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容忍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和雪雁嘴角一抽,没见过比世子爷更会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他还指望世子妃给他施针治腿呢,知道他们家姑娘凶悍,还故意撩拨她,这不是找罪受吗?

    明妧捏了一会儿,见丫鬟站在珠帘外没走,便问道,“有什么事禀告?”

    小丫鬟见楚墨尘不是怪罪她,脸色早恢复如初了,见明妧问起,连忙禀告道,“街上都在传苏家大姑娘和工部尚书府钟大少爷落水的事。”

    明妧听得一愣,“怎么会落水?”

    小丫鬟把知道的一一道来。

    之前苏蔓和钟大少爷因为一千两银票的事被钟大太太误会,从而定了亲,苏蔓派丫鬟香草来找明妧帮忙退亲,明妧本着成人之美的心思帮忙出了主意,苏蔓和钟大少爷落水就和这主意有关。

    苏家重规矩礼仪,虽然苏蔓和钟大少爷定亲了,但是毕竟没有真成亲,苏阳不赞同他们成亲之前就见面,虽然见面是为了退亲,亲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做小辈的不应该擅自决定退亲一事,但苏蔓说这主意是明妧帮她出的,也是明妧让她来找苏阳帮忙的。

    苏阳就默默的改了口,帮他约钟大少爷见面,为了避人耳目,特意挑了个风景好,人又少的地方正大光明的见面。

    一条长长的河上,一座木桥横贯,站在桥上,清风徐徐,风景绝美如画。

    在这样秀美的风景前,再糟糕的心情都好转几分,两人就站在桥头说话,远远看去,宛如一对璧人。

    既然横架了这么一座桥,那就是给人走路的,虽然来往的人少,却不是没有。

    两人遥望美景,一个老渔翁挑了两担子鱼走过去,苏蔓和钟大少爷避让他,这一让,出事了……

    老人家挑着担子路过,想夸两人一句,结果一转身,啪嗒肩上的担子砸到了苏蔓,苏蔓身子不稳往湖里一扑,钟大少爷想拉她,结果脚下一滑,一起摔了下去。

    钟大少爷把苏蔓救了起来,那边有几位姑娘看到这一幕,然后事情就传开了。

    听小丫鬟说了经过,明妧抬手揉太阳穴,嘴角抽搐不止,脑门上黑线纵横交错,真的,她就是一番好意,她真的没想过会出意外啊。

    楚墨尘见没人给他捏肩了,回头看了一眼,道,“那处风景的确不错,改日我带你去看看。”

    “不去。”

    明妧果断拒绝道。

    她哪还有心思去游山玩水,她出的馊主意惹事了,可怜苏蔓还想退亲呢,本来就定了亲,再加上落水被钟大少爷抱起来,还被人看见了,这亲事还怎么退啊。

    工部尚书府,钟家。

    钟大少爷裹着被子坐在小榻上,喷嚏一个接一个,手里捧着姜汤喝着,钟大太太一阵风走过来,被小厮拦在门外道,“太太,少爷伤寒了,让您别进屋,免得过了病气。”

    钟大太太径直往前走,小厮缩着脑袋把路让开,这府里谁拦得住太太啊。

    进屋后,听到钟大少爷打喷嚏,钟大太太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你说你,前几日还跟我犟,不要娶人家苏姑娘,结果又背着娘和人家姑娘见面,还连累人家姑娘落水了,你要喜欢人家姑娘,一天不见想的慌,你跟娘说啊,娘这就准备聘礼送去苏家,早日迎娶苏姑娘进门,娘和你爹就指责早日抱孙儿呢,你说你啊……”

    “阿嚏!”钟大少爷拿帕子擦鼻子,脑袋涨疼。

    钟大太太妙语连珠,一开口能说一刻钟不停,钟大少爷都习惯了自家亲娘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就想当然的认为是他约了人家苏姑娘见面,明明是人家苏姑娘的兄长约他的。

    只是清雅轩出事,苏三少爷先一步离开,他们就在木桥上多待了一会儿,谁想到就出意外了。

    说人家苏姑娘约他见面,有损人家苏姑娘名誉,钟大少爷也就不解释了,如今流言蜚语满天飞,爱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吧,算他们倒霉。

    钟大太太还在说,钟大少爷无奈道,“娘,你要不要先喝杯茶?”

    “娘不渴,”钟大太太道。

    可他听得心烦气燥啊,能不能让他安静一会儿?

    钟大太太让丫鬟请大夫进府,一边道,“现在出了这事,连累人家苏姑娘被人非议,你爹和我的意思是尽快娶苏姑娘进门。”

    钟大少爷嘴角扯了扯,“不用这么着急吧?”

    “你不急,你私下约人家姑娘见面做什么?”钟大太太怒目而视。

    钟大少爷觉得自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这都叫什么事啊,知道和她娘讲道理是对牛弹琴,他退一步道,“儿子没意见,但你得问问人家苏姑娘愿不愿意吧?”

    钟大太太一听就笑了,不愧是她儿子,就是谦虚彬彬有礼,她道,“苏姑娘要是不中意你,她能赴你的约?你没意见,那娘明儿就去苏家商议婚期了。”

    钟大少爷眼角扯了下,他不是没意见,而是他有意见也没用,真不知道爹是怎么容忍娘的,还二十年如一日,还好,苏姑娘和他娘的性子天差地别。

    这边钟大少爷喷嚏不停,钟大太太高兴的准备纳采礼,那边苏家炸锅了。

    苏家诗礼传家,最爱惜名誉,可是苏蔓却和钟大少爷一起落水了,虽然两人早定了亲,但是毕竟没有成亲,私下相会于礼不合。

    苏蔓落水,虽然及时换了衣裳,没有钟大少爷严重,但毕竟落了水,难免有些头痛脑热,苏老太爷不忍心苛责她,然后苏阳这个从中牵线的就倒霉了,做妹妹的胡闹,他这个做兄长的不知道帮忙劝劝,还一味的纵容。

    清雅轩出事,是明妧和镇南王世子出面摆平的,找他的时候见不到人影,事情忙完了,他再去清雅轩,这边又让苏蔓出事,这叫两头都不讨好。

    苏阳认错,苏老太爷罚他跪祠堂,苏蔓不忍心站出来道,“这事不怪三哥……”

    苏大太太就道,“到底怎么回事?”

    苏蔓就把事情经过告诉她娘苏三太太,苏三太太哪忍心苏阳替苏蔓受过,便去告诉苏老太爷,苏大老爷听后道,“明妧待她们这些表妹如亲姐妹,是一番好心,明儿明妧她娘回来,知道你罚了阳儿,这不是说明妧做的不对吗,我看这事就算了吧。”

    一堆人帮着苏阳说情,苏老太爷也知道苏阳过错不大,这事就是个意外,便松了口,免了苏阳的责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