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嫩草
    ,精彩小说免费!

    一前一后的态度,弄的喜儿都一头雾水,没见过变脸这么快的。

    楚墨尘裹着被子道,“是不敢为了一千两惹镇南王府吧。”

    明妧看着他,两人用这样的姿势聊天,气氛都尴尬,“镇南王府名声不好吗?”

    “应该没人敢说镇南王府不好,”楚墨尘自嘲一笑。

    至于心里,他和她差点没命就足见一斑。

    外面,丫鬟请安声传来,“见过王妃。”

    王妃迈步进来,道,“出去逛花灯,怎么会落水?”

    楚墨尘打了一喷嚏,道,“遭人算计了,中了迷药,要不是世子妃把我拖上岸,我可就见不到母妃了。”

    王妃心口一提,看向明妧的眼神带了几分感激,明妧惭愧,不明白楚墨尘为什么要在王妃跟前帮她刷好感,要不是她要出去逛花灯会,他又怎么会被人算计,明妧道,“船被人凿洞,用蜡补的,遇水久了就会漏,这是事先有人知道相公你定了船。”

    赵风就道,“属下这就去查。”

    王妃见楚墨尘和明妧像是比赛似的打喷嚏,道,“母妃让人请太医来看看?”

    楚墨尘道,“这时辰,太医都睡下了,我们喝过姜汤了,母妃回去歇着吧。”

    王妃也不好打扰他们歇息,便道,“母妃一早就来看你们。”

    别啊……

    别一大清早就来啊,这一来,她还怎么打地铺啊。

    楚墨尘却是连连点头,王妃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确定王妃走了,明妧看着楚墨尘道,“晚上怎么睡?”

    “睡床,”楚墨尘裹着被子道。

    明妧看着他,“就一张床。”

    “你可以当它是两张,”楚墨尘语气醇厚道。

    喜儿在一旁,小声咕噜,明妧耳尖听见了,这丫鬟在说:反正每天早上醒过来都是抱在一起的,还天天打地铺,傻不傻啊,天天收拾被子很辛苦啊。

    这话明妧没法反驳,她只能当没听见,自打被秋千甩出去,楚墨尘救她之后,楚河汉界就收了,每天早上都会从他怀里醒过来,不过他嘴肿了一回后老实多了,没再占他便宜。

    睡床就睡床吧。

    明妧往床上一躺,占了一大半的床,楚墨尘看着她小孩子般占东西的霸道,忍俊不禁,直接倒下去,被明妧挡住道,“你干嘛?”

    楚墨尘只有两个字,“睡觉。”

    明妧恨不得敲他脑袋,这样叫她怎么睡,可楚墨尘的态度很明显,她不顾他,他也不顾她,互相伤害,谁也别想睡好,明妧能怎么办,不让出一半来,一晚上绝对能把她压成肉饼。

    明妧往里挪了挪,把被子裹的严严实实的,楚墨尘撇头看着她,嘴角噙着一抹得逞的笑,结果明妧没忍住,一个喷嚏打的出来……

    楚墨尘脸上的笑容僵硬,慢慢皲裂,最后黑成了木炭,看着明妧澄澈而无辜的眸子,还有那流泻而出的笑意,他咬牙道,“你故意的!”

    明妧觉得鼻子痒,道,“谁故意的了,你能控制的住不大喷嚏吗?我背对着你睡行了吧。”

    明妧转过身,嘴角瘪都瘪不下来,小样,岂能让你占了便宜。

    可是很快,她烟眉拢紧,脸上染了一抹羞红,楚墨尘胳膊伸过来将她抱紧了,明妧不适应的扭着身子,楚墨尘理直气壮道,“抱紧了,你才没机会回头再喷我一脸。”

    明妧不舒服,可是她再动,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着她大腿根了。

    明妧前世虽然没嫁人,可该知道的她都知道,脸红的都能滴血了,小声嘟嚷一句,“老牛吃嫩草。”

    楚墨尘耳根不比明妧好到哪里去,但是明妧轻声嘀咕,他听见了,黑着脸在她耳畔吹风道,“我只比你大三岁,怎么能叫老牛吃嫩草?”

    你是比我只大三岁,但我不是真的卫明妧啊,前世快三十了,算起来比你大十岁……足以称的上一只老牛了。

    不过他是古代人,要真算起来,他对她来说是化石级别的老牛了吧?算不清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空气中透着一股子暧昧气息。

    半晌之后,他率先打破宁静,问道,“你看过那些书没有?”

    明妧眨了眨眼,茫然道,“什么书?”

    “春、宫、图。”

    话音一落,抨击声传来,“你个臭流氓!”

    楚墨尘胳膊拢紧了几分,没有生气,他笑起来,声音悦耳欢快,“看来是看过了。”

    明妧脸一红,“我没看过!”

    她看的比春、宫、图可高级多了,前世参加了一场闹剧婚礼,新娘放了一盘子新郎和伴娘滚床单的视频,婚礼上大打出手,精彩绝伦,新娘大哥不许别人关视频……她不会说她悄咪咪的全看完了……

    楚墨尘则道,“没看过,你怎么骂我?”

    明妧哑然,死鸭子嘴硬道,“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楚墨尘又笑了,鼻尖萦绕一股女儿香,他舍不得放开,想到在醉仙楼上看到的那一幕,他手臂又紧了三分,他不希望她被除他之外的人抱,也不希望她被竹台砸伤,他必须要尽快站起来。

    明妧只觉得自己被勒的快喘不过气来了,只见他凤眸流转微动,笑道,“你一个大家闺秀,还见过猪跑?是在定北侯府跑的吗?”

    “……在你脸上跑的!”

    明妧说完,原就羞红的脸又添了两朵红晕,这厮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伸进她衣襟里了!

    轻轻一捏,她脸上的温度就长了几度!

    这要由着他胡来,她还能离开这充满暗杀的镇南王府吗,今日是碰巧她看到了那根线,有了几分防备,要是晚一点,她可就和他一起晕了,这会儿估计在奈何桥排队领孟婆汤的路上斗嘴。

    明妧转过身,修长的睫毛带着娇羞看着楚墨尘,看的他一阵心神激荡。

    尤其明妧的手还不安分的在他胸前游走,就像是拿鹅毛在他心间撩拨,痒痒麻麻的。

    他正要扑过去,明妧手一动,他俊美如妖孽的脸上笑容凝滞,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就晕在了枕头上。

    明妧坐起来,重重的哼了一鼻子,“不扎你一针,你都不老实!”

    在他俊美祸水的脸上一阵折腾后,打着哈欠,明妧裹着被子,安心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