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欺君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孙贵妃的底线,如果苏氏和老太太不答应,那她就去御书房找皇上告状了,二太太甚至还倒打一耙,说明妧和镇南王世子早就互相看对眼了,二太太知道算计她不对,但明妧完全是将计就计。

    顶着四皇子未婚妻的身份和镇南王世子勾三搭四,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给四皇子戴绿帽子了,孙贵妃不惜搭上四皇子的名声也要苏氏和老太太点头。

    两人加起来哪里顶的住孙贵妃和二太太的一唱一和,没顶住压力,老太太点头了。

    老太太答应了,苏氏还能不同意吗,她不同意,她就得再挑个女儿嫁给四皇子。

    老太太活了一把年纪,一只脚都迈进棺材里了,今天却被二太太和孙贵妃联手算计,还摁了手指印,这对老太太来说是奇耻大辱,要不是苏氏扶着,老太太连昭阳宫都出不来。

    明妧眸光冷凝成冰块,道,“孙贵妃逼祖母和娘摁的什么手印?”

    苏氏气道,“还能是什么,你二婶说的话,孙贵妃让人记录下,要你祖母和娘承认定北侯府犯了欺君之罪。”

    本来是被人扣屎盆子,手印一摁,没做过的事,也成做过了。

    原本苏氏对卫明柔还有几分好感,毕竟就算不是她亲生的,好歹养育了她十四年,疼之护之,哪怕是条狗,养了这么多年也有几分感情,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可今天,孙贵妃和二太太败光了苏氏对卫明柔所有的好感。

    苏氏温和,却不傻,定北侯府发生的事,是卫明柔传到孙贵妃耳朵里去的,孙贵妃替她撑腰逼老太太和她就范,能和二太太一唱一和,把定北侯府玩弄于股掌之间。

    越想,苏氏就越生气,嘴皮都哆嗦了,明妧知道她气的不轻,孙贵妃的嘴脸她不是没见过,光是听听都生气了,何况是苏氏亲耳听到,怕她气坏身子,明妧道,“娘,你别太生气了,为了这样的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苏氏眼眶赤红,“娘只是不甘心。”

    亲生的女儿被人折磨十几年,她却把卫明柔捧在手心里疼了十几年,占了她女儿的四皇子妃的身份,却还要定北侯之女和苏家外孙女的身份。

    苏家桃李满天下,定北侯是皇上最信任的人,卫明柔嫁给了四皇子,在满朝文武看来,定北侯和苏家肯定是扶持四皇子的,四皇子夺储的希望很大。

    可卫明柔是二房女儿的事一旦传来,卫明柔和四皇子非但不是定北侯的女婿,而是仇人,那些看在定北侯和苏家脸面才向着四皇子的大臣必定不会和以前一样积极。

    就如楚墨尘说的,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过河拆桥的人,孙贵妃和四皇子绝对是这样的人。

    苏氏只要一想到孙贵妃和二太太她们借着定北侯和苏家的势力平步青云,最后一朝得势,却反过来铲除定北侯和苏家,苏氏就气的心口做疼。

    明妧扶着苏氏道,“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四皇子这样的人登上帝位,大景朝迟早要完,我相信皇上不会这么昏庸的。”

    苏氏也希望事情如明妧说的这般,只是朝中的事复杂难测,有时候立储皇上都不一定能左右。

    苏氏没再说话,明妧则道,“娘,时辰不早了,我和相公先回镇南王府了。”

    苏氏还想明妧去劝劝老太太,但是明妧没有这打算,让老太太气上一回也好,她心疼二房,不想分家,可二太太自私自利只想着二房自己,不惜和孙贵妃联手逼老太太认下欺君之罪。

    但要说二太太蠢吧,人家聪明绝顶,只要保住亲生女儿,保住她有定北侯府和苏家做靠山,卫明柔四皇子妃的位置就没人能撼动的了,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四皇子的骨肉,定北侯府就算再厌恶二太太,也不敢弄死她,只要卫明柔高高在上,她这个亲娘还没有风光的那一天?

    所有的屈辱和苦难都只是暂时的,人家指不定正打算将来风光的笑看着所有人哭呢。

    女儿和女婿第一次回门,本该高高兴兴的,却因为定北侯府的家丑连回门饭都没人陪着,苏氏心中愧疚,再加上明妧求楚墨尘帮她救定北侯,苏氏对楚墨尘的好感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别人不知道,苏氏却是知道明妧医术高超,她坚信明妧能治好楚墨尘的断腿,夫妻携手,白首偕老。

    感激的话,苏氏没说,只送明妧和楚墨尘出府。

    只是刚走到二门处,李总管走过来,他手里拿了张大红描金请帖,上前道,“夫人,穆王妃邀请您三天后去碧园品茶赏花。”

    苏氏接了请帖,明妧微微挑眉,之前为了证明卫明蕙的身份,逼不得已当众抖出苏氏并非苏老夫人亲生的事,但苏氏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吃惊,莫非她早就知道了?

    见明妧望着她,苏氏脸上露出一抹温和淡笑,道,“怎么这么看着娘?”

    明妧揽过她的胳膊道,“娘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外祖母……”

    亲生女儿四个字,明妧没说出来,苏氏拍着她白皙的手背道,“娘出嫁前就知道自己不是你外祖母亲生的,乃是庶出,你爹也知道。”

    十几年前的苏老太爷,年纪并不大,还没有桃李满天下,论门第比定北侯府差一个档次,但是定北侯钟情苏氏,不在乎她亲娘是谁,况且苏氏从小就记名在苏老夫人名下,备受宠爱,除了不是从苏老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其他的没有区别。

    这么多年,有谁看出苏氏不是苏老夫人亲生女儿了,这也是明妧决定说出来的原因,因为说与不说,都不影响苏家对苏氏的疼爱,但却能影响卫明蕙。

    没有伤到苏氏,明妧就放心了。

    只是她一直以为苏氏是苏家抱养的,却不想她是庶出,极少有嫡母拿庶出的女儿当亲生女儿疼的,难道是因为苏氏亲娘已逝,苏老夫人又没有生女儿的缘故,还是因为苏氏的亲娘身份非同一般?

    不管因为什么,都是苏氏的福气。

    正聊着呢,那边又跑来一丫鬟,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道,“夫人,二老爷和二太太在祠堂疼的在床上打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