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花灯
    ,精彩小说免费!

    见外头周妈妈在说话,喜儿拿了一只最大的金镯子跑了出去,对周妈妈道,“这是四儿让我带给周妈妈你的。”

    周妈妈被那大镯子给晃的两眼发直,“四儿送我的?”

    一个小丫鬟出手比世子妃还要大方,那丫头是流落民间的公主,还是捡了一马车的头饰当石头送人?

    喜儿把周妈妈拉进屋子里,巴拉巴拉把发生在定北侯府的事告诉周妈妈,然后叮嘱道,“老太太下了封口令,这事不能对外人说。”

    周妈妈听得叹息,她就说大姑娘和二姑娘从小感情就好,原来是亲姐妹,打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感情自然比旁人亲厚三分,二姑娘是夫人亲生的,以夫人的性子肯定会好好疼她,弥补她,以前住二房穿戴的头饰不要也罢。

    还是世子妃聪明,没有便宜二房,一股脑全赏给了四儿和喜儿她们,连带着她这个老婆子都得了大便宜,这么大一金镯子,家有十亩地的老太太都不见得有。

    女人都爱漂亮首饰,不论年龄大小,周妈妈戴在手腕上越看越喜欢,不过她只戴了一会儿,就用帕子包好了锁在了箱子底下,并叮嘱喜儿道,“有一堆漂亮头饰是好事,但这里是镇南王府,做丫鬟的就要有做丫鬟的本分,不可越矩,让人说世子妃的闲话。”

    喜儿点头如小鸡啄米,“我知道,我就锁在柜子里没事看几眼,我不戴出门。”

    但有了一堆漂亮头饰,她以后就不用辛苦攒钱了,她的月钱可以全部拿来买吃的,想想就好幸福。

    回去之后,喜儿就和雪雁把首饰分了,喜儿比雪雁多一只镶嵌红宝石的金簪和一对珍珠耳坠,毕竟四儿和喜儿关系最好,雪雁心里有数,能得这么多赏赐,她做梦都能笑醒了。

    喜儿拿着耳坠,越看越喜欢,雪雁则道,“再过几天就是花灯会了,到时候咱们多带些银子上街,多买些好吃的。”

    明妧正喝茶呢,突然耳朵里钻入花灯会三个字,她抬头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雪雁捂嘴笑道,“我们在说三少爷的未婚妻,杨表姑娘来约三少爷过几天逛花灯会的事。”

    花灯会,花前月下的盛会啊,明妧来了兴致,她道,“过几天办花灯会,怎么也没见你们提起?”

    雪雁摇头,“奴婢也是刚知道的。”

    楚墨尘把茶盏放下,道,“应该是太后要办寿宴了。”

    明妧不大喜欢太后,但这一回她夸赞道,“这样办寿宴好,与民同乐。”

    楚墨尘漂亮凤眸闪过一丝笑意道,“与民同乐是皇上的意思,太后未必喜欢。”

    明妧就不明白了,听了楚墨尘解释,明妧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太后寿宴还早,在两个月后,花灯会那天其实是德昭太后的忌日,当今皇上并非太后亲生,而德昭太后病逝有二十多年了,没有亲娘护着,皇上即便是嫡长子,他的储君之路也走的很艰辛。

    而先皇和德昭太后是在七夕花灯节上碰到的,两人一见钟情,德昭太后在世时,先皇要给她办寿宴,她就央求皇上准许百姓们办花灯会,大家一起热闹,德昭太后颇受百姓爱戴,甚至年年都盼着她过寿辰,办花灯会与民同乐。

    八年前,晋王在朝堂上提出给太后大办寿宴,那段时间,晋王打压护国公,皇上让晋王操办太后寿宴后,护国公站出来提到德昭太后忌日,说德昭太后生前最喜欢花灯节,护国公希望能在德昭太后忌日那天,准许京都办花灯节热闹一翻,用德昭太后最喜欢的方式来纪念德昭太后。

    这个提议深得圣心,皇上应了。

    打那年起,只要太后大办寿宴,皇上就准许在德昭太后忌日这天办花灯节。

    德昭太后的忌日在太后寿宴之前,前者与民同乐,后者群臣同乐,高下立见。

    德昭太后虽然死了二十年,但在百姓心目中威望比当今太后还要高,被一个死了二十多年的人横压一头,太后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呢,只怕这会儿恨的是牙根痒痒。

    大景朝以孝治国,皇上此举既彰显了孝道,又于无形中打压了太后,护国公老谋深算,难怪能扶持皇上上位。

    想到太后替晋阳郡主出头,赏赐她熏香,明妧对太后一点好感都没有,但她对花灯会是兴致勃勃,她道,“那天晚上,我要去逛花灯会。”

    楚墨尘看着她脸上洋溢的期待,拍了拍肩膀道,“这两天表现好点儿。”

    明妧现在不比闺中,古代以夫为天,她是嫁过来冲喜的,楚墨尘不去逛花灯会,明妧肯定没法去,除非她胆子肥偷溜出去。

    见楚墨尘一脸看你表现的模样,明妧在心里骂万恶的旧社会,出个门还要他点头,还有没有人权了,可有句话叫入乡随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出去玩,辛苦就辛苦点吧,明妧起了身,可就是不大甘心,她朝珠帘处喊了一声,“母妃?”

    楚墨尘猛然睁开眼睛,只见珠帘处走过来一小丫鬟,被楚墨尘盯着,吓的身子都哆嗦,没敢进来,只道,“世,世子妃……”

    明妧就拍楚墨尘肩膀了,“没事你吓丫鬟做什么?”

    楚墨尘气笑了,“母妃呢?”

    明妧眨巴修长的睫毛,一脸无辜道,“母妃又没来,我是提醒你一声,母妃可是说你欺负我,就让我告诉她的。”

    她倒是找了个好靠山,楚墨尘瞥向喜儿道,“你过来替我捏肩,重了轻了,一顿板子。”

    喜儿小脸一白,世子爷你不能这样,你不能拿世子妃没辄,就欺负我一个小丫鬟啊,在悬崖底下,我可没少伺候你啊,喜儿眼巴巴的望着明妧,一脸上刑场的痛苦表情。

    明妧恶狠狠的瞪着楚墨尘的后脑勺,重了轻了,还不是他说了算,故意拿丫鬟来打压她,逼她就范,可偏偏她还就拿他没辄,认命的帮他捏肩。

    楚墨尘一脸舒服表情,道,“这回,我可没逼你。”

    明妧磨牙道,“你没逼我,是我逼你的,你要不让我捏肩膀,我跟你没完。”

    楚墨尘瞥向丫鬟道,“听听,你们家姑娘真凶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