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药房
    ,精彩小说免费!

    差不多时候了,明妧悄声后腿几步,然后走进来。

    楚墨尘道,“回去了。”

    明妧福了福身,推着楚墨尘离开。

    身后王妃感慨,“在一个屋子里待这么多天,怎么就没圆房呢。”

    曲妈妈看着王妃道,“会不会是因为没人教过世子爷怎么圆房?”

    当初娶世子妃进门冲喜,想着她还能保持完璧之身再嫁,也省的她将来被人诟病,洞房花烛夜,世子爷是在书房睡的,后来虽然是搬回去了,但是一直没人教过世子爷。

    这些事,王妃肯定不好说,世子爷和王爷关系不睦,王爷肯定也没教,一个毛头小子能懂什么,世子妃躺在他身边,就挠她取乐了。

    王妃看向曲妈妈,曲妈妈觉得她猜的肯定没错,王妃觉得这可能性有点小,但不能排除,便扶额道,“你去告诉王爷吧。”

    曲妈妈点点头,就去外院书房找王爷了。

    王爷正在看书,听曲妈妈说楚墨尘挠明妧挠了一早上,而且还没有圆房,王妃让他教教世子爷,王爷一脸黑线,道,“过几天吧。”

    曲妈妈不明白,为什么要过几天,难道王爷不想早点抱孙子吗?

    不过她话传到了,曲妈妈回去禀告王妃。

    再说明妧,平常请安过后,都会心情很好的在花园里走走逛逛,但是昨晚走路不少,再加上落水,本就有些累,偏偏丫鬟们又议论纷纷,明妧和楚墨尘都没有了闲情雅致,一言不吭的回了沉香轩。

    进了院子后,明妧就推着楚墨尘往后院走,楚墨尘见了道,“来这里做什么?”

    她想看看楚墨尘是不是真的给她准备了一药房。

    沉香轩很大,明妧嫁过来好几天了,一直没有到处逛逛,没想到后面是一花园,不只有假山,还有小乔流水,大片的竹林,清风徐徐,竹叶清香,沁人心脾。

    大片的竹林处必有竹屋,几乎是标配了,在这里纳凉,该是何等的怯意,古人真是会享受,不像现代人多拥挤,就住在那上看不见天,下踩不到土的鸽子笼内。

    后院竹林,是楚墨尘读书习武的地方,环境清幽,没人打搅。

    明妧没嫁过来之前,楚墨尘就让人把竹屋收拾,给明妧做药房,这里丫鬟不会随便过来,捣药声再大也不怕人知道。

    这地方,明妧是满意的不能更满意了。

    她斜了楚墨尘一眼道,“早早的给我准备了药房,为什么不告诉我?”

    楚墨尘臭着一张脸,但是眸底的璀璨光芒泄露了他的好心情,“你我关系很好吗?”

    明妧两眼一翻,再不理他,迈步上台阶。

    一整面墙打着药柜,每一个抽屉都写了药名,一目了然,而且常用的摆在容易拿的地方,旁边还有踩脚凳,近乎九成常用的药材都在了,这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药房啊。

    明妧心中欢笑,嘴角的笑合不拢嘴,这厮虽然嘴上难相处,但办事周到,要是能好说话一点就更好了。

    明妧打开抽屉,根据药材使用情况,准备的分量也不同,常用到的满满一抽屉,用的少的半抽屉,或者抽屉小。

    明妧嗅着药香,觑着楚墨尘道,“如果不是父王告诉我你准备了药房,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去?”

    楚墨尘手搭在琴弦上,斜了明妧一眼,手一动,一缕琴音从他指尖倾泻而出,他道,“嫁过来这么久,连沉香轩都没到处逛过,也好意思质问为夫。”

    明妧哑然,楚墨尘鼻子一动,道,“什么味道?”

    他推着轮椅走到一旁,明妧道,“别动,那是血毒。”

    她要检查出皇上到底中了什么毒,好调制出解药来,她工作时很专注认真,明妧让喜儿把药箱子从书房抬来,然后就开始工作了。

    楚墨尘拿了本书在一旁看着,偶尔抬头看一眼明妧,阳光打在她身上,别样静美。

    这边明妧忙着,那边海棠跑过来找喜儿,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喜儿嘴撅了起来,“没见过这么出尔反尔的,不是说没事了,不要钱了吗,怎么还来王府了?”

    海棠道,“许是舍不得一千两银子吧。”

    也是,毕竟是一千两,换做她们也舍不得。

    喜儿回头看着明妧,明妧道,“去拿银票给人家。”

    虽然不喜被人敲诈,但喜儿既然答应了,人家也找了来,出尔反尔,有损镇南王府的名声,她也不在乎那一千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喜儿点点头,就去拿银票给人家送去。

    本来送个银票,要不了多久,可是喜儿一去半天才回来,明妧都从竹屋出来准备吃午饭了。

    喜儿跑过来,气喘吁吁,脸红扑扑的,阳光下,更显得那双眼睛机灵活波。

    雪雁见了道,“怎么送去那么久?”

    喜儿呼气道,“人家不是来找王府要赔偿的。”

    雪雁啊了一声,连明妧都有些疑惑了,“那是来做什么的?”

    喜儿一脸八卦道,“她是来投奔三老爷的,说她丈夫救过三老爷,她丈夫出事前,曾叮嘱她来镇南王府找三老爷收留她们母子,他们孤儿寡母在老家被人欺负,万不得已就进京了。”

    雪雁一头雾水,“昨晚你不是说她是进京来找相公的吗?”

    喜儿撅着红唇道,“她昨晚是这么和我说的啊,谁知道一晚上,她就改口说她相公死了,什么投奔,我看就是个骗子。”

    前言不搭,没一句真话,轻轻撞一下,虽然是王府不对,但她狮子大开口要一千两,她赶明儿也去街上被人撞,只要一百两,多少几次,她就可以做小地主婆了。

    喜儿不喜欢那夫人,她孩子不大,相公应该没死多久,今儿衣着素朴,但她昨晚穿的衣裳可招摇了。

    楚墨尘眉头微拧,道,“那妇人打哪来的?”

    喜儿回道,“说是从边关跋山涉水来的。”

    孩子一岁半,又是投奔三老爷,又是边关的……

    见楚墨尘眉头拧的能夹死一只苍蝇了,明妧心下了然,笑了笑道,“那妇人看来没撒谎,真的是来找相公的。”

    昨晚喜儿说赔偿她的时候,那夫人不知道喜儿就是镇南王府的,所以说了实话,后面又改口,今天找来,如果直接说是三老爷的外室,三太太会炸起来,而且三老爷养外室被御史台知道,少不得要弹劾。

    说相公救过三老爷,占了一份救命之恩,三老爷总不能把他们孤儿寡母轰出府自生自灭,三太太也不能做的过分,还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人家来投奔,要是在王府里出了什么意外,也不好交代。

    这来的不是一个软角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