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灭口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微微一怔,昨天她救的是北鼎侯府二房嫡女姜三姑娘?

    大太太愣了下,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昨天晚上天色太晚,夜里逛花灯会,都累的慌,消息传播的不够迅速。

    三太太微微吃惊道,“大少爷才和姜三姑娘定亲,她就落水了?得亏世子妃救了她,不然大少爷身上只怕又要背一条无辜性命了。”

    大太太和老夫人商议后,决定让楚墨枫娶北鼎侯府二房嫡女,不管北鼎侯府里怎么闹的,但是这桩亲事是定下了。

    明妧没说完,琅嬛郡主上前请安后,道,“昨儿花灯会上出了不少状况,醉仙楼前的竹台倒了,险些砸伤世子妃,幸亏大哥出手相救,世子妃才安然无恙。”

    老夫人眸底闪过一抹暗芒,“ 是枫儿救了世子妃?”

    看着老夫人投过来询问的眼神,明妧有点心累,昨天楚墨枫救了她,都不等她道谢,转身就走,显然是不想镇南王府的人知道。

    她死了,楚墨尘冲喜不成功,王爷膝下无子,将来爵位正好长房或者三房继承……

    楚墨枫帮她,就等于是坏了老夫人的好事,估计他回府,少不得要挨一顿骂了。

    明妧只道,“昨儿受惊吓,灯烛昏暗,明妧没看清楚是不是大哥……”

    她没看清楚楚墨枫,楚墨枫可能也没看清楚是她。

    楚墨尘斜了明妧一眼,她倒是心疼大哥,对他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他也救过她好么,怎么没见她这么袒护他,楚墨尘心里很不爽。

    明妧也很不爽,她觉得琅嬛郡主有点不大对劲,之前惜字如金,现在怎么话多的能跟喜儿比了?

    楚墨枫救不救她,和她无关吧?

    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着,大太太则笑道,“一家人,世子妃有事,枫儿出手相救是应该的,倒是花船出事,可知道是谁下的手?”

    明妧正要摇头,楚墨尘先一步道,“大伯母这么关心我,我一定会查出背后下手之人,让他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大太太笑了笑,端茶轻啜。

    老夫人话锋一转道,“你们两落水,看气色应该没伤寒,我怎么听丫鬟们议论一大清早,世子妃就发出一阵笑声?”

    明妧脸一红,瞪了楚墨尘一眼,算是做了答复,别问她,她羞于启齿,要问就问楚墨尘。

    楚墨尘打哈哈道,“腿有点疼,回去上药了。”

    明妧推着他赶紧走,老夫人眸底闪过一抹不虞,她问话,就这么被小辈给无视了。

    三太太看着指甲上的鲜红丹寇道,“世子妃过门没几天,倒是接连出事,先是尘儿救她,再她救尘儿,倒是患难见真情了。”

    她方才一瞥,就看到明妧脖子上的唇印,过来人都知道那是怎么一回,她道,“只怕要不了多久,老夫人就可以抱小曾孙了。”

    ……

    一口气出了松鹤院,明妧才舒缓了一口气,那么多人在呢,就这么直截了当的问他们闺房里的事,怎么说的出口啊,都怪他!

    感受后脑勺的清凉,楚墨尘手扶着额头,不想说话。

    那边赵风过来,道,“爷,花船的事查了。”

    楚墨尘看了赵风一眼,赵风道,“船夫和花船管事的都被灭口了。”

    楚墨尘脸色没什么变化,其实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费尽心思要他小命,怎么可能留下活口给他们审问,但既然是狐狸,又盯紧了他这条命,迟早会露出狐狸尾巴来。

    楚墨尘不想去见王妃,可是王妃早上来探望他留了话,不去又不行,何况还有一个巴不得他早点去挨骂的。

    明妧兴致勃勃的推着楚墨尘去了蘅芜苑。

    一进屋,他就收到两记责怪的眼神,楚墨尘心累,王妃摆手,屋子里的丫鬟就都退出去了,只留下曲妈妈在一旁伺候。

    王妃招招手,明妧就走了过去,挨着王妃坐下,王妃一眼就看到她脖子上的草莓,那含笑的眼神,看的明妧浑身不自在,脸上腾起一抹红晕,羞涩的恨不得钻地缝。

    王妃握着明妧的手,道,“母妃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才好。”

    很简单,把楚墨尘往死里头揍就可以了。

    明妧心中接道,头未抬,仿佛羞涩的不敢看王妃。

    王妃心中欢喜,这么好的姑娘,如果做她一辈子儿媳妇该多好,也就那混小子,这么好的媳妇不疼,故意挠人家,王妃越看某儿子越不顺眼。

    楚墨尘:……心里好苦。

    母妃,你不要被她这样子给骗了!

    明妧觉得她在,王妃抹不开面子数落楚墨尘,待了小小会儿,就借口去净手走了。

    刚走到屏风处,王妃就瞪楚墨尘道,“卫姑娘放弃四皇子嫁给你冲喜,又救了你,你怎么能挠人家呢。”

    楚墨尘嘴里像是含了黄连似的,苦的冒泡了,“我就是逗她玩的。”

    王妃恨铁不成钢道,“逗人玩,也该有点分寸,整个沉香轩都知道你欺负她,那笑声我走到院外还听的见,人家姑娘脸皮薄,你好歹顾忌一二吧,现在好了,看见我,她都不好意思抬头了。”

    楚墨尘嘴角扯的快抽筋了,“母妃,骂差不多了,我头疼。”

    楚墨尘一说头疼,王妃的炮语连珠就停了,看着他额头的淤青道,“昨晚上都没淤青,怎么青了?”

    “世子妃狂笑不止的时候,踢了我一脚,撞木板上了,”他实话实说,告诉王妃他其实没有占到便宜,别再帮明妧再骂他了。

    可是王妃骂的更凶了,“她为什么狂笑不止?还不是你闹的,你还有脸向母妃告状。”

    正义!

    明妧在心底给王妃摁上一标签,这么正义的王妃和一心为国的王爷,居然生了一个见钱眼开和死不要脸的儿子,不是捡来的,就是基因突变的有点严重啊。

    明妧在一旁偷着乐,结果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王妃道,“告诉母妃,你和世子妃圆房了没有?”

    楚墨尘嗡了声音道,“没有。”

    王妃希望他们能早点圆房,把明妧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夸的明妧都觉得王妃是不是真的在夸她,楚墨尘嘴角扯了又扯,“母妃,你是不是看走眼了,她哪里温婉了?”

    王妃嗔道,“她哪里不温婉了?”

    她分明从头到脚都和这两个字相距甚远。

    楚墨尘懒得说话了,她救了他,在母妃眼里就是母夜叉,也觉得她纯善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