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松开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针,能让他睡上五个时辰,等明天醒了再给他扎一针,万事大吉。

    明妧想的很美好,可她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楚墨尘是习武之人,寻常人要晕五个时辰,四个时辰足够他清醒过来,那时候就该是她后悔的时候了。

    这不,正做着美梦呢,身子一重,像是千金重担压在身上,让她动弹不得,她睁开沉重的眸子,就看到一张俊美的脸皮,此刻被怒火吞噬,明妧脑袋有一瞬间的宕机,完全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这厮一大清早乱发什么邪风,做噩梦呢?

    可是压的她浑身都像是散了架似的疼,她伸手推他,却被他桎梏住,双手摁在头顶上。

    明妧脸爆红,这样的姿势不仅羞辱,更让她缺乏安全感,她挣扎道,“你快松开我!”

    楚墨尘会听她的才怪了,这女人再不好好收拾,真的能上房揭瓦,“你我相处也有段时间了,你知道我不好说话,还敢撩拨我,撩拨完了,再用银针扎我,你敢这么做,就该料到自己会有怎么后果!”

    明妧再挣扎,道,“你欺负我,我告诉父王和皇上!”

    这是在提醒楚墨尘,她是有皇上做靠山的人,让他悠着点,要么这会儿灭了她,否则她会加倍还回来的。

    淡淡的威胁,楚墨尘笑了,勾起唇角,笑的邪魅,“皇上再怎么护你,也管不了我们夫妻闺房里的事!”

    明妧后槽牙疼,想咬人,可是她够不着,只狠狠道,“谁跟你是夫妻!”

    摁着她的手,楚墨尘靠近几分,炙热的气息扑打在她的脸上,道,“八抬大轿娶进门的,拜过天地不是夫妻?还是一定要圆房才算,为夫不介意现在立刻马上办了你。”

    好好的娶妻,被亲爹和皇上给坑的美人在侧,想抱都抱不了,还有谁比他更郁闷,都没地方说理去。

    明妧真怕他不是开玩笑的,她高估了自己,双手被束缚,扎针和用毒她都用不了,即便楚墨尘断一条腿,她也不是他的对手。

    识时务者为俊杰,该认怂还得认,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明妧轻咬唇瓣道,“我扎你一针,还不是怕你落了水伤寒夜里打被子到时候着凉吗,你不谢谢我,你还一大清早就欺负我……”

    轻轻柔柔的声音,听得楚墨尘嘴角抽搐,扎他,还是为了他好?眼睛漂亮,就能随便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还是他看起来特别好糊弄?

    还说为了他好……

    楚墨尘嘴角上扬,又凑近了几分,近到睫毛都碰到了,彼此呼吸交缠,让人心跳如擂鼓,不知是她的,还是他的。

    只听他魅惑的嗓音传来,“没看出来娘子这么贤良淑德,温婉贤惠,这么疼为夫,想必端茶倒水,捏肩捶背无需吩咐,都会做到周到细致了?”

    细致你妹啊,明妧在心底骂了一句混蛋,无辜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哪还敢擅作主张?”

    “真做不到?”楚墨尘在问。

    明妧哼道,“说做不到就做不到!”

    做人怎么能一点原则都没有呢,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有骨气,”楚墨尘眸露赞赏。

    明妧继续挣扎,就不信扛不到王妃来,她说一大清早就来看他们的,回头她再给自己下点药,得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传染病”,她就是想和他同处一室,王妃都不会答应。

    只要熬到王妃来就成了,可是明妧低估了楚墨尘的邪恶,她刚打定主意,就看到他从纱帐上拿下一根鹅毛来。

    明妧眼珠子都瞪圆了,床上怎么会有鹅毛?!

    屋外,院子里,小丫鬟们正在清扫落叶,起的太早有些无精打采,地上落叶也不多,不免有些偷懒,打算靠着回廊眯会儿,刚要走过去,突然屋子里迸发出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

    在这宁静的偶尔只有几声鸟叫的院落里,格外的惊人。

    小丫鬟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让世子妃笑的这么的……奔放。

    大家闺秀是要笑不露齿的,而不露齿的笑声是不可能这么酣畅淋漓,甚至感觉都带点哭声了,对了还有骂声,已经不知道世子妃骂了世子爷多少声混蛋了。

    院外,丫鬟春兰扶着王妃走进来,就看到丫鬟们盯着内屋交头接耳,偶尔捂嘴偷笑,王妃正疑惑呢,屋子里刚歇没一会儿的笑声又传来了。

    那笑声,听得王妃眉头皱了又皱,再听到明妧骂声后,最终拧成了麻花,明妧骂道,“你个死混蛋!你松开我!你今儿挠不死我!姑奶奶跟你势不两……!”

    立字不知道是没说,还是直接没笑声给覆盖了。

    王妃温婉如山茶花般娇美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尘儿真是太过分了。

    一大清早,就挠世子妃,就算闺房之乐,也不用闹的人尽皆知吧,而且这笑声都不叫乐了,简直是用刑,这都是什么怪癖好。

    春兰缩着脖子,小声道,“王妃,咱们还进去吗?”

    还怎么进去,娶人家姑娘回来冲喜,不是被他这么欺负的,一个笑的这么大声,一个兴致那么高,哪有一点病歪歪的样子,肯定没得伤寒,“让他们一会儿来见我。”

    丢下这一句,王妃转身离开。

    看着王妃出了院门,护主心切的喜儿终于找到借口敲门了,砰砰敲了两下,就听到一清脆说话声传来,“进来。”

    喜儿愣了下,这声音怎么听着不大对劲啊,不应该世子爷说这话吗,怎么会是笑的快岔气的世子妃呢?

    喜儿推门进去,就看到明妧下床,喜儿刚要说话,无意间瞥到紫檀木雕花大床,一双眼珠子没差点瞪出来,就看到床上某位被绑着手,嘴里塞着绸缎的世子爷……

    那双喷火的眸子有点骇人。

    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世子妃叫的那么惨吗?

    怎么最后倒霉的是世子爷?

    喜儿的脑子再一次不够用了,她凑过来道,“世子妃,你怎么把世子爷绑了?”

    明妧回头狠狠的瞪了楚墨尘一眼,“是他不仁在前!”

    说了不要挠她,她会疯的,偏不信,非要挠她。

    前一半笑声的确是她被挠了,可是她双手被束缚,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挠她颈脖子和胳肢窝,明妧笑的浑身颤抖,眼泪都笑出来了,她本是打算和楚墨尘同归于尽的,谁想脚一抬,直接把楚墨尘踢的往前一撞,撞到了床板上,他一不留神,明妧手松开了,就换楚墨尘倒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