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退亲
    ,精彩小说免费!

    老夫人抬起手中佛珠道,“罢了,让三姑娘出来吧,她心疼她哥哥确实没错,但她不该当着表姑娘的面说那些话,伤人表姑娘的心,告诉三姑娘,我同意退亲了,让她陪她娘回杨家一趟,好生给表姑娘道个歉。”

    明妧听得一头雾水,昨天不是还不同意退亲,罚了三姑娘吗,怎么一绝食就答应了?

    绝食这么管用啊,她好像又学到了一招。

    明妧心中暗想,那边老夫人望着大太太道,“有两日没瞧见枫儿了。”

    大太太手中绣帕抹了鼻尖一下,叹息道,“尘儿娶妻之后,我在枫儿跟前提了一句,结果敬茶那天他出了门,就没回来,说在书院多住几日,我是拿他一点辄没有。”

    三太太笑道,“枫儿勤奋好学是好事,但他毕竟年纪不小了,尘儿比他小两岁都娶了世子妃,他的终身大事,大嫂该上点心了,有些事是逃避不了的。”

    大太太脸色僵了僵,连连称是。

    拿他做筏子,他的世子妃娶了跟没娶有区别吗,楚墨尘不耐烦听,推着轮椅转了身,明妧囫囵一福身就跟了出来。

    等出了松鹤院,她好奇道,“你大哥怎么还没娶妻?”

    二少爷早早的迎娶了东王府琅嬛郡主进门,三少爷也有未婚妻,娶表妹亲上加亲,只因没有及笄一等再等,可大少爷既没有未婚妻也没有娶妻就不正常了。

    世家子弟可是早早的就娶妻生子延续香火的,楚墨尘歪着轮椅上道,“三年前大哥定过亲,定的是北鼎侯府嫡女,老夫人过寿她来王府道贺,不幸跌落莲花池中丢了性命。”

    明妧听得唏嘘,她就说楚墨枫长得俊美,气质高贵,不可能娶不到媳妇,估计想嫁给他的大家闺秀都能从镇南王府排到城门口去,原来还有这层原因在,“你大哥迟迟不娶,是替定北侯府嫡女守身如玉?”

    没看出来楚墨枫还是个痴情男子。

    楚墨尘嘴角扯了下,他还是第一次听男子要守身如玉的,他道,“大哥的亲事是大伯父和大伯母定的,对他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

    连喜不喜欢都不知道,说守身如玉就太滑稽了,明妧默默的把痴情男子这条好印象给收回来,道,“那为什么迟迟没娶?”

    明妧推着楚墨尘往前走,只听他醇厚的嗓音混着远处送来的阵阵花香传来,“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北鼎侯府嫡女姜姑娘的贴身丫鬟说她落水之前,大哥给她送了张纸条约她去湖畔相见,丫鬟原本紧随身后,可是半道上被人叫走,没有多久,姜姑娘就溺水而亡,北鼎侯府认定女儿死的不明不白,要镇南王府给一个交代,只是这案子查到现今,也不知道是谁杀了姜姑娘。”

    喜儿惊呼一声,“大少爷岂不是嫌疑最大?”

    楚墨尘摇头,“人不是大哥杀的,姜姑娘出事的时候,他正和我在竹屋拼酒,当时靖王府世子也在,都能替大哥作证。”

    是镇南王府有人借楚墨枫的名义约姜姑娘在湖畔碰面,然后将她推进了湖里,导致了姜姑娘溺水而亡。

    一条人命就这样没了,镇南王府理应给北鼎侯府一个交代,在这个交代给明白之前,楚墨枫娶妻确实有点困难,至少良心上也过意不去啊。

    做镇南王府的媳妇也是挺惨的,要么惨死,要么守寡,要么病的胖的不能见人……

    想到这里,明妧打了个寒颤,她现在也是镇南王府的媳妇啊,照这架势,下一个不就该轮到她了?

    但愿是她想多了,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小心为上。

    那边,刚解了禁足的三姑娘楚珂高兴的迈着步子朝松鹤院跑去,她腰间佩戴的荷包上坠了银铃铛,随着走动,发出叮铃悦耳之声,身后丫鬟紧赶慢赶要她慢点儿走。

    明妧没把楚珂放在心上,道,“天气不错,去花园逛逛吧?”

    楚墨尘把腰间佩戴的荷包取下来,扔给明妧道,“你倒是会敷衍我。”

    让她亲手绣荷包,做锦袍,她就拿丫鬟的针线敷衍他,亏得他还当成宝贝似的拿在手里把玩,在松鹤院他护着她,不代表这事就这么算了。

    荷包在明妧怀里蹦了两下才将它捉住,她道,“我又不会做针线,你让我给你做荷包,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所以你就敷衍我?”楚墨尘眸光闪着点点碎芒。

    明妧捏着荷包看着他道,“不然呢,难道我要直接让侯府告诉镇南王府,我不会做针线活?”

    大家闺秀做针线活是基本技能,她要这么说,老太太和她娘肯定会派人教她做荷包,她可不想学,随便糊弄过去,万事大吉。

    他又不缺荷包,更不缺她做的一身锦袍,难道她不帮忙做锦袍,他就果奔了?

    骗人不对,她倒是理直气壮,楚墨尘道,“早上你怎么不说?”

    要不是老夫人让她绣百寿图,他都不知道蒙到什么时候去。

    不是她不说,而是说了,以他的性子肯定会要她再绣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现在事情败露,她多说多错,人在屋檐下,还是识时务点比较好,“你要不嫌弃,那我再帮你做一个好了。”

    温和的语气,楚墨尘心底哪点小怒火一下子就浇灭了,道,“还有锦袍。”

    明妧看着他道,“你确定要穿我做的锦袍,可不是绷线那么简单,有可能一边袖子长一边袖子短……”

    楚墨尘笑了,“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不过为夫相信,以娘子你的聪慧,丫鬟能做到的事,你也一定能做到。”

    对她还真是有自信,但是她不想学会这项技能啊,明妧想讨价还价,可是楚墨尘一点都不退让,“要做到为夫满意为止。”

    明妧朝天翻一白眼,就眼前这厮的挑剔程度,雪雁做的锦袍在他眼里也不过勉强凑合,还满意为止,给他做龙袍,他都不见得会满意。

    明妧还想逛逛,楚墨尘要她回去学做针线,明妧道,“雪雁去苏家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让喜儿教你,”楚墨尘道。

    “她针线一般。”

    喜儿,“……”

    谁针线一般了,她明明不比雪雁差多少啊,教世子妃绰绰有余,她还嫌弃世子妃笨手笨脚呢,世子妃你不能不想学,就这么贬低奴婢啊。

    在花园逛了一刻钟,明妧和推着楚墨尘回了沉香轩,然后就开始学做针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