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无价
    ,精彩小说免费!

    消息真不是一般的灵通,就是这消息不知道是真的听东宁侯府说的,还是沉香轩里有她的眼线。

    明妧没说话,只望着楚墨尘,事关他的表妹,本来就结了梁子了,再站出来拒绝,仇怨越来越大了,她犯不着出个头,谁的表妹谁摆平。

    要药膏去伤疤的话,八千两,不议价。

    明妧的态度很坚决,楚墨尘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三婶消息这么灵通,应该知道那药膏是东宁侯府大太太花一万两托我买的吧。”

    三太太愣了一下,干笑一声道,“那我倒不曾听说。”

    老夫人就道,“容貌对于一个姑娘来说很重要,嫣儿又是你表妹,你帮帮她。”

    楚墨尘勾唇道,“一瓶药膏八千两,钱送到,半个月之内,药膏就会送到表妹手里了。”

    沐嫣扯着手中香罗帕,“八千两,那么贵……”

    “还贵呢,这已经是人家的亲民价了,”楚墨尘淡声道,“难道表妹的脸蛋不值八千两?”

    她的脸蛋是无价的!

    不值八千两的是那瓶子药,还亲民价,分明是土匪价!

    八千两不是小数目,沐嫣不敢一口应下,回头看着老夫人,楚墨尘则道,“想好了,派人告诉我一声。”

    说完,他推着轮椅转身,明妧转了身,但是没推他,楚墨尘不虞道,“傻站着做什么,推我走啊。”

    明妧一脸郁闷,小心谨慎道,“我这不是怕再惹事吗?”

    万一再来一个表妹扑过来,叫她怎么办,楚墨尘气笑了,“你做好自己的本分,没人敢怪你。”

    明妧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推楚墨尘离开。

    等他走后,大太太唏嘘道,“一瓶子药就要八千两,尘儿的腿治好,得收多少诊金?”

    三太太端起茶盏,轻轻拨弄着,冷不丁来一句,“尘儿的腿不是靠冲喜就能好吗,还用得着什么江湖郎中医治?”

    冲喜本就是无稽之谈,要是他的断腿是大夫治好的,那二十万两可真是白白拱手送人了。

    想到王爷能随便就拿二十万两冲喜,只怕为了医治楚墨尘的腿,没少花钱,他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没听说他贪墨军饷……

    推着楚墨尘出松鹤院,往前走了一会儿,就看到王妃从远处走过来,琅嬛郡主紧随她身后。

    王妃走过来,看到楚墨尘,她一脸温和笑容,明妧则福身请安,唤了一声母妃,又给琅嬛郡主见礼。

    琅嬛郡主歉意的看着明妧,道,“那天,我有事先走一步,却连累你差点出事。”

    明妧摇头,“这和郡主没关系,况且我也没事,郡主来是……?”

    琅嬛郡主鼻子一酸,王妃就道,“琅嬛和我们一起去佛光寺。”

    琅嬛郡主去佛光寺替过世的夫婿点长明灯,她一番心意,没人会拒绝她。

    就这样,一行人出了府,王府门口,马车早等候在那里了。

    看到马车,喜儿小声问道,“世子妃,你真的要坐马车去佛光寺吗?”

    明妧是在佛光寺坐马车出事的,虽然从悬崖底下爬上来了,但难免有阴影,上回去佛光寺,苏氏就是让明妧坐软轿去的。

    其实对明妧来说,倒没那么多的顾虑,人不能因噎废食,再说了,当日坐马车险些出事的是卫明妧,并非是她。

    “没事的,有世子爷陪着我呢,”明妧温和道。

    楚墨尘就道,“你要怕,可以换软轿。”

    明妧摇头,“不用。”

    坐马车比软轿快,王妃都坐马车,她坐软轿不是耽误时间吗?

    王妃见他们没上马车,望过来道,“怎么了?”

    明妧摇头一笑,阳光下,干净的眸子比天空还要澄澈空明,“没事呢,母妃。”

    明妧和楚墨尘坐一驾马车,琅嬛郡主陪着王妃,后面马车坐着丫鬟仆妇,再后面是护卫,暗处还有暗卫,浩浩汤汤朝佛光寺出发。

    今儿花灯节,白天街上的行人就比往常多,牵裙连袖,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盛况空前,不知到了晚上,百灯齐放,火树银花,又是何等的热闹,明妧心底隐隐期待。

    街上越热闹,人就越多,人一多,路就难行,镇南王府离佛光寺比定北侯府要近不少,可是花的时间比从定北侯府到佛光寺还足足多了小两刻钟。

    来佛光寺上香祈福的香客也比上回多了不少,雄浑的钟声,在青山白云间悠扬回荡,空灵悠远,若断若续,浑沌窈渺,闻之,神清骨寒,净化心灵。

    下了马车后,琅嬛郡主扶着王妃上台阶,明妧紧随其后,站在台阶上,遥望远山,峰峦雄伟,云霞雾霭相映,如妙龄女子绕着凯旋而归的将军起舞,裙带飘逸,舞姿婀娜。

    王妃来佛光寺进香,楚总管前两天就派人来打了招呼,是以佛光寺主持迎接出来,给王妃见礼,双手合十念佛号,徐徐声道,“阿弥陀佛,施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王妃温和一笑,随着主持进了大雄宝殿,上香祈福,然后捐赠香火钱。

    琅嬛郡主孀居,每天都会抄经文,厚厚一箱子,交给主持放在菩萨跟前,替九泉之下的夫君和那还没来得及出生就没了的孩子祈福。

    一通忙完,琅嬛郡主推着王妃出大雄宝殿,就看到那边走过来一穿戴华贵的贵夫人,脸色淡漠,眼眶微红,正是晋王妃。

    她身侧还跟着一女子,身着云锦,偏于素色,头上戴着白玉簪,应该是晋王世子妃。

    看到王妃,晋王妃走过来道,“镇南王妃是来替死于镇南王刀下的二少爷祈福的?”

    听到这话,明妧多看了晋王妃一眼,果然不是好相处的,一上来就往王妃的胸口扎刀子,杀晋王世子的是王爷,与王妃有什么关系,何况王妃和她遭遇一样,甚至比她更痛苦,晋王妃还能恨王爷,挂在明面上,王妃就算恨,也只能放在心底。

    有一个胸怀天下,战功赫赫,权势滔天的夫君,王妃本该过着众星捧月的日子,可是这样的威望是建立在她亲生骨肉的尸骸上,王妃高兴不起来,就连笑容都是苦涩的。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有本事去指着王爷的鼻子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