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止血
    ,精彩小说免费!

    再说明妧,跟着王爷的护卫往前走,说走不准确,几乎是小跑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周记药铺,门口多了几名护卫,打了珠帘进屋,就看到了王爷、周大夫,还有赵院正。

    明妧给王爷见礼,王爷道,“快救皇上。”

    皇上躺在小榻上,脸上发白,他胳膊被划伤,地上摆着一铜盆,流了不少的血。

    失血过多,皇上有些神志不清了,方才吃面的时候,喜儿告诉过她,前面有刺客杀人,莫非是刺杀皇上?

    明妧道,“怎么没给皇上止血?”

    问完,明妧就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这可是皇上,能给他止血,周大夫和赵院正敢磨蹭耽搁么,就听王爷道,“皇上的伤口中了毒,周大夫和赵院正没法给皇上止血。”

    明妧给皇上把脉,然后查看伤口,伤口不算太深,但止不了血,最终会失血过多导致丧命。

    皇上要是出了事,大景朝就变天了。

    明妧将随身携带的金针拿出来,挑了几根扎在皇上的心脉附近,而后从荷包里拿一粒药丸给皇上服下。

    手里的金针一根不落的全扎在了皇上身上,血还在流,不过之前些偏黑色,这会儿红多了。

    周大夫和赵院正欣喜若狂,皇上这是有所好转了。

    高兴之余,又有些惭愧,他们连皇上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世子妃却能轻而易举的帮皇上解毒,而且用的还是金针,极少有人用金针刺血,而且她用针的手法,他学医多年,竟然看不懂。

    更叫他们看不懂的还在后面呢,明妧找喜儿要了针线,把皇上的伤口洒药粉,然后当衣服缝起来,然后敷止血药,包上纱布,再收回金针,一气呵成。

    那药粉纸扔在地上,赵院正捡起来闻了闻,眉头一皱,“这是毒药……”

    明妧将手上的血洗掉,道,“皇上中的毒,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只能以毒攻毒改变毒性,先把血止了再说。”

    虽然解不了毒,皇上会死,但不以毒攻毒,半个时辰皇上都扛不过去,只能两权相害取其轻了。

    这样救人的办法,赵院正和周大夫都知道,但不敢用在皇上身上,王爷问道,“能配置出解药吗?”

    明妧道,“七天内,皇上没有性命之忧,我尽量在三天之内配出解药来,这些毒血送到沉香轩,另外,我需要一间药房。”

    与其求楚墨尘,不如直接要求王爷给她提供药房,为了救皇上要一间药房不过分。

    王爷眉头拧了下,道,“尘儿不在是沉香轩后院给你准备了一间药房吗,不够大?”

    明妧怔住,呐声道,“相公没和我说……”

    那混蛋,给她准备了药房,却不告诉她!

    外面,有护卫进来道,“王爷,恒王来了。”

    明妧不想自己会医术的事叫恒王知道,眼睛扫了一圈,没有地方可以躲,喜儿端了凳子,明妧从窗户跳了出去,喜儿紧随其后。

    这一幕,看的王爷额头狠狠的颤了下,赵院正嘴角扯了扯,镇南王世子妃做了恒王十几年的未婚妻,见面难免尴尬,但也不用躲着吧。

    明妧和喜儿从窗户跳出去,等恒王和他的护卫进里间看望皇上,她们才悄悄从铺子出去了。

    街上张灯结彩,热闹依旧,喜儿道,“世子妃,咱们去找世子爷回府吧。”

    “时辰还早呢,急着回去做什么,”明妧还没有逛够。

    喜儿服了她了,先前差点被竹台砸到,万幸躲过去了,皇上还等着她帮忙解毒,事关皇上的性命,世子妃怎么能一点都不着急呢,侯爷救皇上一命,荣宠不衰,有皇上做靠山,世子妃可以在京都横着走了啊。

    明妧倒没那么急,她有十足的把握能在三天之内调制出解药给皇上解毒,这么晚了,她回去也是睡觉,不如好好逛逛。

    打定主意,明妧就闲逛起来,喜儿跟在身后,暗处还有暗卫尾随,明妧只带了喜儿在身边,王爷不放心,让护卫看着点儿,免得出事。

    明妧兴致勃勃的看着花灯,喜儿拽她云袖,明妧回头,就看到赵风推着楚墨尘走过来,他俊美的脸上染着怒火,妖冶凤眸里是星星点点的碎光,明妧左右张望,确定身旁没别人了,这副臭脸就是冲着她的。

    她想到了一首诗。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生气。

    把花灯放下,明妧走过来道,“你的沐表妹走了?”

    楚墨尘看着她,“这话该我问你吧?”

    明妧不解,“问我什么,我又不知道你表妹去哪儿了。”

    姑奶奶对你和你表妹花前月下不感兴趣。

    楚墨尘脸一黑,问道,“我大哥呢,他就这么丢下你和丫鬟走了?”

    一股子酸味扑面而来,明妧觉得牙酸,翻白眼道,“那是你大哥,又不是我大哥,难道我还能要求他陪我和丫鬟逛花灯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和大哥走的吗?

    明妧走过来,楚墨尘鼻尖一动,道,“哪来这么重的血腥味?”

    楚墨尘多看了两眼,注意到明妧的衣袖上有几滴血迹,他道,“你受伤了?”

    明妧摇头,看着自己的手道,“我没受伤,只是手上沾了血,只洗了一遍,我去那边洗洗。”

    她也不喜欢受伤沾血,但是恒王来的太快了,不耐烦见到他。

    楚墨尘道,“去船上洗吧。”

    为了逛花灯节,楚墨尘早早的让人定了一艘花船,只是明妧和清宜郡主跑的太快,他都没来得及说,就没瞧见她人影了。

    上了船,明妧洗了手,楚墨尘道,“没洗干净。”

    明妧呲牙,“你狗鼻子呢。”

    楚墨尘脸一黑,“你敢把我比作狗,你信不信我把你扔湖里去。”

    明妧给自己倒茶,气定神闲道,“你不敢扔。”

    楚墨尘笑了,伸手把明妧倒好的茶端起来喝一口,道,“有什么我不敢的。”

    明妧瞪了他一样,那是她给自己倒的,明妧伸手把杯子抢了回去,楚墨尘看着她,也不生气,只奇怪道,“这才跑了一趟,胆子倒是长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