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干净
    ,精彩小说免费!

    秋菊回道,“晋王妃说如果女子死了丈夫都能再嫁,何还守节一说,只怕将来也没有男子愿意上战场保家卫国了,王妃说她教子无方,这话她说不出口。”

    一样贪墨被杀,王妃说不出口,晋王妃自然也就说不出口了,如果真是保家卫国死的,守节应当,但偏偏晋王世子不是,他丢了将士们的脸,拖朝廷的后腿。

    轻飘飘一句话,把晋王妃差点噎个半死,自然也就不欢而散了。

    楚墨尘摆手道,“告诉母妃,我们这就回去了。”

    秋菊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开。

    明妧推着楚墨尘往回走,到了大雄宝殿前,就看到王妃等候在那里,见了他们问的,“见到琅嬛了吗?”

    明妧摇头,“没瞧见她。”

    等了会儿,丫鬟就道,“郡主过来了。”

    琅嬛郡主走过来,远远看过去,她脸色似乎不大好,王妃见了问道,“出什么事了?”

    琅嬛郡主挤出一抹笑来道,“让母妃担忧了,琅嬛只是想起和相公在佛光寺初次相遇的情形,一时间有些触景伤情。”

    王妃叹息一声,道,“回府吧。”

    琅嬛郡主扶着王妃下台阶。

    身后喜儿跟过来,她嘴撅的高高的,几乎可以悬壶,她身上还是之前那套裙裳,她一个小丫鬟出门没带换的裙裳,佛光寺没有女香客的衣服,也买不到合适的,只能忍到回府再换了。

    不过身上不舒服,也改变不了这丫鬟一颗向往八卦的心,她小声道,“刚刚琅嬛郡主求了姻缘签。”

    说什么想到和二少爷在佛光寺初遇的情形,骗鬼呢,还有世子妃劝琅嬛郡主逛花灯,没准儿能在花灯会上碰到心仪之人,丫鬟秋露还指责世子妃不应该说那样的话,这事喜儿记的牢实,方才她去找小沙弥要衣裳换,正巧看到琅嬛郡主抽姻缘签。

    要不是周妈妈常和她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气生财,她真恨不得凑到她们身边去,看她们惭愧不惭愧!

    明妧笑了笑,道,“难道签不好?”

    喜儿手伸过来,献宝似的道,“秋露丢地上的,奴婢捡起来了。”

    楚墨尘伸手要接,最后把手收了回来,喜儿觉得自己受伤了,世子爷的一举一动,总归让她想起那只该被千刀万剐的白鸽。

    她洗过脸了!

    而且洗的很干净啊啊啊!

    赵烈接了签文,上面写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美梦难圆。

    这么差的签文,难怪琅嬛郡主不高兴都挂在了脸上。

    下了台阶后,就听琅嬛郡主道,“母妃,琅嬛想回东王府一趟,晚上逛了花灯节再回王府。”

    王妃点头道,“晚上人多,小心些。”

    琅嬛郡主点点头,扶着王妃上马车后,就坐上了后面一驾马车。

    马车内,明妧看着签文惋惜,楚墨尘则道,“你惋惜什么?”

    将来琅嬛郡主再嫁如何,那是东王府的事,与镇南王府再无干系。

    明妧把签文撕碎,掀开车帘扔出去,道,“都说佛光寺姻缘签灵验,上回我抽签被人动了手脚,方才我怎么没想起来抽一支。”

    楚墨尘脸一黑,磨牙道,“为夫还没死呢,你就想嫁人了。”

    明妧瞅着他,灵动的眸子闪过一抹捉黠道,“我就是抽支签,你用不着咒自己早点挂掉吧?”

    只要楚墨尘能站起来,她完成冲喜的使命,就能离开镇南王府,他死不死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要喝茶!”楚墨尘双手环胸道。

    明妧嘴角勾了勾,不就是喝茶吗,给他倒就是了。

    明妧给他倒了杯茶,楚墨尘刚捧到手里,哐当一声,马车从一块石头上压过去,马车狠狠的摇晃了一下,可怜楚墨尘手里的茶就剩半杯了,全泼在了他锦袍上。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刚被明妧气着了,让她倒杯茶都喝不痛快,偏明妧还呀了一声,“怎么这么不小心,茶都泼光了,我再给你倒一杯。”

    “不喝了!”楚墨尘眸底闪过点点光芒。

    明妧把茶盏放下,然后双腿一沉,楚墨尘把脚架在了她大腿上,道,“给我揉揉。”

    这厮就是心里不痛快,估计找茬。

    明妧看着他的左腿,提醒道,“你伤的是右腿。”

    楚墨尘把左脚抬起来,而后又压了过去,“没抬错脚,就是左腿疼,世子妃有意见?”

    她当然有意见了,谁喜欢做丫鬟干的活,看在工钱丰厚的份上,忍了,明妧灿烂一笑,道,“相公左脚疼,你刚娶过门贤良淑德,兰心蕙质,秀外慧中,通情达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世子妃还能怎么着,给你老人家捏腿呗!”

    捏不死你丫的!

    明妧脸上温婉笑容,手却狠狠的用力,疼的楚墨尘额头一跳一跳的,他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这女人虽然不会武功,可她懂捏哪里,什么力道最叫人疼啊。

    自己要求的,再疼也不能叫出声来,楚墨尘从牙齿缝里蹦出来几个字,“舒服,捏的很不错。”

    “那我就继续了,”明妧笑道。

    楚墨尘握着轮椅,温声道,“娘子说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娘子还会做菜?”

    明妧斜了他一样,“会做两个菜,很稀奇吗?”

    楚墨尘默然,对别的大家闺秀来说或许很稀奇,但他的世子妃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她连医术都会,何况是做菜了。

    他本就好奇她还会些什么,他道,“不知哪一天能尝尝世子妃的手艺?”

    明妧拿两只眼睛觑他,“你是认真的?”

    这么说,还有明妧那澄澈比星子还要闪耀的眸子,楚墨尘心咯噔一下跳了,正要说算了,就听明妧目光灼灼道,“你要想吃,那我肯定给你做,不过你胃怎么样?”

    这还没吃呢,就先关心他的胃了,不是好兆头啊,“我胃比较脆弱。”

    明妧撸起云袖道,“来,我给你把脉,胃不好我帮你调理下。”

    楚墨尘没伸手,只道,“怎么听着你的菜杀伤力很强似的?”

    岂止是强,不谦虚的说,“上一回吃我做菜的人最后进医院洗胃了。”

    “……你是指医馆?”楚墨尘嘴角抽搐了下,“你在菜里下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