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撩拨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几乎是咬着牙说了两个字,“没有。”

    没有?

    那她就放心的捣鼓了,噼里啪啦怎么响怎么来,听得喜儿恨不得把石舀给夺下来。

    外面周妈妈听到书房内的动静,见丫鬟婆子们频频朝书房张望,她过来敲门道,“世子妃?”

    喜儿过去开门,周妈妈走进来道,“世子妃在捣鼓什么呢,也不怕吵到世子爷看书。”

    明妧把石舀放下,道,“没事,相公喜欢听捣药声。”

    这么难听的声音,世子爷怎么可能喜欢听,那眼神也不像是啊,世子妃怎么能当着世子爷的面公然撒谎,也是世子爷脾气好,居然都没戳穿她。

    既然楚墨尘不说什么,周妈妈也不好让明妧别弄了,只叮嘱她小点儿声,院子里一堆丫鬟婆子看着呢,明妧点头,“我知道了。”

    周妈妈相信明妧有分寸,当初在菡萏院,她捣药老太太都问了两回,那可是她嫡亲的祖母,现在是寄人篱下,不好糊弄。

    周妈妈走后,明妧果然收敛了点儿,但还是很吵。

    忙了一个时辰,她才伸着懒腰,喜儿看着那晶莹剔透的药膏,问道,“这回调制的是什么药?”

    明妧把药膏合上道,“让人闭嘴的药。”

    说着,还朝楚墨尘这边瞥了一眼。

    楚墨尘听了道,“这药不错,给我来一瓶。”

    “一千两,不议价。”

    这女人,张口就是钱,也不怕别人笑她钻钱眼里太俗,楚墨尘笑道,“娘子前世是不是做土匪的?”

    喜儿和雪雁收拾残局,听了楚墨尘的话,嘴角扯了下,担心再起战火,结果明妧笑回了一句,“都说因果报应,我前世要真做了土匪,大概抢了你做压寨夫君。”

    以至于你这一世报复我。

    楚墨尘勾唇一笑,眸底笑意璀璨,“有眼光。”

    明妧,“……”

    就这样莫名的,书房内的气氛渐渐的暧昧了起来,混着淡淡的醋味和药香味,熏的人面红耳赤。

    当然,面红耳赤的是丫鬟,明妧暗翻了一白眼,这厮三句话说不到就开始撩人,她要是轻易就被撩倒,她前世至于单身三十年吗?

    连药房都不准备,她记仇着呢,明妧扔过去两记眼刀,迈步要走。

    楚墨尘把书放下道,“推我去花园走走。”

    正好明妧打算去花园溜达一圈,楚墨尘要一起,她当然不反对,这样才能显得她冲喜价有所值,她可是很尽心尽力的。

    花园内,百花争艳,绿草如茵,色彩斑斓的蝴蝶翩翩起舞,偶尔藏匿花间,叫人寻觅不见。

    明妧推着楚墨尘一路往前,喜儿看着远处的观景楼道,“王府的观景楼好高好气派,站在上面肯定看的很远。”

    观景楼,名为观景,当然要看的远才好,明妧推着楚墨尘走过去。

    远远的,就看到观景楼上站在一女子,正在眺目远望,靠近了些,才发现是楚墨尘的二嫂,琅嬛郡主。

    看到明妧和楚墨尘,她用绣帕擦了下眼角,挤出一抹笑来,知道楚墨尘上来不方便,她就下楼来。

    有一会儿没瞧见人影,但是却听得见说话声传来,是琅嬛郡主的丫鬟秋露的,“郡主下楼做什么,世子妃可不是什么好人,见不得郡主好过,明明郡主比她还苦,却见不得郡主跟她一样拿二十万两的赔偿,这样的人绝非良善之辈,郡主该离她远远的才是。”

    “不得胡说!”琅嬛郡主呵斥道。

    喜儿跟在明妧身侧,翻了一白眼,丫鬟都说完了,做主子的才呵斥丫鬟闭嘴管屁用啊,这才不是真的良善之辈好不好,要她家世子妃,她都还没开口,就朝她摇头了,居然还说她家世子妃不是好人,你们全家都不是好人!

    这不,明妧给喜儿使眼色,让她当没听见,喜儿努了努嘴,乖乖听话。

    这些刺耳的话,明妧就当耳旁风刮过,琅嬛郡主孀居,镇南王府亏欠于她,和她起矛盾,不是嫌日子过得太痛快了,找点不愉快吗,左右她没几个月就回东王府待嫁了,想必往后见面的机会也不多。

    琅嬛郡主下台阶走过来,上一回见她一身素装,现在衣裳添了几分色彩,许是哭过,眼眶有些通红,见到明妧,她脸上挤出一抹笑来道,“你嫁进来有几天了,我这个做二嫂的也没和你说说话。”

    这是要和明妧说交心话的节奏,明妧就道,“天气不错,咱们边逛花园边聊吧?”

    琅嬛郡主点头一笑,她笑起来,眼睛很好看,嘴角边还有一浅浅梨涡。

    明妧和琅嬛郡主走在前面,喜儿推着楚墨尘远远的跟着,并不上前打扰,他对两人的谈话也不甚感兴趣,倒有些昏昏欲睡。

    琅嬛郡主回头看了一眼,走了几步后,她道,“世子妃将来真的会离开镇南王府再嫁他人吗?”

    明妧再嫁还得一年后,琅嬛郡主没几个月就该离开镇南王府回东王府另觅佳婿了,因为镇南王府给明妧的承诺,东王府才有接琅嬛郡主回府的借口,琅嬛郡主问明妧是再合适不过了。

    明妧看着远处的天空,天蓝云白,大朵的云渡了一层金色,薄薄的云被风吹远,在翻滚中消散不见,她如实道,“我就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嫁过来冲喜的。”

    琅嬛郡主怔了一瞬,道,“你如何看待从一而终?”

    做女人,就应该从一而终,不能朝三暮四,有违妇德。

    明妧有一种被人采访的错觉,回答的很认真,“从一而终没有错,但如果没有一呢?”

    没有一……

    琅嬛郡主呢喃了一句,眼底有了几分神采。

    这份神采看的明妧莫名其妙,不懂琅嬛郡主这么大的反应是为何,只听琅嬛郡主笑道,“这府里虽然人多,却寂寞的很,往后你多陪我说说话吧。”

    明妧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往前,明妧是漫无目的的走,刚走到湖畔处,琅嬛郡主的丫鬟秋露就上前一步道,“郡主,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琅嬛郡主看了湖畔一眼,道,“是该回去了。”

    她朝明妧展颜一笑,就带着丫鬟秋露离开。

    明妧眼睛眨了两下,怎么就走了,一个话题才聊到一半啊,这时辰也早,说走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