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花船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喝着茶,看着他,勾唇一笑道,“两刻钟前,胆子小小的肥了一圈。”

    他还真没感觉错,他更好奇了,“谁给你的胆子?”

    “皇上。”

    “……”

    楚墨尘一脸不相信,明妧把茶盏放下道,“这几天不要惹我,我要是头疼脑热,叫父王知道了,你就惨了。”

    能为了大景朝江山社稷杀儿子,为了皇上的安危,揍楚墨尘一顿,明妧笃定王爷不会含糊的。

    这种有人撑腰,说话硬气的感觉真是太爽了,扬眉吐气啊。

    明妧推开窗户,看两岸灯火通明,明烛夜空,灿烂辉煌。

    船上除了她和楚墨尘,就只有一船夫在摇浆,桌子上不止有茶,还有糕点和果子。

    明妧看到水里有不少莲花灯,还有些已经灭了,船夫往深处划,明妧觉得不大对劲,本来逛花灯,逛的就是一个热闹,又不是游湖,起初只当是楚墨尘吩咐的也没在意。

    但是她注意到船上有根细绳,昏黄的灯烛下,很难注意到,明妧沿着细线往那边看,就看到细绳绑在一香炉上。

    明妧刚要说话,细绳被扯动,香炉倒塌,从里面冒出一股子浓烟出来。

    明妧及时捂住了嘴,那边扑通一声传来,船夫跳水了。

    明妧看向楚墨尘,他人已经晕了。

    明妧没敢动,船上风大,迷药散的快,只要熬一会儿就没事了。

    一会儿后,明妧挪到楚墨尘身侧,刚要喊他,就看到船漏了,水直往里灌,没一会儿,船里就有了半仓水,迷晕他们,船再漏水,他们连救命都喊不出来,等暗卫觉察出不对劲的时候已为时已晚。

    明妧破口骂人的心都有了,好好赏个花灯会还能着人家的道,得亏她还算机灵,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明妧掐楚墨尘的人中,可惜叫不醒他,这迷药力道强,没有半个时辰醒不过来,金针之前给皇上用过,上面难免沾了点毒,不宜拿来扎楚墨尘。

    明妧骂了一句,把楚墨尘扶到船头,然后进屋把灯烛打翻,很快,船就燃烧了起来,她则扶着楚墨尘跳进了湖里,朝岸边游过去。

    船着了火,赵风一惊,唯恐楚墨尘出事,赶紧跑过来,就看到明妧抱着楚墨尘往岸边游……

    赵风内心狠狠一震,世子妃竟然还会凫水,明妧累的直喘气,“把你家主子拉上去。”

    赵风把楚墨尘拉起来,问道,“爷这是怎么了?”

    “中迷药了。”

    明妧刚要爬起来,那边桥头扑通一声传来,紧接着就有人喊救命。

    明妧朝天翻了一白眼,快速游过去,那姑娘在水里扑通了好几下,就不挣扎了,明妧把她抱着,游到岸边。

    也不知道呛了多少水,那姑娘已经不动了,明妧帮她按压胸口,又对她嘴里吹气,几下之后,那边琅嬛郡主和丫鬟秋露走过来,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救她,”明妧简单的回了两个字,继续用力。

    琅嬛郡主眉头狠狠皱了一下,秋露就道,“哪有用这样办法救人的?”

    两人就站在一旁看着。

    好一会儿后,那姑娘咳了一声,吐出一口水来。

    “醒了,她醒了,”一旁围观的人道。

    昏暗的灯烛下,琅嬛郡主的眸光晦暗莫测,隐隐可见一抹寒芒。

    明妧也松了一口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是浑身湿透,风一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从头凉到脚底心,那边赵风赶着马车过来,道,“世子妃,快上马车。”

    喜儿拿了披风过来,明妧直觉身子快冻僵了,有披风感觉好了一点点,那姑娘有丫鬟照顾,丫鬟给明妧磕头道谢。

    明妧道,“快送你家姑娘回去换衣裳吧,免得冻着了……阿嚏。”

    扛不住了,明妧抱着胳膊朝马车走去。

    这会儿街上逛花灯会的人没有那么多了,马车内有换的衣裳,但是楚墨尘腿脚不便,有他在马车内,明妧也不好换衣服,干脆都没换了。

    赵风驾马车回王府,速度有些快,路人躲闪之间,把一抱着孩子的夫人撞到了地上,孩子哭起来。

    明妧耳尖道,“是不是撞伤人了?”

    赵风把马车停下,明妧掀开车帘,就看到那夫人在哄孩子,嘴里还在骂道,“跑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呢,宝儿乖,宝儿不哭,有娘在,娘给你买糖人吃。”

    喜儿从后面的马车下来,道,“世子妃你先回去吧,奴婢去看看。”

    “是我们不对,给人赔礼道歉,”明妧叮嘱道。

    喜儿应下。

    赵风赶着马车继续回王府。

    看到明妧湿漉漉的从马车内下来,还有楚墨尘昏迷不醒,楚总管吓坏了,“世子爷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宣太医?”

    赵风道,“没事,世子爷只是中了迷药,一会儿就醒了。”

    楚总管松了一口气,赵风扶着楚墨尘往前,明妧则叮嘱道,“夜深了,不用告诉王妃。”

    楚总管点点头。

    回了沉香轩,周妈妈看见她连打喷嚏,还一身湿漉漉的就知道她落水了,连忙吩咐丫鬟道,“快准备热水和姜汤。”

    等钻进浴桶里,浑身的肌肤被热水包裹,没一个毛孔都舒展开,舒服的人直哼哼。

    泡完了澡,明妧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周妈妈捧了姜汤过来道,“世子妃多喝两碗姜汤去去寒气。”

    明妧不喜姜汤,但又不能不喝,再者喝姜汤怎么也比喝苦兮兮的药好。

    一碗姜汤下肚,明妧道,“世子爷醒了吗?”

    周妈妈道,“世子爷已经醒了,也是喷嚏不断,喝了一碗姜汤。”

    外面,赵风推着楚墨尘进来,坐上床后,楚墨尘也裹了被子,连打喷嚏。

    两人挨着,那模样周妈妈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这简直就是一对患难夫妻。

    外面喜儿进来,周妈妈数落她道,“世子爷和世子妃都回来了,你还在外面玩,有这样伺候的吗?”

    喜儿嘟嘴,委屈道,“就知道怪我。”

    明妧就道,“不关喜儿的事,是我让她忙别的事耽误了。”

    周妈妈端着姜汤碗转身离开。

    喜儿上前,明妧问道,“没撞伤人吧?”

    喜儿回道,“那夫人的孩子磕着了,没有大碍,那夫人狮子大开口要奴婢赔她一千两,而且一两银子都不能少,奴婢说她要的太多,她说世子妃纵马伤人,奴婢没辄就答应了,奴婢让她明天来镇南王府拿银票,她一听是镇南王府,态度又格外的和蔼可亲说她儿子没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