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结仇
    ,精彩小说免费!

    雪雁脸色一僵,等弄清楚怎么回事,追着喜儿就打。

    明妧后面进院子,就看到雪雁气的叫丫鬟帮她抓喜儿,喜儿道,“谁过来,我就抱谁!”

    她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怕臭就过来啊,那些小丫鬟摇头如拨浪鼓,不敢惹,惹不起。

    雪雁气的吭哧吭哧,喜儿道,“我帮你打洗澡水。”

    雪雁看着身上的裙裳,“还不快去!”

    喜儿喜滋滋的跑去打热水了,雪雁嫌弃的扯着身上的衣裳回了屋。

    等两丫鬟在进屋时,明妧一本书都看一半了,雪雁还好,喜儿半边脸都搓肿了,红扑扑的,两边对比鲜明,嘴角一动,脸就一阵阵疼。

    明妧见了就道,“至于搓的这么用力吗?”

    喜儿鼓着腮帮子,瞄了楚墨尘一眼,之前洗干净了,世子爷还嫌弃,她也不想搓的这么凶啊,皮都差点搓掉一层了,那只死鸽子,从今天起,她跟所有的鸽子结仇了!

    雪雁则道,“都说淋鸟屎不吉利,要不晚上你别去逛花灯会了?”

    喜儿最爱凑热闹,哪里人多,她喜欢往哪里钻,盼了好些天才盼到的花灯会,不让她出去逛街,这比拿刀子捅她还难受她道,“要是注定倒霉,我待在沉香轩也躲不过去啊。”

    “这倒也是,”雪雁笑道,“要不你破财消灾?”

    喜儿嘟嘴,“我都怕的心肝颤抖了,你还火上浇油。”

    雪雁拍着裙裳道,“谁让你往我身上蹭的,衣服你要给我洗干净了,我监督你洗。”

    这一次去佛光寺,没有用斋饭,许是被晋王妃搅合没来胃口,又或者楚墨尘吃不惯佛光寺的书斋,早早的就回来了,丫鬟端了饭菜进屋。

    喜儿和雪雁自觉的出去了,免得影响了明妧和楚墨尘的食欲。

    楚墨尘给明妧夹菜道,“怎么不多吃点儿?”

    明妧道,“得留着肚子去街上吃好吃的。”

    楚墨尘失笑,漂亮的凤眸溢彩流光,看的人心扑通乱跳,醇厚如酒的声音,极其悦耳,“街上的小吃哪里比的过府里的厨子做的饭菜。”

    明妧加了香菇塞嘴里,轻轻一嚼,藏在香菇里的鸡汤就溢出来,齿颊留香,镇南王府的厨子的确不错,明妧道,“王府厨子做的菜能天天吃,花灯节可不是天天都有,而且吃的是热闹气氛,反正我要留着肚子在街上吃。”

    明妧饭量减半,楚墨尘也跟着减了一半,没吃饱也就不用溜达消食了,看了两页书,明妧就趴贵妃榻上睡下了。

    到了申时,喜儿就将她叫醒,洗把脸让自己清醒过来,再磨蹭下,又去见了王妃,王妃叮嘱花灯节上人多,让赵风照顾好楚墨尘,等明妧他们正儿八经的出王府,已经快到申时末了。

    天边晚霞绚烂,如云锦横过天际,黄里透红,红中带紫,大地沐浴在余辉的彩霞中,堪称人间最美的景致。

    随着马车前行,晚霞一点点被夜幕吞噬,平常宁静,寥若晨星的街道,此刻却格外的喧闹,灯火相映,细乐声喧,远观花灯,像一颗颗散落人间的夜明珠,明晃晃,亮晶晶,五光十色。

    不愧是古代的全民盛宴,花天锦地,人声鼎沸,在缺少玩乐的古代,一场花灯会就像是久旱逢甘霖,让人欢呼雀跃。

    到了闹街,马车缓缓而行,如蜗牛爬似的,明妧耐不住性子,从马车上下来,推着楚墨尘往前走。

    沿街的屋檐上都挂着灯,样式不一,将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昼。

    有孩童手提莲花灯,你追我赶,天真烂漫,他们的欢声笑语比世间最美的歌谣还要动听。

    喜儿最爱热闹,看着街上这么多人,只觉得两只眼睛都不够用,还有好多的花灯,有百花灯、卷书灯、宝塔灯、如意灯、白兔灯,鲤鱼吐珠灯、仙桃祝寿灯……看的人目不暇接。

    还有卖糖人的,做成各种形状,喜儿口水直言,在热闹喧嚣的街道上,明妧都听到了声音,笑道,“不用跟着,去玩吧,要是回去时找不到我们,就自己回王府。”

    喜儿如得了特赦令,欢欢喜喜的和雪雁跑去玩了,排在几个孩子身后,双眼弯成月牙儿道,“我要只猴吃桃。”

    小摊贩笑应了一声,“好勒!”

    其实明妧也想到处跑,可是楚墨尘坐着轮椅不方便,明妧只能陪着他了,看着那边有猜谜的,明妧来了兴致,望着楚墨尘道,“出门之前,母妃叮嘱你送我一盏灯,没忘记吧?”

    楚墨尘俊美无铸的脸上,笑意微漾,难得的没有和明妧抬杠,只问道,“你喜欢哪一盏?”

    明妧眸光一扫,如春笋般的手指往前一指,道,“我要那盏。”

    那盏灯摆在最高处,也是所有花灯中最漂亮的,想必灯谜也是最难猜的,平常那么为难她,难得王妃发话,让他送灯,那她就不客气了。

    明妧说完,楚墨尘笑道,“好,就那一盏。”

    明妧推着她上前,一旁正好一男子赢了一盏灯,送给他身边的姑娘,那姑娘娇羞道,“我不要。”

    男子也不生气,笑道,“害羞什么,过不多久,我就会八抬大轿迎娶你进门,嫁给我,难道不愿意与我添丁?你看人家姑娘多奔放,直接开口要,你还不愿意收。”

    奔放……

    她只是要个花灯,怎么就奔放了?

    她一个外来的,她怎么知道送花灯,又添丁之意,明妧轻咬唇瓣,脸颊染上一抹红晕,她就说王妃好端端的怎么叮嘱楚墨尘送她花灯,却没想过内里还有这么一层含义在,她刚刚才开口要的,她能不能反悔说不要了?

    和楚墨尘反悔,没有好果子吃,明妧想想还是算了,要猜对十二个谜题才能拿到那盏灯,难度不小,能不能拿到还不一定呢。

    猜灯谜处有十种花灯,最差的一种也要连续猜对三个,围观的人不少,前两个谜题难度一般,第三个难的多,不少人都卡在第三个,然后失败。

    男子手里拿着花灯,笑道,“公子要猜谜?”

    楚墨尘看了眼最高处的花灯,男子笑道,“我家的灯谜难度可不小,公子请听题:蜜饯黄连。”

    “——同甘共苦。”

    “遇事不求人。”

    “——自力更生”

    男子继续道,“熙熙攘攘,猜一字。”

    “——侈。”

    “另有变动,亦猜一字。”

    “——加。”

    ……

    男子出一题,几乎不假思索,楚墨尘就对了出来,另明妧刮目相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