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还愿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才刚出嫁没几天,苏氏不便亲自来,免得镇南王府多心,以为她怕明妧嫁过来冲喜会受欺负,要亲自来看看才安心,便让赵妈妈带着大丫鬟珍珠来了一趟,给明妧带了一锦盒来,里面足足两万两银票。

    明妧见了愣住,道,“这是做什么?”

    赵妈妈就道,“三姑奶奶做的事,老太太和夫人都气坏了,铺子损失那么多,难以为继,夫人就做主从二房扣下的家产里拿了两万两赔补大姑奶奶你,夫人让你别置气了,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争来的终不长久。”

    她不是生气,而是她的怒气在拿到银票的时候就烟消云散了,这会儿生气的是卫明柔,怀着身孕动怒,可是会动胎气的,她有气还得逼自己不见气,更受折磨。

    苏氏疼她,但这钱她不能收啊,明妧道,“这钱赵妈妈带回去给我娘吧,我的陪嫁够多了,这钱给明蕙将来置办嫁妆用。”

    要是以前,喜儿和雪雁肯定劝明妧收下,有钱不要傻啊,但现在,两丫鬟都没说话,她们只要世子妃不吃亏就成了,这钱在明妧手里还是在苏氏手里都一样,将来世子妃要真穷困潦倒需要这两万两,夫人还能不给?

    再说了,以世子妃的本事,侯府穷困潦倒需要接济,世子妃腰包里还揣着大把的银票呢。

    赵妈妈不收,明妧拿了一张万两的塞给她道,“我收一半吧,这张银票你带回去,告诉我娘,我没有生气。”

    赵妈妈一脸无奈,同样是夫人养大的,三姑奶奶只会往身边划拉东西,没有嫌多的时候,大姑奶奶是塞给她,她都不要,不是夫人生的,性子就是不一样,有着云泥之别,得亏大姑奶奶机灵,发现了二房的算计,否则长房可就真的被二房耍的团团转了。

    明妧执意不收,赵妈妈也就只能听从了,喝了半杯茶,她就和珍珠告退了。

    明妧耐着性子等卫明柔杀上门来,可是这一等,两天过去了,也没见到卫明柔的人影,街上也没有传出铺子失窃的流言来,令人生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这太不可常理了。

    转眼,就到了花灯节这一天。

    晚上逛花灯,白天明妧要陪王妃去佛光寺还愿,早上醒来,雪雁就给她挑了一身天蓝色云锦绣海棠裙裳,吹弹可破的肌肤比白雪还要莹润几分,眉如墨画,神若秋水,秀雅绝俗。

    梳洗打扮完,用了早饭后,明妧就推着楚墨尘去松鹤院给老夫人请安,今天起的稍微有点晚,松鹤院都来了客人了。

    而且这客人还有那么点眼熟……

    明妧觉得自己用词很谨慎,一点眼熟真的不能再多了,那天她推着楚墨尘去美人阁,一表姑娘摔出来,被人抬起来时,她下巴划破,因为疼痛脸皱成包子,她并没有看清楚她的容貌,这会儿总算看清楚了。

    乌黑如绸缎般的秀发,挽着朝霞髻,髻间插着几朵珠花,随着脑袋转动,轻轻颤抖,额前垂这一水滴状的红宝石,和她娇艳欲滴的唇瓣遥相呼应,肌肤白皙如玉,染了淡淡胭脂。

    是个容貌清秀的漂亮姑娘,挨着老夫人有说有笑,笑声叮铃悦耳,宛如空谷莺啼,只是可惜她脸上的笑容在看到明妧的时候僵硬住,眸底燃起一阵滔天怒火。

    不怪人家生气了,本来那一摔,她就可以嫁给楚墨尘先把侧妃之位占了,等她一年后拿了二十万两的诊金闪人,她就能扶正了,或者直接把亲事定下,一年后在风风光光的过门,这样的美事被她给搅黄了,能不生气吗?

    人家表姑娘气的扔了她好几记眼刀,戳的她浑身不舒坦,她真的真的不是故意坏她好事的啊,再有下一回,她一定配合的天衣无缝,明妧在心底嚎叫,把收到的眼刀全砸楚墨尘身上。

    老夫人娘家姓沐,表姑娘单名一个嫣字。

    沐嫣。

    看到明妧没好脸色,看到楚墨尘却是一脸欢喜,甜甜的声音腻的人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沐嫣一脸娇羞道,“见过四表哥。”

    明妧打了个寒颤,默默的往旁边站一点,不妨碍人表哥表妹你侬我侬互诉衷肠。

    明妧的小动作,楚墨尘都看在眼里,脸上带了几分不快,道,“表妹走路还是端庄些好,上一回只摔了下巴不算严重,未必每一次都有这么好运气。”

    听楚墨尘说下巴,沐嫣摸着下颚,委屈的眼眶都红了,下巴磕伤了,离远了看不见,可是近一点,就能看见下巴上的伤疤,很丑,她自己都嫌弃。

    那边三太太阴阳怪气道,“尘儿武功高,即便坐轮椅也照样能救人,嫣儿不小心绊倒门槛,你也不知道扶她一把。”

    楚墨尘懒得接话,慵懒的靠在轮椅上,沐嫣就道,“表哥本来打算扶我的,是世子妃眼疾手快把表哥推远了!”

    老夫人看过来的眼神有些冰冷。

    明妧站在一旁,眼神有点小郁闷,她嫁过来是负责冲喜的,眼疾手快不算错吧,至于楚墨尘本来打算救她,当时她站在后面,真的没看到他脸上神情啊,她能不能叫一句冤枉?

    大太太看着沐嫣道,“过来,让我瞧瞧下巴伤的怎么样?”

    沐嫣不想把伤疤暴露人前,但是大太太要看,她不敢拒绝。

    大太太看了一眼,心疼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怕是留疤痕,这么精致的脸蛋留了疤痕太可惜了,没有效果好一点的祛伤疤的药吗?”

    三太太一听,想到什么,她笑道,“大嫂不说,我都没想起来,当初世子妃坐的马车出事,撞伤了东宁侯府三姑娘,不是给了祛伤疤的药膏,听说效果极好,后来孙贵妃也用了,世子妃手里还有祛伤疤的药膏吗?”

    三太太语气温和,大太太眸底暗沉,她只说祛伤疤的药,可没让她找世子妃讨要,她自己开口,还把她捎带上。

    喜儿站在一旁,双眼崭亮,这是给她家世子妃挣钱的机会吗?世子妃果然财源滚滚。

    明妧摇头,“我手里没有祛伤疤的药膏了。”

    三太太就道,“怎么会没有,我可是听东宁侯府的人说,你前几日才差丫鬟送了一瓶子药膏去给东宁侯府三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