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没眼光
    ,精彩小说免费!

    苏氏听后,冷冷一笑,“不过才挨了二十板子,就疼成这样,四十板子打下去,岂不是要命丧当场了!”

    苏氏本性纯良,轻易不与人结怨,但是这一次,她是恨不得将二房杖毙,厌恶至极,她笃定二老爷和二太太在装柔弱,挨了板子都能进宫,把她和老太太气个半死,回来才多会儿就疼痛不止了,谁信?

    明妧则道,“娘,您别太生气了,他们作恶多端,迟早会遭报应,您别气坏了身子。”

    苏氏点点头,勉强挤出一抹笑来。

    送明妧和楚墨尘坐上马车,看不见人了,苏氏才转身回头冷道,“去问二老爷二太太,他们打算搬什么地方去,明天早上之前,我不想看到二房还有一个人在侯府里乱晃!”

    马车内,明妧靠着马车闭目养神,一声轻叹溢出口来,楚墨尘看着他道,“还有烦心事?”

    明妧斜了他一眼,“现在和孙贵妃还有四皇子也算是撕破脸皮了,如果真让四皇子登上皇位,定北侯府和苏家绝没有好下场。”

    楚墨尘还以为她叹什么气呢,他淡笑道,“你不是对皇帝挺有信心的吗?”

    明妧深呼一口气道,“我那是说了宽慰我娘的,孙贵妃蛇蝎心肠,皇上还那么宠爱她,就算不昏庸,至少很没眼光。”

    敢说皇上没眼光的,胆子还真不小,不过她没说错,楚墨尘双手环胸,好整以暇道,“这世上有为夫这么好眼光的不多。”

    明妧,“……”

    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往自己脸上贴金,他不脸红,她都燥的慌。

    刚要开口,马车突然晃了一下,明妧身子往前一斜,趁机道,“驾马车的时候,不要随便说笑话,容易出事故。”

    楚墨尘脸隐隐发黑。

    某个赶马车的暗卫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寒,世子妃,你有话直说,不要拿属下做幌子啊。

    马车徐徐停下,前面一阵动乱声传来,赵风道,“爷,前面路堵着了。”

    明妧不敢看楚墨尘的黑脸,闻言掀开车帘,就看到前面围了一堆看热闹的,里三层外三层,她往上一看,眉头几不可察的扭了下,赵风就道,“像是清雅轩出事了。”

    不是像,就是清雅轩出事了,真是多事之秋,这边定北侯府的事还没完全解决,清雅轩又出事,而且明妧实在想不通,清雅轩是卖笔墨纸砚和书本的啊,能出什么事?

    心中好奇,再加上堵的这么厉害,围观的人不散开也走不掉,明妧决定去看看,便从马车内下来。

    喜儿扶着她下马车,然后楚墨尘下来,看到他们,人群自动散开了一点点,明妧就看到清雅轩门前有人披麻戴孝,痛哭流涕,哭自己孤儿寡母将来日子怎么过,一旁还有一板车,上面摆了一具尸体,用草席裹着,勉强看到头发和脚上穿的鞋。

    清雅轩管事的头疼,看到明妧过来,忙道,“表姑奶奶来了。”

    明妧走过去,问道,“出什么事了?”

    管事的忙道,“这妇人的丈夫吃了大夫开的药死了,大夫说是看了咱们清雅轩的医书,照着医书开的药方,这妇人就认定是清雅轩害死了她丈夫,要来讨公道,我已经派人去告诉三少爷了,可是他不在府里,不知道去哪儿了。”

    管事的正不知道怎么办好,看到明妧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世子妃主意多,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处置。

    明妧无语了,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她道,“那大夫呢?”

    管事的抬手一指,明妧就看到一中年男子站在一旁,不注意看,只当是围观看热闹的路人,明妧道,“将他送官。”

    管事的愣住,那大夫直接跳脚了,“将我送官?清雅轩擅改医书,上头的方子治死了人,我替这妇人和孩子讨公道,以免无辜之人继续受害,却要将我送官,苏家是要仗势欺人吗?!”

    那些路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明妧勾唇一笑,道,“这里是天子脚下,国法当头,你既知道苏家有权有势,还敢怂恿这妇人带着孩子来哭丧,有将苏家的权势放在眼里吗,你既然有理,去衙门告状,不正好替这妇人和孩子讨一个公道?”

    那大夫叫道,“苏家擅改医书是事实!”

    这的确是事实,还是她亲自修改的,这一点明妧无可反驳,只冷冷一笑道,“医书残缺不全,苏家请名医修改,是为了大夫能更好的知道病症,从而医治病患,造福大家,你学艺不精,治死了病人,反倒怪医书,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尽信书不如无书,治病开药,要根据病患之男女,年龄之大小,病情之轻重酌情添加药量吗,只有庸医才会照着书本开药方。”

    那大夫气的面红耳赤,“好一张伶牙俐齿,替清雅轩开脱!我说不过你!”

    丢下这一句,他转身就要走,可是来容易,想走可没那么容易了。

    就一个大夫,借他几个胆量,也不敢到清雅轩来闹事,背后一定有人在给他撑腰,而且这人是谁,呼之欲出。

    看来状元坊赔本做买卖坚持不住了,要用歪门邪道的办法击垮清雅轩了。

    赵风将大夫拦下,明妧走到板车前,赵风把草席掀开,明妧就看到了被治死的病人,脸色泛青,嘴角微张,死状有些吓人,不少路人都不敢直视,相比之下,明妧一个大家闺秀却盯着尸体看,就更叫人吃惊了。

    那边酒楼回廊上,有两位男子临风而立,望向这边,手执玉扇,风度翩翩,气度不凡。

    总管怕污了明妧的眼睛,道,“世子妃,还是别看了。”

    明妧往旁边走了几步,道,“这病人是噎死的,让仵作验尸吧。”

    总管眼睛瞪大,他在旁边也看了半天,他怎么没看出来病人是噎死的?

    那边,一群衙差走了过来,道,“出什么事了?”

    问完,见到楚墨尘坐在轮椅上,忙上前见礼,态度恭敬而有礼,“见过镇南王世子。”

    楚墨尘神情淡淡的嗯了一声。

    总管则把发生了什么事告诉衙差,大夫叫道,“清雅轩卖的医书真的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