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肤浅
    ,精彩小说免费!

    晚间,用了饭后,明妧推着楚墨尘去花园赏花,喜儿兴致勃勃的扑蝶玩。

    她追着蝴蝶走,捉了蝴蝶回来,还带回来一八卦,小声道,“世子妃,三姑娘被老夫人禁足了。”

    镇南王府三姑娘,也就是三房嫡女楚珂,明妧昨天敬茶的时候见过她,苏氏打听回来告诉她的消息可是说楚珂是老夫人最疼爱的孙女儿,没有人能和她比,她才嫁过来几天啊,就被老夫人禁足了?

    明妧生了几分好奇心,问道,“她怎么惹怒老夫人了?”

    喜儿把手中蝴蝶放了,道,“听丫鬟说,三姑娘不喜欢杨表姑娘,觉得她配不上三少爷,今儿她在杨表姑娘跟前说了几句让她有些自知之明的话,杨表姑娘哭着离开了王府,老夫人知道后,呵斥了三姑娘几句,三姑娘替三少爷抱打不平,老太太一气之下就罚她禁足了。”

    明妧听得糊里糊涂的,杨表姑娘是三太太的娘家女儿啊,又不是老夫人的娘家女儿,老夫人生什么气啊,虽然以貌取人不对,太过肤浅,但她不得不说一句,杨表姑娘和三少爷站在一起,是个人都会说一句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三少爷是老夫人嫡嫡亲的孙儿,老夫人应该多为三少爷考虑一二吧,三姑娘出头挑破这层纸,老夫人怎么动怒了,还是说这是做给杨家看的?

    不过这都跟她没关系,在花园里逛了一圈,明妧就推着楚墨尘回了沉香轩。

    和昨天一样,沐浴过后,帮楚墨尘施针上药。

    明妧打着哈欠望着楚墨尘道,“今晚还要不要继续打地铺?”

    “当然要!”楚墨尘斩钉截铁道。

    明妧摸着鼻子道,“你要打地铺,我不拦着你,我今晚睡……”

    一个床字还没有说出来,楚墨尘先她道,“你也睡地铺。”

    别想丢下他单独睡床。

    明妧杏眼带怒,睡就睡,谁怕谁啊!

    鉴于昨晚床褥移动,明妧长心眼了,让喜儿搬了不少书来堆在地上,她就不信她还能翻过这堵书墙去。

    楚墨尘坐在床褥上,随手拿了本书看着,丝毫不介意甚至觉得很方便道,“把书本就这么随意的放在地上,以你外祖父爱惜书本的程度,若是知道了,肯定会训斥你。”

    “他怎么会知道?”明妧抱着被子道。

    楚墨尘想了想道,“可能我会说漏嘴。”

    明妧朝天花板翻白眼,什么说漏嘴,你直接说你告状,我还敬你坦荡。

    被子一盖,明妧打着哈欠睡过去,留给楚墨尘一后脑勺。

    楚墨尘也不生气,眼底泄出几分柔和,他早看出来了,明妧喜欢侧着睡,而且睡着了,她会自动侧向这边,她自己都控制不了。

    一夜酣睡,早上醒来,觉得脖子痒麻麻的,像是有人拿鸡毛在挠她似的,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然后又撩她的鼻子,扰人清梦。

    美梦都没搅没了,哪还睡的下去,明妧睁开眼睛就看到楚墨尘手里拿着她一缕青丝在挠她,蔷薇色的唇瓣还在嘟嚷,“总算是醒了。”

    他的俊颜离的那么近,呼吸全扑打在了她脸上。

    脸颊还没来得及染上红晕,明妧猛然起身,然后……

    砰的一声,脑袋相撞,疼的她倒抽吸。

    珠帘外,喜儿暗暗的摸了下额头,感同身受般觉得脑袋疼,还有些担心,好不容易清醒的脑袋,要小心呵护,别又给撞成半傻子了啊。

    明妧疼,楚墨尘也一样,道,“腿还没好,脑袋又要被你撞坏了。”

    明妧抱着被子,眸光带火的看着他,“谁让你睡我这边来的?!”

    楚墨尘揉着胳膊,妖冶凤眸满是委屈道,“真没良心,枕着我的胳膊睡了一晚上,都麻了,一睁开眼就骂我。”

    明妧把枕头抱在怀里,她根本就不需要他的胳膊,她有枕头用,她想知道这一回他越过书墙睡到她这一边怎么解释!

    不提这事,楚墨尘委屈,明妧瞪着他,他反倒理直气壮了,望着珠帘外等了半天的喜儿道,“进来解释给你家姑娘听,省的她冤枉我。”

    喜儿这才打了珠帘进屋,明妧望着她,喜儿就道,“昨儿奴婢离开之前,姑娘一脚踹翻了书墙,砸到了世子爷身上……”

    明妧眉头拧了拧,只顾着竖书墙,却忘了书并不重,一踹就会倒,她道,“然后呢?”

    然后她就把倒的书捡起来放好,吹灭了蜡烛就回去睡觉了,后面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但能猜的出来,世子爷趁机跑姑娘这边睡了。

    这事明妧不对在前,她是讲道理识时务的人,自然就不会再揪着不放,喜儿扶她起来,伺候她更衣洗漱,然后把弄乱的书捡起来摆好。

    楚墨尘坐在床上,明妧看着他道,“你不起来吗?”

    楚墨尘抬了胳膊,一副等着伺候的大爷模样,“昨晚上你踹了我好几脚,疼的我起不来。”

    明妧看着他,道,“在悬崖底下,你一身的伤都能自己起床,不用人搀扶,我轻轻踹你几脚就起不来了?”

    这么拙劣的谎言,她会信?

    想到悬崖下,楚墨尘执意不要明妧扶他的事,耳根微红,此一时彼一时好么,当时没给人家机会扶,现在塞过去,人家都不要了。

    不过,进了沉香轩的门,一切他说了算。

    楚墨尘从被子底下拿了本书,信手翻看,看的喜儿直望着明妧,世子爷这是打算世子妃不扶他,就赖地铺上不起来了吗?

    明妧暗磨牙,他喜欢赖就赖着吧,谁怕他不成。

    楚墨尘翻了两页书,眼睛往窗外瞥了一眼。

    没一会儿,窗外就有鸟叫声传来,楚墨尘望向窗外,嘴角挂着看热闹的笑容。

    明妧就想到那天她帮楚墨尘捏肩膀,王妃突然而至的事,怕王妃来看见楚墨尘睡地上,到时候责怪她,明妧赶紧过去扶楚墨尘起来,喜儿忙把被子叠好,速度之快,如临大敌。

    等收拾好,也不见王妃来,明妧后知后觉被人给耍了,她没有发作,只深呼两口气,把喷薄而出的怒意压下,笑容满面的帮楚墨尘施针。

    她就是这么贤惠大度不计较。

    然后沉香轩院子里清扫的丫鬟婆子们就听到内屋传来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声,那是来自他们尊贵的世子爷的叫疼声。

    周妈妈以为出了什么意外,赶紧进屋问,“出什么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