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表妹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瞥了大夫一眼,妖冶凤眸闪过不耐烦道,“有没有问题不是你说了算,衙门自会找大夫甚至是太医验证,先把人抓起来,严加审问,务必问出背后指使之人。”

    衙差连连点头,要把人带走。

    那妇人吓住了,把孩子搂在怀中道,“我不去衙门!我不去!”

    衙门那是什么地方,不管有没有罪,进去都会脱掉几层皮。

    妇人不愿意去,她怀中孩子则吓的哇哇大哭,小小年纪,刚没了爹,总叫人怜惜几分。

    明妧不忍,但是可怜也改变不了他们联手大夫骗人的事,她道,“你应该清楚你丈夫是怎么死的,一旦进了衙门,你绝没有好果子吃,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说出事实,怜你痛失丈夫,孩子没有了父亲,清雅轩可以网开一面不追究你污蔑之责。”

    那妇人哭的不能自持,搂着孩子直哭,“不是我要来的,是我婆婆和大夫逼我来的……”

    她的丈夫喝了药后,孩子心疼他吃药苦,便把他舍不得吃的糖果喂给他爹吃,结果他爹一个不小心给咽了下去,糖果不小,而男子又躺在床上,因为病痛折磨没有力气咳嗽不出来,生生噎死了。

    孩子一番孝心没有错,妇人不敢说实话,怕公婆责怪孩子,婆婆就认定大夫是庸医害死了她儿子,因为她儿子刚喝完药没一会儿就咽气了,就去找大夫赔她儿子的命,妇人当时只跪在床前痛哭,没有跟去,不知道怎么的她婆婆和大夫就一起回来,要她来清雅轩跟前哭丧,她不敢不听。

    清雅轩这么大一间铺子,岂是无权无势的她能招惹的起的,明妧一说她丈夫是噎死的,她就眼神慌乱的把孩子抱紧了些,污蔑清雅轩,人家动动手指,她和孩子就能死在狱中,她怕死,她也不想死。

    大夫一看不好,转身要逃,可是这么多衙差在,又是当着镇南王世子的面,叫他逃了,颜面何存?

    衙差把大夫扣下,向楚墨尘表态道,“一定会查出后背指使之人,还清雅轩一个公道。”

    管事的道谢,衙差押着大夫离开。

    看热闹的人群也都散了,明妧叮嘱管事的道,“清雅轩被人盯上,以后做什么都小心些。”

    管事的叹气,自打状元坊要和清雅轩一争高下后,事情就格外的多。

    喜儿跟在一旁,见街上人来人往,尤其是卖糖葫芦的,那红彤彤的果子阳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酸酸甜甜的叫人口水直咽,她今天也算是发了一笔横财了,钱留着一点不用多傻啊。

    她不敢乱跑,问明妧道,“世子妃,你要不要吃糖葫芦?”

    明妧一听,就知道她想吃了,再见她清秀的脸闪着光芒,失笑道,“去买吧,既然下了马车,就在街上逛逛。”

    喜儿点点头,就朝卖糖葫芦的奔去。

    明妧也没有问楚墨尘的意思,推着他就往前走,没一会儿,喜儿就拿了两串糖葫芦来,给明妧一串,然后自己一串,至于楚墨尘,喜儿觉得他应该不会喜欢吃糖葫芦,她也不敢把糖葫芦递给他。

    虽然街上人来人往,但是明妧还真没有大家闺秀在街上不能吃东西的觉悟,以前工作,为了赶时间,没少一边走路一边吃早餐,习惯了。

    可是她刚要塞嘴里,楚墨尘就咳了一声,明妧望向他,以为他想吃,便把糖葫芦递了过去,“你吃一颗吧。”

    楚墨尘嘴角扯了下,他一个大男人吃什么糖葫芦,那是小孩子喜欢的东西,不过明妧伸过来,一脸至多只给你一颗的模样,楚墨尘破天荒的张嘴咬了一颗,咬的喜儿心扑通乱跳,她应该多买一串的……

    刚这样想,某世子爷脸就皱成了包子,呸呸把糖葫芦吐了出来,“这么酸,怎么吃?”

    糖葫芦吐在地上,远处的流浪狗跑过来,三两下就吃光了,明妧又取下一颗扔给了流浪狗,然后才咬了一口。

    狗吃的很欢,但楚墨尘的脸青了,他觉得明妧不是单纯的喂狗,她是嫌弃被他啃了第一颗。

    楚墨尘拿眼神戳她,明妧则道,“你不是嫌酸吗?”

    楚墨尘气道,“去美人阁!”

    明妧把糖葫芦递给喜儿,然后推着轮椅往前,一边道,“美人阁不是卖胭脂水粉的吗,你去那儿做什么?”

    楚墨尘没好气道,“你那么丑,要多买些胭脂水粉遮瑕。”

    明妧气的磨牙,两眼冒火星的瞪着楚墨尘的后脑勺,就属你美行了吧!

    一个黑着脸,一个把不高兴挂在脸上,闹得喜儿心里颇不是滋味儿,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嘴馋买什么糖葫芦,惹事了吧。

    一路推着楚墨尘到了美人阁前,那边一姑娘跑出来,许是不小心踩到了裙摆,身子往前一仆,明妧眼疾手快推着轮椅往后退了几步,免得她摔楚墨尘身上,只是她一退,正好给那姑娘腾了位置,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皓腕上的羊脂玉镯摔断,头上的金簪都摔的老远,明妧都心疼她摔的太惨。

    酒楼上,一声轻笑从男子唇畔溢出来,被另外一男子拍了肩膀道,“皓兄,这样幸灾乐祸不好吧?”

    “我不是笑她,”男子眸光锁在明妧身上。

    那姑娘的丫鬟急眼了,担忧道,“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那姑娘恨不得当场晕死过去,脸都丢尽了,下巴好疼,她手一摸,就看到了鲜红的血迹,然后就晕了过去。

    明妧不知道她是晕血,还是摔的太惨晕过去的,楚墨尘则道,“扶她去看大夫。”

    丫鬟忙把那姑娘扶起来,等她们走远了,明妧拍了拍楚墨尘的肩膀道,“没看出来,你还懂怜香惜玉。”

    “她是我表妹,”楚墨尘淡淡道。

    明妧嘴角扯了下,“真是你表妹啊?”

    “……算是吧,她是老夫人的娘家女儿。”

    喜儿眼珠子睁圆,明妧觉得自己闯祸了,呐呐声道,“她不会就是老夫人想给你冲喜的娘家孙侄女儿吧?”

    楚墨尘斜了明妧一眼,“消息还挺灵通。”

    明妧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要早知道,那不小心扑过来的姑娘是他的表妹,她说什么也不会反应这么迅猛把他拉回来,她会把轮椅推上前,让楚墨尘抱她满怀,大庭广众之下有了肌肤之亲,肯定要对她负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