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石头
    ,精彩小说免费!

    见明妧目送琅嬛郡主走远,楚墨尘坐轮椅过来道,“怎么了?”

    明妧摇头,“没什么,去前边走走吧。”

    她推着楚墨尘往前,喜儿在一旁和雪雁小声道,“那边就是北鼎侯府姑娘溺水的地方,听说捞起来的时候眼睛瞪的大大的,死不瞑目……”

    雪雁听得毛骨悚然,背脊发寒,推了喜儿一把,“好好的说这么吓人的事做什么?”

    喜儿吐了吐舌头,道,“你胆子几时这么小了,谁府里没淹死过人啊。”

    雪雁连瞪了喜儿两眼,快步走到明妧身边,喜儿落后几步,感觉到湖畔的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她也快步追了上来,惹来雪雁好几记瞪眼,还笑话她胆子小,也没见她胆儿有多大啊。

    明妧一路往前,眼睛东张西望,她看到哪里,喜儿的眸光就追到哪里,半晌时候,终是忍不住问道,“世子妃在找什么呢?”

    刚问完,明妧抬手一指道,“那两块石头带回沉香轩。”

    雪雁看着那两块大石头,不解道,“世子妃要石头做什么?”

    “我有用处,”明妧只道。

    喜儿和雪雁猜不透明妧要大石头做什么,楚墨尘也一头雾水,但明妧要,两丫鬟就照办了,两块沉甸甸的石头,累的她们直喘气。

    还是赵风看不过眼,过来帮忙把石头送回了沉香轩,两丫鬟感激不尽。

    石头是送到沉香轩了,就摆在屋内,但是没人知道明妧要石头做什么用,她也一直没有说,知道夜幕降临,石头就派上用场了。

    明妧让丫鬟搬来两半大空箱子,两石头就放在箱子里做楚河汉界用的,之前空着,连人带被子都紧挨着楚墨尘了,中间竖了书墙,墙倒了,还倒打一耙,怪她踹倒书墙砸到了他,要她搀扶,现在摆上木头箱子,里面那么大块的石头,就不信她晚上还能踹倒。

    躺在床褥上,明妧心满意足的笑了,小样,姑奶奶还治不了你了。

    楚墨尘隔着两箱子看着明妧,道,“两箱子能管什么用,我轻轻一脚就能将它们踢的粉碎,要不要我让人给你打个铁牢笼,晚上你睡牢笼里?”

    说到最后,他几乎有些咬牙切齿了,有这么把他当洪水猛兽防备的吗,他要真想做什么,她以为这小小两箱子就能防的住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对于楚墨尘的提议,明妧很认真的思索了下,清眸闪亮道,“你这主意真不错。”

    气的楚墨尘脸黑成炭,被子一蒙,留给明妧一后脑勺。

    情况逆转了,喜儿心中腹诽,以前都是世子妃给世子爷后脑勺看的,现在风水轮流转了。

    夜风凉,雪雁关了半扇窗户,喜儿把灯烛灭了大半,打了哈欠回去歇着。

    出了门,还和雪雁嘀咕早上起来那两大箱子会不会安然无恙。

    明妧困得眼皮快黏在一起了,拢了拢被子,沉沉睡去,倒是某男翻来覆去,被心头一团气堵的睡不着。

    夜尽天明,晨曦归来,朝阳透过窗柩洒进屋来,留下一地的碎金。

    喜儿和雪雁推门进屋,站在珠帘外看着,昨晚走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没有和前两天似的早上醒来总会吵一架,不得清净。

    太阳光刺眼,明妧翻了个身,呢喃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喜儿这才挑了帘子进屋,小声道,“世子妃醒了,这就起还是等世子爷一起?”

    明妧坐起来,伸着懒腰,见楚墨尘还睡着,她嘴角闪过一抹愉快的笑,敲了敲箱子道,“别装睡了。”

    楚墨尘动了动,没有说话。

    雪雁左看看,右看看,世子妃怎么知道世子爷是醒的,她们在屋外待了半天都没察觉。

    不要她管,待会儿可不要求她。

    明妧心情很好的哼着小调,任由喜儿伺候她穿衣,明妧觉得自己堕落了,穿衣这样的小事都让丫鬟来,长此以往,迟早会变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这要离了丫鬟,她迟早蓬头垢面不能见人。

    明妧梳洗一新,楚墨尘还睡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还是闭着的,喜儿都怕他闷坏了。

    明妧福身看着他,道,“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去?”

    隐约有磨牙声传来,虽然很刺耳,但明妧却觉得很愉悦,平常都是被他气的毫无还手之力,现在总算扳回一局了。

    多磨两下牙,磨牙声就变成闷疼声了,喜儿担忧道,“世子爷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明妧嘴角弯的憋不下去,道,“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啊。”

    楚墨尘猛然坐下来,喜儿和雪雁吓的啊的一声尖叫起来,然后死死的捂住嘴,世子爷……他的嘴怎么肿了……

    红肿的唇瓣,再加上喷火的眸子,不带一丝的慵懒,眼帘还有些淡淡的淤青,应该是没睡好,其实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样子肯定不可能睡好啊。

    那眼神看的两丫鬟心头发憷,不用说肯定是她家世子妃的杰作了,先是脸,又是嘴,她们都有些同情世子爷了,惹谁不好,惹她家姑娘,难受了吧。

    要明妧知道两丫鬟在心底同情楚墨尘,觉得她不好说话,估计会气的吐血,她在自己脸颊上涂的药膏,她又没有请楚墨尘偷亲她,大景朝哪条律法规定她不能往脸上抹药了吗?!

    这个登徒子!小人!

    四目相对,眸光噼里啪啦燃烧,喜儿和雪雁站的远远的都难免受到波及,还有一点奇怪,世子爷气成这样怎么不说话吧,不会是昨儿世子妃调制的药膏吧,说是让人闭嘴的药……

    两丫鬟猜的没错,就是让人闭嘴的药,只是明妧说的时候下意识以为是将人毒哑巴的药,谁也没想过是肿的人开不了口,张嘴就疼的人倒抽气。

    楚墨尘不说话,明妧觉得没意思,从怀里掏出药膏丢给楚墨尘道,“这是解药,涂上就好了。”

    楚墨尘没接,像是赌气孩子似的撇过脸去,可他一直这样,万一出门她就大祸临头了,她的目的是小惩大诫,让他以后睡觉老实点,别再动手动脚的。

    明妧蹲下,把药膏拿起来,刚要打开呢,结果楚墨尘把她抱住,就朝她的嘴亲上去,吓的明妧花容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