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自尽
    ,精彩小说免费!

    “不放,”他非但没放,反而抱的更紧了,“为夫从不做吃亏的事,被你亲一下占了便宜,自然要占回来,那一刻钟捏肩的账怎么算?”

    醇厚如酒的声音,本应醉人,可听在明妧耳朵里,只恨双臂被他禁锢,动弹不得,否则非扎的叫声连镇南王府外都能听见不得,没见过这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也是她糊涂,喜儿从头到尾坑了她多少回了,之前的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还时不时的被楚墨尘拿来戏谑她,她居然还敢喜儿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动不了,明妧也就放弃反抗了,磨牙道,“那你想怎么样?!”

    楚墨尘淡淡一笑,心情颇好,“我要再亲你一下,你没有意见吧?”

    明妧想拿鞭子抽的他上蹿下跳,这叫什么?这叫假民主!

    她有意见,而且意见还很大,可是她说了,他会听吗?

    明妧觉得试一试,“不行。”

    楚墨尘就道,“那就亲两下。”

    果不其然,明妧觉得自己太了解他了,楚墨尘笑的妖孽无双,不把明妧的瞪眼放在心上,直接亲了下来,那柔软滑腻的皮肤比美味佳肴还要可口,不知道咬起来是什么感觉?

    楚墨尘刚想张口试一试,门被推开,喜儿莽莽撞撞的跑进来,看到这一幕,她啊的一声,就捂住脸转了身,非礼勿视啊。

    楚墨尘有些恼了,这丫鬟一点规矩没有,明妧趁他愣神的时候,赶紧逃开,算喜儿立了一功,先前坑她的事,她就既往不咎了。

    明妧打算走人,楚墨尘则问道,“出什么事了?”

    喜儿再傻也知道她刚刚鲁莽跑进来搅了世子爷的好事,可是门被关严实啊,再加上她听到的消息又好笑,所以就没想那么多了,喜儿转过身来,道,“三太太和三姑娘从杨家回来了,三少爷的亲事没能退掉。”

    明妧眉头一挑,“没有退掉?”

    杨家是三太太的娘家,有镇南王府做靠山的三太太应该是杨家的靠山吧,应该巴结才是,怎么反倒和三太太作对,虽然结亲更能巩固杨家的地位,但是杨表姑娘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反倒是惹楚墨洐的不快,这不合常理。

    楚墨尘则问出声来,“出什么事了?”

    喜儿脑袋连连点头,耳坠上的小米珠乱晃,“听说杨表姑娘一听说三太太要退亲,就伤心欲绝,用白绸挂了悬梁自尽。”

    当然,亲事没退,说明自尽没成功,但没死不是丫鬟及时将她救了下来,而是,“杨表姑娘太胖了,白绫承受不起,直接断了……”

    明妧张开的嘴角抽搐了下,楚墨尘脑门上也多了两根黑线,可怜了那根白绫,出师未捷身先死。

    喜儿忍着笑意把这话说完,不是她幸灾乐祸,而是之前在门口被杨表姑娘牵连,跌坐在地,屁股差点碎了,喜儿心里还存着气呢,撞了她家世子妃,也没见杨表姑娘有声歉意,实在不礼貌。

    这样的姑娘嫁进来和世子妃成了妯娌,心里得多堵啊,抛开这些,杨表姑娘确实挺可怜的,生病也不是她希望的。

    松鹤院。

    三太太和三姑娘楚珂从杨家回来,就直接去了松鹤院,把杨家发生的事告诉老夫人。

    老夫人眉头拧着,道,“那这亲事就退不掉了?”

    三太太脸色淡淡道,“我不过才提了一句,传到柳儿耳朵里就寻死觅活了,我哪敢再提,不过她自尽摔倒,我大哥也觉得愧对洐儿,说三个月内,如果柳儿不能消瘦几圈,他就主动登门退亲。”

    大太太听了笑道,“那这亲事是退定了。”

    三太太点头,“可不是,就是晚上三个月,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她们是看着杨柳儿一点点长胖的,一顿饭至少几只烧鸡,少一只都叫饿,吃那么多,三个月不胖一圈就阿弥陀佛了,何况是消瘦。

    老夫人拨弄着佛珠惋叹,“亲上加亲本是好事,谁想……依着洐儿的年纪,正常娶妻,我早抱重孙儿了。”

    三太太也后悔,向老夫人赔罪,又提到长幼有序,楚墨洐的亲事着急,大少爷楚墨枫的亲事更要提上日程,老夫人便斜了大太太一眼道,“给枫儿说亲之前,得先去北鼎侯府一趟,别再闹出不愉快来才好。”

    大太太抬手揉太阳穴,心中有些不快,三太太明显是怕老夫人责怪她,拿长房出来做挡箭牌,枫儿的亲事也的确不能再拖了,可叫她怎么去和北鼎侯府开口啊,当年高高兴兴的结亲,最后差点闹到结仇的地步。

    这边大太太头疼,愁云惨淡,那边明妧坐在贵妃榻上,哼着小调绣针线,一针一针的下去,速度很快,可绣出来的东西就不敢恭维了,天知道她绣的是什么。

    雪雁忍不住问了一句,“世子妃,您绣的这是什么啊?”

    明妧想说是牡丹,这两个字在喉咙里转了一圈,觉得还是不说出来羞辱牡丹了,人家开的雍容华贵,又没招惹她,便道,“看着像什么就是什么吧。”

    雪雁嘴角暗扯了下,她就是看了半天没看出来像什么才问的,不过世子妃心情倒是不错,雪雁拿了绣绷子来,坐在小杌子上绣帕子。

    外面,有轮椅的轱辘声传来,楚墨尘推了轮椅进屋,明妧头也未抬,只转了个身不搭理她,嘴角一抹笑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楚墨尘手摸着自己的脸,道,“你方才给我涂的什么药膏,我脸为什么这么疼?”

    喜儿眼珠子睁圆,直勾勾的看着楚墨尘的脸,好像……世子爷的脸肿了一点点?

    明妧拿着绣绷子回头,修长的睫毛轻眨,脸上挂着牲畜无害的笑道,“不是被虫子咬肿了么?”

    楚墨尘气笑了,他就知道这女人没那么好惹,当时没注意,一不留神竟着了她的道,“你骗母妃的话,能骗的住我?”

    明妧敢下毒,就不怕他告状,“我是这么告诉王妃的,你也默认了,你要真脸疼的难受,我让丫鬟去告诉王妃,给你请太医。”

    论骗人,他们两一人一半,先帮着她骗王妃,又再告状,王妃知道经过,肯定会训斥他,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要愿意这么做,她自然舍命陪君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