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题词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脸上挂着笑,道,“我帮你捏肩一刻钟?”

    “两刻钟。”

    “算了,两刻钟都自己都想出来了。”

    明妧伸手去接画卷,楚墨尘不给,退一步道,“一刻钟就一刻钟吧。”

    吃点亏,总比让明妧帮人题词好,这待遇他都没享受过。

    说着,他提笔沾墨在画上题了五个字。

    来去白云间。

    明妧眼睛都直了,“就这么简单?”

    楚墨尘看了她一眼,“这幅画留白不多,长篇题词反成累赘。”

    明妧无话可说,楚墨尘把画卷起来,道,“是不是觉得一刻钟不划算?”

    你个土匪刚刚还要两刻钟呢,她捏肩两刻钟,他题词才多会儿啊,明妧顿时就觉得自己的劳动力不值钱,“我明天帮你捏肩。”

    明妧打算耍赖,拖一天是一天,但是楚墨尘可没这么好说话,“你不捏肩也行,亲我一下。”

    喜儿脸一红,忙转身走了,不想留下来碍事,周妈妈可是盼着世子妃和世子爷能圆房的,夫人也是怎么希望的,昨儿回门还叮嘱她没事多在世子妃跟前帮世子爷说好话,刚刚她试着说了,然后……打脸了。

    吱嘎关门声传来,明妧脸上腾起一抹红霞,抬眸见楚墨尘一脸不许讨价还价的表情,明妧在捏肩一刻钟后亲一口之间选择……

    这还用的着选择吗?

    这分明是吃亏和占便宜之间较量啊,她当然选择占便宜了。

    虽然这厮性子不讨喜,但是这张脸天妒人怨,人神共愤,妖孽般的容貌主动送上来给人亲,谁能抗拒的了啊,这要在前世,不夸张的说,拉着他往大街上一站,亲一口给一两,一两天收的钱估计就够她一辈子吃穿不愁了。

    明妧什么都放在脸上,脑袋里闪过画面,脸上不自主的带上几分笑意,看的楚墨尘眉头一拧,这女人又在走什么神,还高兴成这样,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事,他道,“让你亲一口,至于这么高兴吗,要不我让你亲两口?”

    “不,不用了。”

    “你确定不用?”他凤眸带笑。

    明妧把脸上的表情收敛几分,道,“我怎么能让你吃亏呢。”

    楚墨尘脸上的笑意僵硬,到底谁吃亏,他盯着明妧,想到什么,他俊脸慢慢变黑,和桌子上的山水画有的一比。

    在她眼里,亲他等于占他便宜!

    明妧都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捋了倒毛,她凑上去,结果楚墨尘把脸撇开了,明妧心想这厮不会是想反悔吧,硬凑上去亲了一口。

    吧唧一口亲完,拿着画纸就要走,但是楚墨尘手摁着画纸不让她拿,明妧没好气道,“亲过了!”

    想和她出尔反尔,没门。

    楚墨尘看着她,道,“方才你提醒了我,我在做吃亏的事。”

    明妧恨不得把舌头咬掉,妙目一瞪,三分羞七分恼道,“你吃什么亏了?就算吃亏,那也是你自己提的。”

    这时候,屋外传来敲门声,王妃温和的声音传来,“尘儿?”

    “母妃,进来吧。”

    楚墨尘应了一声,王妃推门进来,看着楚墨尘,笑道,“在屋外就听到你说吃亏,吃什么亏了?”

    楚墨尘手在自己脸上摸了下,正是被明妧亲过的地方道,“脸有点疼,母妃帮我看看,是不是肿了?”

    明妧眼珠子没差点瞪出来,他还真敢说,可是他一说脸疼,王妃就紧张问道,“脸怎么了?”

    楚墨尘看了明妧一眼,明妧心噗通乱跳,她怕这厮张口来一句世子妃亲肿的,她岂不是要当场在书房里钻个十七八米深的地缝来?

    明妧狠狠的剜了楚墨尘一眼,然后道,“书房里有蚊子,趴相公脸上,我提醒晚了,相公大概是被咬了一口。”

    王妃没有多疑,但她没看出楚墨尘脸上有什么红包,只道,“天气渐热,飞虫也多了起来,回头书房点里点熏香。”

    楚墨尘看向明妧,明妧陪着笑脸,暗暗咬牙,只要你不拆台,你怎么都好。

    楚墨尘漂亮凤眸闪过笑意,道,“母妃说的是,对了,母妃来找我有事?”

    “不是找你的,”王妃转身看着明妧道,“花灯节那天,母妃要去佛光寺还愿,来问世子妃有没有时间陪母妃一起去。”

    她能没有时间么,都闲的发慌长草了,明妧忙不迭的点头,“有时间。”

    花灯节晚上才热闹,白天和寻常没什么区别,楚墨尘道,“我也去。”

    楚墨尘腿脚不便,上山的路难行,王妃其实没想他跟去,怕他受颠簸之苦,但是他主动提,再加上王妃许的愿望就是他能看得见,能站起来,他亲自去上香,也显得心诚,便答应了。

    王妃没说几句话就走了,等她走后,楚墨尘就睁着一双妖冶凤眸望着明妧,“方才没戳穿你,该怎么报答我?”

    明妧把心底沸腾的怒气压下,点了点头,仰着一张明媚的脸问道,“是该暴打你,不知相公是喜欢被鞭子抽还是被木根打?”

    楚墨尘错愕了,一抹轻笑从他好看的唇畔倾泻,看着明妧,话却不是和她说的,“赵风,告诉母妃,我脸又疼了。”

    屋外,赵风,“……”

    世子爷这是太多次不要脸,以至于脸皮格外的脆弱了吗?

    楚墨尘的吩咐,虽然暗卫知道是逗明妧玩的,但既然被点了名,得积极配合啊。

    赵风闪身在窗外出现,问道,“爷?”

    明妧忙回道,“没事,我给他涂药膏。”

    楚墨尘摆摆手,赵风又待树上凉快去了。

    明妧翻开小药箱,随手翻了两下,就找到一瓶药膏,转身回头狠狠的剜了楚墨尘一眼道,“我给你上药吧。”

    她修长如春笋的指尖挑了点晶莹剔透的药膏,淡淡的清香萦绕鼻尖,分不清是药膏清香,还是她身上的女儿香。

    离的这么近,近的她扇贝帮的睫毛有多少根,他都看的一清二楚,剪水瞳眸映着他俊逸的容貌,心都软了几分。

    明妧涂的很轻柔,大概是怕他再无事生非,多了几分小心谨慎,呵气如兰,“涂好了。”

    她要直起腰肢来,结果楚墨尘长臂一揽,将她带入怀中,在明妧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脸颊上被亲了一下,她妙目一瞪,羞恼道,“你快松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