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无耻
    ,精彩小说免费!

    雪雁快步迎上去,她打了珠帘,周妈妈正好进来,她脸色难看,明眼人一见就知道没好事。

    明妧把绣绷子放下,问道,“周妈妈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周妈妈叹息,她也知道世子妃等着急了,可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她道,“穆王妃邀请夫人去碧园赏花品茶,并不在府里,奴婢把这事告诉了老太太,老太太气了一通,当即派王妈妈去恒王府。

    奴婢想着夫人可能很快回来,就一直等着,王妈妈先回来,恒王妃说侯府本该分给二房的家产一点没给,那些家产远比夫人给她的陪嫁多,要她把从世子妃铺子里拿的东西还回来也行,把二房该得的还给二房先。”

    这么没脸没皮,别说周妈妈了,就是老太太都气的嘴皮哆嗦,大概没料到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孙女儿会这么无耻,简直和土匪无异。

    喜儿嘟嘴道,“那这钱就要不回来了?”

    周妈妈摇头,“怕是难了。”

    明妧心底冷笑一声,想占她的便宜,也不看看她有没有那么大的脸,为了四皇子妃的位置,不惜算计她,甚至要了卫明妧的命,这仇还没报呢,她辛苦嫁进镇南王府冲喜,不过才二十万两,她随便一点小伎俩占去的便宜相当于她要在镇南王府多待一个月,想到她被秋千甩飞的事,这钱是那么好挣的吗?

    敢算计她,还和她耍横耍无赖?

    没门!

    她做初一,就休怪她做十五!

    明妧起身走到窗户处,东张西望了会儿,赵成就闪身出现,明妧低声吩咐了他几句。

    明妧让赵成办的事,对他来说是举手之劳,但是明妧现在毕竟是镇南王世子妃了,在离开镇南王府之前,她做的事情楚墨尘都要知道,是以赵成去书房,把明妧让他办的事告诉楚墨尘。

    楚墨尘听后,笑了一声,这女人的便宜他这个名正言顺的夫君都占不到一点,恒王妃倒是胆子肥,敢捋她的倒毛。

    见楚墨尘没有反对,甚至笑了,赵成就知道他是赞同世子妃的做法,便道,“爷,属下就照世子妃的吩咐办?”

    楚墨尘修长如笋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道,“这样硬碰硬,容易生事端,委婉点吧。”

    赵成眼睛睁大,爷还懂委婉?

    待楚墨尘说完,赵成嘴角一抽。

    什么委婉点,爷只是把世子妃的匕首换成了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而已,这两人凑到一起,谁惹谁倒霉。

    赵成在心底替四皇子妃默哀几句,纵身一跃就出了书房。

    第二天一早,明妧推着楚墨尘去松鹤院请早安回来,刚进屋,窗户就被敲响了。

    喜儿屁颠颠去开窗户,赵成递过来厚厚一沓银票,喜儿眉飞色舞的接过,她随便数了下,然后喜滋滋的拿去给明妧过目,道,“世子妃,有两万三千两呢。”

    明妧勾唇一笑,眸底闪过几抹碎芒,不愧是楚墨尘的暗卫,孺子可教,自打上回教过他怎么坑钱后,他就会举一反三反四,甚至反五了。

    卫明柔一共坑了她一万四千两,那两件镇店之宝价格昂贵,摆在铺子里十年了也没有卖出去,管事的估价四千两,明妧算五千两,让赵成去卫明柔的铺子拿一万六千两回来,她不付钱没关系,那些本来都是苏氏给亲生女儿的陪嫁,不是卫明柔该拥有的,她让暗卫去本该属于她或者卫明蕙的铺子上拿钱,算不上偷。

    暗卫吸取了教训,多拿了几千两回来,也是,既然专程跑这一趟,脸皮也撕破了,怎么能不多占点便宜呢?

    拿出一张千两的银票,明妧递给赵成道,“算你的辛苦费。”

    赵成也没有推辞,高高兴兴的接了。

    跟着世子妃混就是好,财源滚滚,才两趟,腰包就鼓起来了,当然了,这样的好事他不能独占,赵成拿去和赵风他们几个分了。

    赵成走后,楚墨尘歪着脑袋看着明妧道,“你倒是会收买人心。”

    明妧没说话,算是默认了,要想马儿跑得快,当然要让马儿吃够草了,这样办起事来才更尽心尽力,而且暗卫聪慧,她这是互赢。

    见明妧高兴,喜儿欢喜道,“那些镇店之宝卖不出去,世子妃就当是卖给了恒王妃,铺子生意好,挣的多。”

    这丫鬟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而且特别想的开,与喜儿天性乐观比,雪雁要稳重的多,她道,“老太太昨儿才派人去找恒王妃拿钱,晚上她的陪嫁铺子就失窃了,肯定会猜到世子妃您头上来的。”

    损失的钱拿回来是应当应分的不过分,可要为此背负一个指使人偷窃的罪名就得不偿失了。

    明妧勾唇一笑道,“暗卫办事,你们还不放心啊,没有证据,她拿我没辄。”

    楚墨尘看着她,道,“没有证据,奈何不了你,你就不怕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她能让暗卫去卫明柔的陪嫁铺子拿回本该属于她的钱财,卫明柔肯定也咽不下这口气,而且对于钱财,野心勃勃的四皇子更看重,他需要钱来铺路。

    明妧正数着银票玩呢,她瞥了楚墨尘一眼,“奇怪了,以你镇南王世子睚眦必报不肯吃亏的性子,居然也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人威风?”

    楚墨尘凤眸闪过一抹璀璨笑意,“自己人?”

    明妧怔了一瞬,脸颊染了一抹红晕,一时嘴快说错话了,她和楚墨尘算不上自己人,她故作镇定道,“我是说你太小瞧你的暗卫了,恒王妃要真敢派人去打劫我的铺子,我就让她的人有来无回!”

    不争馒头争口气,她既然敢这么做,就不怕卫明柔来硬的,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把所有的陪嫁铺子都折进去。

    没了铺子,她还有二十万两可以生活,她卫明柔可就不一定了,这局,她赌的起。

    损失这么多钱,以卫明柔的性子,应该很快就杀来了,到时候大家坐下来慢慢聊。

    明妧是打定主意不肯吃一点亏的,苏氏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吃亏,二太太偷梁换柱,让她亲生女儿相见不相识,十年说不了话,苏氏恨二房是恨的牙根痒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