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有毒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精致白皙的脸上带了几分有恃无恐,还有眸底深处隐藏的得意,楚墨尘越发觉得脸疼,这女人有毒啊。

    想着,他眸底迸发一阵璀璨光芒,闪耀炫目,明妧刚觉得没好事,就见他推了轮椅转身,明妧喊道,“你去哪儿?”

    楚墨尘头也不回的来了一句,“世子妃有毒,为夫去找母妃认错,再顺带请太医来把你身上的毒去掉,别没冲喜好,命先毒没了。”

    正好他脸颊微肿,上面估计还有毒素,能证明他所言不虚,之前他是不好意思说被世子妃轻薄了,现在事态严重,少不得坦白说清楚,在王妃心目中,当然楚墨尘的命更重要,撒点小谎又算的了什么?

    明妧气的跺脚,他就知道拿王妃压她,不由得恼道,“男子汉大丈夫,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

    楚墨尘手碰到珠帘,回头看着明妧,指着自己的脸,问喜儿和雪雁,“你们见过你们家姑娘这般的弱女子吗?”

    没见过……

    喜儿和雪雁在心底异口同声。

    喜儿嘴甜道,“世子爷看中的不正是我家姑娘的与众不同吗?”

    楚墨尘摸着脸,郁闷道,“那时候眼睛瞎了。”

    喜儿嘴角扯了扯,无话可说。

    雪雁憋笑,世子妃才嫁进来几天,一天不争斗个七八回她都不习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吵得不可开交,她们做丫鬟的劝不住,尽量帮忙缓和点关系。

    雪雁往铜盆里倒热水,拿毛巾沾了热水递给楚墨尘道,“世子爷用热水敷脸会好受一点儿。”

    楚墨尘接了毛巾,摸在脸上,本来就疼了,热水一烫,那感觉岂是酸爽两个字能形容的,不过捂了一会儿,确实好受很多,他道,“没解药吗?”

    雪雁望着明妧,见她不说话,喜儿干脆拽她云袖了,世子爷都没再责怪了,世子妃就别生气了,闹大了倒霉的还是她,明妧呲牙道,“这毒没有解药,疼上两个时辰自然就消肿了。”

    楚墨尘眼睛睁大,“两个时辰?”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没让你疼两天就不错了,”明妧哼了鼻子道。

    楚墨尘心都颤抖了下,“你身上带了多少毒?”

    “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楚墨尘追根究底,没办法,因为这些毒用在他身上的可能性最大。

    “也就七**十种。”

    楚墨尘,“……”

    也就……她说的还真是风轻云淡。

    楚墨尘扶额头,道,“随身带那么多毒,你把毒当饭吃呢?”

    明妧站的腿酸,她坐下道,“谁说毒不能当饭吃,随便一点毒,就能毒晕百十条鱼,别说填肚子,就是撑死都不成问题。”

    再说了,一出门就遇到挑事的,有些只是言语刻薄了点,她可以不计较,有些可是前一刻还笑脸吟吟,要和你做好姐妹,后一刻就端给你一杯添了剧毒的茶,她没有害人之心,但是谁想要她的命,她也不会让她好过。

    她又不会武功,不带点毒在身上,她没有安全感,再者,毒也不只是能伤人替自己出气,也能救人啊。

    楚墨尘虎着脸道,“出了沉香轩,你身上带了毒就算了,在屋子里也带,误伤了人怎么办?”

    “不可能误伤人的,”明妧自信满满。

    楚墨尘霸道道,“总之,不许带。”

    你说不带我就不带啊,姐姐我可不是那么听话的人,“怕我再给你下毒,你直说就是了。”

    楚墨尘脸一哏,“谁怕了?!”

    明妧眉梢一挑,没有吗,“没有就好,既然不怕,那我继续绣针线了。”

    雪雁重新换了条毛巾,让楚墨尘继续敷脸。

    几次之后,楚墨尘就转身离开,刚出门呢,就听屋内有声音传来,“世子妃,你怎么骗世子爷你身上带了七八种毒啊。”

    楚墨尘嘴角上扬,他就知道她没有那么凶残,他看人是不会走眼的,然后接下来传入耳的话,让他脸上的笑容寸寸皲裂,只听明妧道,“我哪骗他了?”

    “世子妃之前不是说你身上带的毒可以演化几十种吗,有些还无药可解。”

    “嗯,没错啊,我告诉他九十种了。”

    七**十……九十……

    楚墨尘抽搐着嘴角去了书房,脑袋里一句话徘徊不去,最毒妇人心。

    屋内,明妧坐在贵妃榻上绣针线,绣了没一会儿,雪雁就道,“世子爷脸肿的真的没办法快点消退吗?”

    让楚墨尘脸肿两小时候,雪雁有些心虚,明妧绣着针线,头也未抬道,“用醋擦,一会儿就没事了。”

    屋外,赵风听见后,飞快的去小厨房要了点醋帮楚墨尘擦脸。

    明妧知道暗卫就在屋外,她只是给楚墨尘一点小教训,让他知道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仅此而已。

    想到他脸颊微肿的样子,明妧嘴角的弧度就弯不下去,眸光流转,她把绣篓子放下,起身去了书房。

    推开门,一股子酸醋味就传了来,有些呛鼻,她挑笑道,“没想到相公口味还挺重,喜欢吃醋。”

    楚墨尘看着她,道,“娘子要不要来一点儿。”

    明妧摇头,“相公的美意,我心领了,我不好这一口。”

    一边说,明妧把箱子打开,从药箱子里拿了几包药出来,翻来覆去的找的人心烦,她望着楚墨尘道,“你怎么还没给我准备药房?”

    楚墨尘朝明妧这边看了一眼,拿起书翻着,当没听见,她在定北侯府偷偷摸摸的调制药膏都制了这么多种毒了,这要给她准备了药房,还不知道折腾出多少整治人的法子来,他不是挖坑埋自己吗?

    他不说话,明妧知道他听见了,小气吧啦的,她道,“没有药房,我调制药膏不方便。”

    楚墨尘掀开眼皮看了她一眼,然后翻了一页书道,“将就着用吧,你在镇南王府就待一年,准备药房太麻烦。”

    用她的话来堵她,堵的明妧无话可说,喜儿打圆场道,“在侯府也没有药房,也调制药膏了。”

    可能一样吗,侯府整个菡萏院书房都是她的,她可以整张桌子都摆上药材。

    不给她准备药房拉倒,后悔的是他,明妧让雪雁生炉子煎药,让喜儿捣药,喜儿知道捣药有多吵,打死也不敢,明妧就自己上了。

    捣药声哐哐哐,听得楚墨尘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偏明妧还问道,“没有打扰到相公读书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