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亲夫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将楚墨尘挡在身后,笑看着周妈妈道,“没事,相公闲来没事吊嗓子呢,是吧相公?”

    他又不用去唱大戏,要吊什么嗓子,楚墨尘忍着额头跳动的青筋,道,“是,在吊嗓子。”

    周妈妈就放心道,“没事就好。”

    等周妈妈一走,楚墨尘就望着明妧,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你要谋杀亲夫吗?”

    “相公,你发音不够飘准,是禽夫,禽兽的禽。”

    不给他一点教训,真当她好欺负。

    看着明妧双眸闪亮,眉梢上挑,碧波流转溢彩流光的模样,楚墨尘没再说话,他能说他现在浑身都疼吗,明明她扎的穴位和昨天没有区别,可就是疼的他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一般,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会扎针医术高超的女人更是招惹不得。

    喜儿拽了拽明妧的云袖,让她见好就收,明妧收了银针,帮楚墨尘涂药膏。

    冰冰凉凉的药膏抹在腿上,舒服的人直想哼哼,这种感觉是以前没有的,他望着明妧道,“你刚刚是在帮我治腿?”

    明妧扔了一记白眼过去,“不是给你治腿,难不成是在你腿上绣花呢。”

    真不温柔,不过提到绣花,楚墨尘想起来一件事,道,“你出嫁前给我的做的锦袍呢?”

    喜儿站在一旁,有些心虚,明妧坦然的很,道,“去把锦袍拿来。”

    喜儿扯着嘴角去翻箱倒柜,把那件锦袍找出来,明妧亲自帮楚墨尘穿上,道,“挺合身的。”

    见明妧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满意的模样,楚墨尘忍不住泼她冷水道,“勉强凑合。”

    凑合就凑合吧,还勉强凑合,要求还真不是一般的高,这也就是雪雁绣的,这要是她辛苦一针一线的缝出来,就得到勉强凑合四个字,他就是穿出门了,她也会忍不住当场将他衣裳给扒下来,不爱穿拉倒,又没人求他穿。

    长得妖孽,穿什么衣裳都好看,见楚墨尘看袖子,还又拉又扯,明妧不解道,“你干嘛呢?”

    楚墨尘看着她,不放心道,“你没故意使坏,到时候穿出门绷线吧?”

    喜儿在一旁扶额,她家姑娘在世子爷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明妧气炸肺,他要锦袍给他锦袍,虽然不是她亲手绣的,好歹给他了,又怀疑她会使坏,她怎么就没想起来把线头偷偷剪掉几根呢,失策了。

    那边青杏和海棠端了早饭进屋,明妧嗅到香味,只觉得五脏庙都在唱空城计,她走过去道,“你要担心,就不穿呗。”

    喜儿推了轮椅过来,楚墨尘坐上前,然后道,“看来是为夫多心了。”

    明妧撕馒头,抽空斜过来一眼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一肚子坏水。”

    “……父王年轻的时候穿过开线的锦袍,”他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明妧嚼馒头,闻言挑了下眉头,这是在解释他为什么多心吗,因为有前车之鉴,只是她真的没看出来王妃会是这么使坏的性子啊,现在看来楚墨尘有可能是遗传。

    明妧也不是真生气,他解释一句,再给她夹了个鲜香蛋饺,就算是和好了。

    吵得快,和好的也快,就是看的喜儿和雪雁两丫鬟莫名其妙,吵架不是应该好几天甚至几个月不说话么,这前后加起来都没一刻钟啊。

    吃了饭后,明妧就该给老夫人和王妃请安了,楚墨尘闲来无事,明妧也没问他意见,就直接推着他一起了,万一有什么事,还能做挡箭牌。

    只是这一回明妧失算了,轮椅上坐的不是挡箭牌,而是灾祸啊。

    楚墨尘的锦袍要么是王妃做的,要么是王府绣娘做的,瞒不过老夫人和三太太她们的眼睛。

    如今楚墨尘穿了一件新锦袍,样式还很别致,老夫人多看了几眼道,“这身锦袍不错,瞧着不像是王府的绣娘做的。”

    楚墨尘看了明妧一眼,道,“娘子做的。”

    “难怪……”

    老夫人拨弄着佛珠,眸露赞赏。

    三太太就笑道,“世子妃的绣工可比珂儿她们好多了,两个月后太后寿宴,往年咱们王府准备的寿礼多中规中矩,都是些摆件,今年该换换样式了。”

    大太太眉头一跳,接话道,“三弟妹有主意了?”

    三太太轻点头道,“用金丝银线绣幅百寿图如何?这寿礼要亲手绣才够诚意,世子妃福泽深厚,咱们镇南王府不惜花二十万两银子娶她进门冲喜足见一斑,她亲手绣的百寿图,太后一定喜欢。”

    三太太的提议,老夫人和大太太都觉得不错,然后就把给太后准备寿礼的重任就交给明妧了,“你就代表镇南王府绣幅百寿图吧,金丝银线让丫鬟去绣房取。”

    就夸了一句,然后就给她挖了几个百十米的深坑,她爬都爬不起来。

    她是来冲喜的,可不是来给太后绣百寿图贺寿的,再说了,她也得会绣吧。

    别说百寿图了,用金丝银线,她一个寿字都不一定绣的出来,真送去给太后贺寿,估计能把太后气的短命,倒是可以让雪雁代劳,可是万一被抖出来,她就是欺骗太后,是死罪。

    除非她脑袋被门夹了,才会为一件没有必要的事犯上死罪,她揪了下楚墨尘的锦袍,让他帮忙拒绝。

    楚墨尘看向老夫人道,“绣百寿图还是找别人吧。”

    老夫人眸底闪过一抹不悦,她不喜欢被小辈忤逆,她道,“世子妃不愿意?”

    明妧没说话,楚墨尘慵懒道,“是我不愿意,我娶她进门是为了冲喜,不是来做这些小事的。”

    三太太笑了笑,道,“到底是尘儿你不愿意,还是世子妃不愿意,婶娘方才可是瞧见她让你说话,这才刚进门,就这么护着小媳妇了?”

    明妧耳根微红,她望着三太太道,“三婶,明妧不是让相公帮忙拒绝,而是让相公说实话,相公身上的锦袍是雪雁绣的,明妧只是画了图纸帮忙裁剪,明妧至今还没有学会绣针线,百寿图交给明妧绣,明妧肯定完成不了任务,与其到时候惹老夫人生气,不如坦白。”

    明妧说着,楚墨尘歪着脑袋看着她,眸底有一簇小火苗在跳动。

    锦袍居然不是她绣的,是丫鬟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