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婚期
    ,精彩小说免费!

    起初,喜儿自信满满,觉得教明妧绰绰有余,可真教起来,喜儿就默默反省她太高估自己了,她们家聪慧的世子妃用起银针来手脚麻溜的令人敬仰,可轮到绣针线,那是笨手笨脚的令人抓狂,咬牙坚持了半个时辰,喜儿就坚持不下了。

    这笨学生她教不了,另请高明吧。

    看着喜儿那一脸这真的是我家姑娘的神情,明妧颇受打击,不是她没用心绣,只是这绣花针不听使唤,她想它针脚细密,可它偏稀疏,而且多盯一会儿,不止眼睛疼还脖子酸。

    明妧把绣绷子一扔,“不绣了!”

    有这闲工夫她调制药膏药丸能卖多少钱,买多少帕子荷包了,她何苦为难自己。

    喝了半盏茶,怒气消散了一点儿,她又把绣绷子拿起来,漫不经心的绣着玩。

    绣了一片被虫子咬的不成样子的树叶,雪雁方才回来,手里还拿了一锦盒,见到她,喜儿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似的道,“雪雁,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雪雁走过来,道,“碰巧工部尚书府钟家大太太去苏家商议婚期,我就多待了会儿。”

    喜儿嘴巴微张,表姑娘找世子妃帮忙退亲,结果世子妃帮忙出的馊主意,非但亲事没能退,反倒提前了,这忙帮的也是没谁了,喜儿瞅了明妧一眼,问道,“那婚期定下了吗?”

    雪雁连连点头,“定下了,下个月二十八出嫁。”

    “这么急?”明妧嘴角扯了扯道。

    雪雁捂嘴笑道,“钟大太太性子急,老太爷和老夫人觉得既然亲事定下了,两人又一同落水共患难,早点成亲也好,就答应了。”

    明妧抬手将脑门上的黑线抹去,一同落水就叫共患难了?

    她和楚墨尘还倒霉的一起坠崖呢,她把他从水里头拉上来,都不敢说共患难啊,“表姑娘什么反应?”

    雪雁回想了下苏蔓的表情,然后才回道,“表姑娘有些伤寒,但不严重,眼眶微红,但没有那么抵触。”

    事已至此,表姑娘也只能认命了。

    喜儿站在一旁笑道,“钟大少爷的为人,老太爷都赞赏,肯定错不了,因为世子妃,大表姑娘和二表姑娘都嫁人了,就剩三表姑娘了。”

    明妧一听,连忙抬手道,“别,我可不想和三表妹的亲事再扯上一点关系了。”

    嫁的好,那是她们的福气,嫁的不好,她岂不是要心生愧疚,终身大事,还是要她们自己负责的好,有困难让她帮忙可以,她可不想直接插手。

    明妧这样说,但喜儿和雪雁互望一眼,只笑不语,其实世子妃也没有直接参与,可就是莫名其妙的都和她有了牵扯,防不胜防。

    喜儿见雪雁手里拿着锦盒,问道,“这是什么?”

    雪雁忙把锦盒递给明妧道,“这是三少爷让奴婢交给世子妃的,说是这幅画的主人点名了要世子妃你帮忙题词,三少爷不便代劳,就让奴婢把画带回来交给世子妃您。”

    明妧眉头拧着,“点名让我题词?没说是谁?”

    雪雁摇头,“三少爷说您知道是谁。”

    明妧把锦盒打开,把里面的画拿出来,画并未装裱,画风气势磅礴,山泉飞泻、林木葱郁,磅礴中透着宁静清幽,山中云雾缭绕,一叶扁舟,纵情山水。

    这幅画,不论是景致还是意境都很美。

    只是三表哥说她知道是谁画的,会是谁呢?

    明妧撑着下颚走神,知道她会画画的人本就不多,孟老先生知道她是女儿身,又是当世大儒,肯定不会找她帮忙题词,其他人若是找她,表哥肯定会帮忙回绝,这幅画不好代劳……

    这幅画的主人,呼之欲出。

    肯定是镇南王府大少爷楚墨枫了,她和楚墨尘也算是同处一屋檐下,回头见面说漏嘴,表哥岂不难堪,这忙表哥才说不便代劳。

    给这画题词,明妧歪着脑袋看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诗句。

    之前她题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现在又来一幅闲云野鹤的画作,这是在告诉别人他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吗?

    可是绞尽脑汁,把脑袋里记的诗句都拎出来,也没找到一句合适的,明妧想着要不要送回去给苏阳,让他帮忙题词,她本来就是半桶水乱晃,没有几分真才实学。

    喜儿出主意道,“世子妃何不去问问世子爷呢?”

    明妧望着喜儿,犹豫道,“你觉得他会帮忙吗?”

    喜儿点头如小鸡啄米,“世子妃说话温柔一点,世子爷一准帮忙。”

    好几回了,只要世子妃说话一轻柔,世子爷就特别的好说话,他吃软不吃硬。

    明妧决定试试,拿着画卷去书房找楚墨尘,门掩着,明妧直接推门进去,结果就看到楚墨尘慌乱的把桌子上的纸卷成一团扔在地上,问道,“你怎么来了?”

    明妧眸光从地上的纸团撇过去,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居然怕她瞧见,胡乱一卷就扔了,有猫腻。

    不过她是来找他帮忙的,明妧走过去,把画卷递给他道,“帮忙提个字呗?”

    温柔清脆的声音,一双清眸像是清晨湖面上的薄雾,朦胧中透着诱惑,楚墨尘接了画卷,然后展开,看了两眼,只觉得笔锋间有那么几分熟悉,他道,“不是你画的吧。”

    明妧点头,“雪雁去苏家送药膏,这幅画是表哥让我题词的,我一时间没想到合适的。”

    明妧曾帮人题词的事,楚墨尘知道,身为表哥,把表妹往酒楼里带,楚墨尘意见很大,苏阳文采不错,题词对他来说不是难事,却送来让明妧题词,之前还送明妧金针,这些事楚墨尘都还记着呢。

    见他不说话,明妧问道,“不愿意帮忙吗?”

    楚墨尘看了明妧一眼,把画放下道,“帮忙可以,但你要怎么谢我?”

    明妧两眼一翻,撇了喜儿一眼,用眼神询问:这就是你说的一准帮忙?还是我刚刚说话不够温柔?

    喜儿脑袋低下,世子爷也真是的,举手之劳,还要世子妃谢他,小心明儿早上,世子妃还扎的他嗷嗷叫啊,世子妃可是人敬她一尺,她还人一丈的,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