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欺负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真要挨到的时候,楚墨尘停住了,把手松开,恶狠狠的剜了明妧一眼,明妧的本意是吓唬他,楚墨尘也一样,以后再这样对他,倒霉的可就不止他一个了。

    明妧下的心噗通乱跳,这要真碰到,真的会肿,就算她及时涂上解药,也要肿上半个时辰。

    看在他及时收手,没有故意报复的份上,明妧心软了,挑了药膏给他擦唇瓣上,然后丫鬟打了热水来帮他洗脚,她帮忙施针然后涂药膏。

    一通忙完,他肿胀的唇瓣也消退的七七八八了,只是吃饭的时候还很疼,不能嚼东西,只能吃粥。

    喜儿见的心疼啊,趁机和明妧道,“世子妃,你不要总欺负世子爷。”

    谁没事欺负他了,明妧不快道,“是他欺负我在前!”

    “明明是世子妃你欺负世子爷,奴婢们都看着呢,”喜儿大胆道。

    明妧郁闷,那混蛋欺负她的时候,只是你们没看见好不好,没看见不代表没有,再说了,她已经很手下留情了好不好,她不伤无辜之人,他全是自作自受。

    吃完了饭,明妧就该去给老夫人和王妃请安了,她望着楚墨尘道,“要不要一起去给母妃请安?”

    楚墨尘没说话,明妧就当他是唇瓣还没好,直接推着他走了。

    一路无话,到松鹤院也没谁开口,走到屏风处,就听三太太道,“大嫂真的要去北鼎侯府?”

    大太太脸上神情晦暗莫测,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她一点都不想去北鼎侯府,可老夫人要她去,她也知道三太太不是真的关心她,只是纯粹的看热闹,大太太语气平淡道,“这一趟省不掉,早去往去都要去。”

    明妧和楚墨尘对这事不甚关心,请安之后,就退了出来,去蘅芜院给王妃请安。

    王妃在看账册,见到楚墨尘和明妧,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再见楚墨尘眼帘有些青,她道,“夜里没睡好?”

    明妧心咯噔跳起来,生怕楚墨尘借机告状,不过好在他什么都没说,只道,“夜里醒了就没睡着。”

    王妃便道,“晚上点些安神香。”

    明妧点头记下,王妃招手,明妧就坐到王妃身边,王妃道,“昨儿和琅嬛郡主说了会儿话?”

    明妧点头,想着王妃是不是对琅嬛郡主和她的话感兴趣,正打算说一点,就听王妃道,“自打琛儿过世后,她就一直郁郁寡欢,极少出院门,偶尔出来也只在观景楼上待着,难得她和你聊得来,她在王府住的最后几个月,你没事多陪她聊聊天,还有花灯节,让她也一起去街上逛逛。”

    明妧一一应下。

    王妃又问了问楚墨尘腿的情况,眼睛有没有再疼之类的话,正好屋外进来一丫鬟禀告事情,楚墨尘和明妧就趁机告退了。

    闲来无事,明妧推着楚墨尘在花园内赏花,逛了大半圈,正打算去观景楼看看琅嬛郡主在不在,那边过来一穿着淡碧色裙裳的丫鬟,福身道,“世子妃,定北侯府几位姑娘来了。”

    明妧眉头一挑,吩咐喜儿道,“去迎下她们。”

    大半刻钟后,就见到卫明依她们娉娉袅袅的走过来,香娇玉嫩,人比花娇。

    她们走上前,福身道,“见过大姐姐、大姐夫。”

    楚墨尘淡淡的应了一声,脸上都没什么笑容。

    明妧瞪了他后脑勺一眼,对卫明依她们道,“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有楚墨尘在,妨碍她们说体己话,明妧就陪她们边走边聊,卫明依道,“过几天就办花灯会了,我们几个在街上挑花灯,见一盏花灯格外漂亮,想着大姐夫腿脚不便,不一定会去街上看花灯,就买了给你送来。”

    明妧听了笑道,“那天,我们也去逛花灯。”

    谢婉华擅长察言观色,她道,“大姐夫好像不怎么高兴?”

    明妧挠额头,想说她把楚墨尘惹毛了,还没哄好,怕传到苏氏耳朵里惹她担忧,便道,“他嘴疼,不方便说笑。”

    “他没事吧?”卫明依问道。

    明妧摇头,“养半天就没事了。”

    侯府姐妹怕她寂寞来陪她玩,这是长脸的事,明妧当然要陪着,楚墨尘就坐在凉亭内喝茶。

    明妧问侯府情况,卫明依道,“府里一切安好,大伯母把二姐姐捧在手心里疼,祖母也赏赐了她一堆好东西,可把我们羡慕坏了,二叔二婶搬出府邸后,没再回侯府。”

    卫明依说完,卫明绮接着道,“二伯父和二伯母虽然只挨了二十大板,但他们不知道怎么了一只疼痛不止,说是用什么药伤口都不愈合,还请了太医进府。”

    这事没人比明妧知道的清楚了,明妧不动声色,甚至讥讽道,“不过才二十大板,你们见到他们躺床上动不了?”

    这话,明显是在怀疑二老爷和二太太在装病,博取老太太的同情,其实卫明依她们也是这么怀疑的,才二十大板,府里的婆子下手又不重,哪有那么娇贵。

    卫明绮摇头道,“我们也是听下人说的,爹娘都不曾去看过。”

    都是识时务的人,二房和长房闹掰,定北侯府有今日全靠定北侯呢,这时候和二房走的近,不是明摆着和长房过不去么?

    但明妧觉得三房和四房不是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人,就算不正大光明的去,也会关心一二,毕竟二太太的亲生女儿卫明柔现在是四皇子妃,没准儿将来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呢,长房有什么?

    卫明蕙许给了忠武将军府,她虽然是镇南王世子妃,却只能做一年,前途暗淡的很,哪有卫明柔前途光明?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定北侯府的事,然后欣赏花园里的花卉,镇南王府没有姑娘来,明妧就陪着她们走走逛逛。

    玩了会儿后,卫明绮推谢婉华,谢婉华欲言又止,明妧见了就知道她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送花灯只是幌子,她也不会主动问,该说自然会说。

    纠结了一会儿,谢婉华红着脸道,“大姐姐,你见过楚大少爷吗?”

    明妧挑眉,见她嫣红的双颊,含羞带燥的眸子,就知道她是芳心暗许了,她摇头道,“大少爷多待在岳麓书院,我只在敬茶那天见过他一回,之后就没再见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