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考虑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两眼一翻,“谁在菜里下毒,我精心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是他们无福消受好不好。”

    楚墨尘小心肝颤抖了下,“我再考虑考虑?”

    不止考虑,他连脚都收了回来,明妧摁着不让,继续捏着道,“考虑什么,今天来不及了,过两天我备好食材就给你做菜吃。”

    明妧这么积极,楚墨尘就越感觉不好,他是不是又不小心给自己挖了一大坑?

    他看着明妧,只见她白瓷般精细的脸上仰着一抹浅笑,眸底仿佛有一池春光。

    楚墨尘心想,拥有这么一双灵巧的手,想来做的厨艺也不差到哪里去。

    明妧手下轻柔了几分,一直用力捏,她也很累,手腕酸疼,正打算罢手了,马车突然停下,她身子往前一倾,楚墨尘问道,“出什么事了?”

    赵风忙回道,“有官兵封铺子。”

    明妧掀开车帘,就看到一堆围观的人,衙差拿了两封条把铺子封了。

    这铺子……怎么有点眼熟啊?

    想到什么,明妧眼珠子睁圆了,这不是卫明柔的陪嫁铺子吗?

    卫明柔是恒王妃,这些衙差吃了熊心豹子胆把她的铺子封了,上回穆王府萧小少爷挂了横幅,铺子被封,最后衙差怎么封的怎么乖乖把封条撕了,还不长记性呢。

    明妧存了几分看热闹的心思,赵风道,“爷,好像是刑部的人封的铺子。”

    明妧多看了几眼,马车旁有人路过,议论纷纷道,“不知道这铺子是谁的,真是丧尽天良,居然用假银票,得亏这一回遇到的是刑部尚书夫人,要换成旁人,这哑巴亏也只能咽下了。”

    “商人无利不起早,能指望他们有什么良心,一千两的银票,我这辈子都还没摸过呢。”

    “摸过指不定也是假的……”

    假银票?这可是犯法的,明妧眉头一挑,望向楚墨尘道,“你干的好事?”

    楚墨尘看着她,凤眸含笑,“怎么听着好像为夫做的不对似的?”

    “哪有,”明妧眼底泻出几分笑意,“我在夸你干的漂亮!”

    果然够腹黑,她就说卫明柔铺子被盗,损失两万多两银子,居然没有杀上门来,原来赵成用假银票偷梁换柱了,这厮肯定是从二房偷龙凤转吸取的经验,本来硬碰硬,如此一来,卫明柔只能咽下这哑巴亏,还得背负一个使用假银票的罪名,而她,静静的在一旁看热闹就行了。

    衙差封了铺子后,就把围观的人群轰散了,铺子管事的看着铺子上的封条,不敢说铺子是恒王妃的陪嫁,免得卫明柔名誉受损。

    可是她不说,有人说啊,赵风大声道,“世子妃,这不是恒王妃的陪嫁铺子吗?”

    那些衙差当场愣住,明妧捂嘴一笑,掀开车帘,故作不解道,“还真是,出什么事了?”

    衙差支支吾吾,楚墨尘皱眉道,“话都说不清楚,怎么当差的?!”

    衙差豁出去道,“铺子搜出五千两假银票,查封铺子,待查清假银票来路。”

    楚墨尘点头,“这事一定要查清楚,这么多假银票流入集市,还不知道多少人会吃亏,这条街上的铺子都好好查查。”

    衙差领命,带人去别家铺子搜查。

    据明妧所知,这条街上,卫明柔有三间铺子,一间铺子有假银票,可能是管事的看走眼收错了,可三间铺子都有假的,说是巧合谁信?

    真是只狐狸,不过她喜欢。

    这边明妧和楚墨尘坐马车回王府,时辰还早,还能歇一歇,晚上好精神抖擞的出来逛花灯会,那边恒王府,铺子被查封,铺子管事的就赶紧差人禀告卫明柔知道。

    卫明柔气的把茶盏重重的摔在地上,上等的青花瓷茶盏摔的四分五裂。

    丫鬟在一旁劝她别生气,小心动胎气,卫明柔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把怒气压下道,“刑部一群酒囊饭袋,什么时候查封铺子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归刑部管了,刑部夫人也不怕别人说她公然以权谋私!”

    数落了两句后,卫明柔不快道,“铺子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假银票,哪来的?!”

    制造假银票是死罪,皇上知道了,一定会龙颜震怒,这是谁存心的坑她。

    卫明柔想到了明妧,会不会是她故意报复她让丫鬟挖空她陪嫁铺子的仇?

    直觉告诉她,是明妧干的好事,但丫鬟不是说她本来很生气,定北侯府给她送了两万两去,她才没有发作吗?

    丫鬟劝道,“王妃,现在得趁事情还没有闹大,赶紧让刑部把封条撤了,不然传到皇上耳朵里,孙贵妃知道了,肯定会动怒的。”

    王妃身份败露后,孙贵妃对她远没有了以前的好脸色,这还是腹中怀着王爷的孩子,要是没有孩子,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卫明柔眸光冰冷道,“派人去刑部传话,就说铺子是我的。”

    铺子的小伙计抬头看了卫明柔一眼,又赶紧低下,吞吞吐吐道,“刑,刑部早知道铺子是世子妃的陪嫁了,还,还搜查其他铺子,找到了一万两零八百两假银票,世子妃其他的陪嫁铺子,都被搜查了。”

    卫明柔惊站起来,“刑部是怎么知道的?!”

    要是刑部尚书夫人知道铺子是她的,借她几个胆子,也不敢明着和她作对。

    小伙计道,“镇南王世子妃陪王妃去佛光寺上香回来,正好堵在了铺子门口……”

    卫明柔手一抬,小几上的糕点盘子就扔地上了,糕点乱了一地,她咬牙切齿道,“正好?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一定是她算计我的!”

    可惜,她知道是明妧也没有用,她没有证据,抖出来那是倒打一耙,往明妧身上泼脏水。

    再说明妧心情很好的回了镇南王府,推着楚墨尘直奔沉香轩,喜儿就惨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在佛光寺被白鸽拉了泡屎在脸上的事一阵风传开,不少丫鬟看到她都偷偷捂嘴笑,幸灾乐祸,气的喜儿直抓狂。

    这丫鬟也贼坏,她一阵风刮回沉香轩,看到雪雁就抱过去,惹的雪雁一头雾水,“好好的,你抱我做什么?”

    喜儿看着她,道,“你说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鸟屎一起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