去收拾东西了,都是小钱钱啊。

    这边苏氏送卫明蕙进了明妧出嫁前住的闺阁菡萏院,那边过来一丫鬟道,“夫人,府里流言四起,说大少爷失踪和二房有关。”

    苏氏心口一提,抬脚就往外走。

    只是她还没出屋子,又过来一丫鬟道,“夫人,宫里头来人,传您和老太太还有二太太进宫。”

    这时辰传苏氏和老太太进宫的只可能是孙贵妃,定北侯府发生的事传的还真是快,卫明柔居然没想过隐瞒,直接禀告孙贵妃,看来卫明柔是二房亲生的事,孙贵妃早就知情。

    明妧跟着苏氏去找老太太,老太太在祖宗祠堂,府里流言四起,老太太那么想找到大少爷,再加上二房狼子野心,肯定少不了一番责问。

    明妧和苏氏进院子,二太太正跪在地上发誓,大少爷失踪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否则她死无葬身之地。

    举头三尺有神明,对古人来说,轻易是不会发誓的,因为保不齐什么时候就灵验了,尤其还当着列祖列宗的面。

    可二太太发誓,别人信三分,明妧不信,此时此刻,二太太除了发誓,她没有别的办法证明自己与此事无关,连四皇子妃的位置都百般算计,何况是定北侯的爵位?

    卫明蕙被毒哑,找不到证据证明是二太太下毒的,二太太错在偷龙转凤和算计她,而她因祸得福,安然无恙,再加上家丑不可外扬,要不了二太太小命,杖责一通,轰出定北侯府还是苏老太爷在场,否则估计在佛堂反省个一两年就算揭过了。

    如果坐实了二房算计大少爷,定北侯和苏氏,甚至是苏家都绝饶不了她。

    她只能通过发誓这样的方式来打消大家的疑心。

    明妧走过去道,“这誓言可不是随便乱发的,指不定哪天就灵验了。”

    二太太眸光闪了一闪,道,“我没做过的事,不怕赌咒!”

    说话中气十足,看来板子打的不重啊,不然四十大板打下去,她哪还有力气说话,实打实的四十大板都能要她的命了。

    两丫鬟扶着二太太,明妧道,“二婶刚挨了板子,祖母还带她进宫?”

    老太太还没说话,二太太先一步道,“我没事,我能进宫。”

    老太太眸底沉了沉,她知道孙贵妃的脾气,要叫她知道二太太能来,她拦着不让,可不会因为她是定北侯府老夫人就算了,老太太冷道,“那就进宫吧。”

    丫鬟扶着二太太走远,明妧撇了喜儿一眼,喜儿眨了眨眼睛,迈步跟了上去。

    明妧问婆子道,“四十大板打完了?”

    婆子点头,“打完了。”

    幽兰院的丫鬟道,“是打了四十大板,不过是二老爷和二太太加起来四十大板。”

    “一人二十大板?”明妧笑了,笑容寒芒点点,“老太太发的话,也敢当耳旁风,胆子可真是不小,是谁说一人二十大板的?”

    丫鬟忙道,“是二太太的贴身丫鬟秋兰,她说二老爷是老太太的亲生儿子,四十大板能将二老爷打残,到时候老太太动怒,谁也担待不起。”

    又是秋兰。

    明妧眸露杀意,她早看这丫鬟不顺眼了,惯会狐假虎威,仗着自己是二太太的心腹丫鬟,尾巴都能翘上天,平常就算了,这时候还敢耍她二房大丫鬟的威风,那是活腻了找死,她没有理由不成全她。

    这会儿人还没走远,明妧冷道,“把她抓回来,在祠堂外,直接杖毙。”

    两婆子过去抓人,很快,秋兰的尖叫声就传来了,“你们不能杖毙我,我是二房的丫鬟,你们不能!”

    正常情况下,明妧没有秋兰的卖身契,的确不能杖毙她,但此一时彼一时,她既然发话了,就不能是一句废话,否则威信何在?

    明妧走过去,冷冷一笑,“连我这个定北侯府嫡女,你们主子都想算计就算计,我杖毙你一个丫鬟,她还敢替你出头不成?”

    秋兰面如死灰,求明妧饶命。

    明妧迈步就走,秋兰挣脱婆子的桎梏扑过来,喜儿忙去了,四儿跟在身侧,见秋兰扑过来,四儿想都没想一脚踢了过去,直接踢在秋兰胸口处,踢的她半天都喘不上气。

    四儿可没少被秋兰欺负,当初明妧救她,秋兰拿着二太太的鸡毛当令箭,执意要打死她,这事她记得牢着呢,喜儿劝她小丫鬟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这么快就风水轮流转了,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她还活蹦乱跳,她却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明妧走远了,还能听到秋兰歇斯底里的嚎叫声,这里是祠堂,偏僻安静,四周大树苍翠浓密,是不少鸟儿的栖息之所,这一尖叫,吓的那些鸟儿扑腾着翅膀仓皇逃命。

    明妧轻提裙摆,脚步飞快的往前走,她以为楚墨尘还在长晖院,走到院门口,就得知楚墨尘在花园。

    也是,老太太都进宫了,他还留在长晖院做什么,而且苏老太爷和苏二老爷也离开了,走之前让苏氏明天回苏家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