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讥讽
    ,精彩小说免费!

    琅嬛郡主鼻子酸疼,望着晋王妃道,“母妃今日是来还愿的,冲喜管用,四弟要不了多久就能站起来了。”

    晋王妃朝楚墨尘看了一眼,抹了眼角的泪珠道,“当年我生了一儿一女,镇南王妃还羡慕我儿女双全,如今换我羡慕你,死了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儿子可以继承爵位。”

    字字如刀,扎的人五脏六腑都像是碎了一般。

    王妃没有接话,晋王妃看见她说些针刺一般的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早习惯了,微敛的眸子垂下,掩去眸底的伤痛,明妧听不过去,怕儿子死在战场就不要让他去战场,晋王是太后亲生,有权有势,不需要晋王世子去战场拼军功,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晋王府想要军权。

    若是战死沙场就算了,可晋王世子贪墨军饷,触犯军规被杀,这样的人别说立功了,根本就是朝廷的蛀虫,王爷除掉他,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做了一件令万民敬仰的好事。

    就因为晋王妃没有了儿子,将来的晋王世子的位置会由庶子继承,就把王爷王妃恨上了,要绝王爷的后,甚至不惜牵扯上无辜的她,这样滥杀无辜之辈,也配对王妃明讥暗讽?

    明妧刚要说话,晋王妃望向她,先一步道,“世子妃果然不是一般人,不止能大难不死,冲喜能让世子痊愈,定北侯病了十几年的顽疾,也能恢复。”

    明妧霁颜一笑,道,“晋王妃谬赞了,娘亲从小就教导明妧,举头三尺有神明,只要明妧不做亏心事,不存害人之心,虔心向善,菩萨自会保佑,也就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而那些做过伤天害理之事的人,菩萨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着,往菩萨的眼跟前跑的越勤快,露的脸越多,报应也就来的越快,因为菩萨怕他们身上的杀戮心太重,为祸世间,他们越想得到什么,就越会失去什么。”

    明妧声音温和动听,宛如天籁,可是晋王妃的脸色却比先前更难看了。

    楚墨尘暗投一记赞赏的眼神,道,“赶明儿得去专程谢谢岳母大人把娘子教的这么好。”

    明妧脸颊微红,嗔了楚墨尘一眼道,“我娘说,金刚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但菩萨不是对谁都慈眉善目,手上血腥味沾的太多,多看菩萨几眼,心底就会发憷,手心冒冷汗,这是菩萨在警告,再做坏事,会命不久矣。”

    晋王妃脸色越来越难看,本来做了亏心事的人心底就虚的很,明妧在大雄宝殿前说这些话,就跟大半夜装神弄鬼吓人没区别。

    晋王世子妃道,“母妃,咱们进去上香吧。”

    晋王妃深呼一口气望着王妃道,“还有些话与镇南王妃说,有劳镇南王妃在那边凉亭等我一会儿。”

    王妃不知道晋王妃要和她说什么,轻点了下头。

    晋王世子妃就扶着晋王妃进去礼佛了。

    琅嬛郡主扶着王妃道,“母妃,我陪你去那边走走。”

    王妃看了楚墨尘一眼,叮嘱明妧照顾好他,就陪琅嬛郡主往前。

    喜儿见明妧推着轮椅走远,她眼珠子一转,转身回了大雄宝殿。

    楚墨尘不喜被人盯着看,不论是他那张俊美无铸,人神共愤的脸,还是坐在轮椅上,都格外引人注目,他抬手指着前头道,“那边环境清幽,去那边走走。”

    “不去,”明妧果断道。

    拒绝的这么快,丝毫没有犹豫,楚墨尘道,“为何不去?”

    为什么不去,她能说上回和喜儿也是躲清静,结果碰到人家打、野、战吗,要不是她还算机灵,又有清宜郡主相助,她和喜儿估计都被人灭口了,她有阴影啊。

    那地方就是人间仙境,她也坚决不去。

    非但不去,明妧还推着楚墨尘往人多热闹的地方走,反正她推轮椅,去哪儿逛她说了算。

    佛光寺下集市热闹,卖什么的都有,明妧挑了好几朵珠花,还有银耳坠,左看看右看看,问楚墨尘道,“漂亮吗?”

    楚墨尘眉头微拢,道,“你是镇南王世子妃,还带这么劣质的首饰?”

    什么劣质,人家这是银子的好不好,“我是买来送给喜儿她们的,我没忘记自己镇南王世子妃的身份,不会辱没你的。”

    也没比别人多长三头六臂,还分起了高低贵贱,明妧对小摊贩道,“这几对我买了。”

    小摊贩高兴的说明妧有眼光,麻溜的包起来,然后道,“一共一两五钱银子。”

    明妧接了木盒,喊道,“喜儿,付账。”

    喊了两句,没有应答,明妧回头张望,才发现喜儿没在,这丫头跑哪里去了。

    赵烈从怀里拿了银锭子给小摊贩,小摊贩钱不够找,道,“少十个铜板,要不我给你一朵簪花?”

    赵烈不苟言笑的脸绷紧道,“我一个大男人要簪花做什么?”

    小摊贩笑道,“簪花可以拿来送给心仪的姑娘啊。”

    “我没有心仪的姑娘,”赵烈冷淡道,“十个铜板不要你找了。”

    小摊贩高兴的合不拢嘴,“真不要了?”

    “说不要就不要……”

    赵烈话还没说话,一只手伸过来,几乎是把簪花抢了过去,“不要多傻啊。”

    喜儿拿了簪花,还说了赵烈一句傻,就追着明妧跑了,小摊贩笑道,“还说没心仪的姑娘,这不明摆着是一对。”

    赵烈绷紧的脸皮多了一丝松动,嘴角往上勾了勾,抬脚跟上。

    喜儿拿着簪花走到明妧身边,叽叽喳喳捂嘴笑道,“世子妃,你太坏了,方才晋王妃和晋王世子妃脸都吓白了。”

    明妧愣了下,楚墨尘也愣住了。

    他只看到明妧给晋王妃下毒,她什么时候在晋王世子妃身上动手脚了,这女人下毒的本事不容人小觑啊。

    正暗暗吃惊,就听明妧咕噜道,“我没给晋王世子妃下毒啊。”

    喜儿灵动的眼睛眨巴眨巴,没有吗?

    可方才在大雄宝殿内,晋王妃看着菩萨,手心冷汗直冒,吓的她脸色苍白,晋王世子妃暗暗把手心里的含着往衣服上蹭,她两只眼睛都看见了。

    她还走神,晋王妃冷道,“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