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无辜
    ,精彩小说免费!

    直到哐当一声传来,没有疼痛感传来,她才睁开眼睛,瞪着楚墨尘道,“你吓唬我!”

    楚墨尘一脸无辜,吓她半死,他还装的这么无辜!

    明妧气咻咻的转身,就看到落在地上的暗器尖上有一只大黄蜂。

    明妧微尴尬,人家好像真的挺无辜的,但他出手之前,就不能先打针招呼吗,腿都吓麻了。

    那边雪雁过来,明妧就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听雪雁禀告道,“和世子妃猜的一样,刑部侍郎就是为了恒王妃铺子出现假银票的事去找夫人的,恒王妃说假银票的事她不知道,铺子是侯府给她的陪嫁,她还没有来得及管过铺子。”

    明妧听得冷笑,卫明柔还真是会推脱,上下嘴唇一掀,就把苏氏推到了风头浪尖上。

    其实她这样闹腾也好,毕竟是苏氏养了十几年的,要是乖巧听话,苏氏还真狠不下心和她断了十几年的母女情分,卫明柔越折腾,苏氏对她的心就越硬,明妧道,“事情怎么处理的?”

    雪雁忙回道,“夫人没有心软,陪嫁铺子是侯府给的,但铺子上有多少东西和银钱都记在礼单里,每间铺子只了留两千两银子周转,这事铺子管事的都知道,夫人说刑部侍郎若是不信,可以把那些管事的找来一问究竟。”

    苏氏的账向来记得清楚,礼单上写的明明白白,铺子价值多少,有多少钱的货物,还有多少现银,都是过了明路的,卫明柔这盆脏水泼不到苏氏身上来。

    只是苏氏清冷的态度,叫刑部侍郎生疑,恒王妃把事情往亲娘身上推,做亲娘的也不护着……

    没有给苏氏添麻烦,明妧就放心了,看假银票的事,卫明柔怎么糊弄过去。

    这边明妧心头高兴,那边喜儿屁颠颠跑过来,那模样,明妧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是打哪儿听了什么八卦,迫不及待的来和她分享。

    如她所想,喜儿走过来,双眸闪着八卦光芒,道,“三老爷把那夫人和孩子接南苑去了。”

    明妧听得一愣,“真接南苑去了?”

    喜儿点头如捣蒜,“真接回去了,方才还把王爷和王妃都找了去,给了那夫人名分,好像是什么陶姨娘,那孩子也记在族谱上。”

    不是救命恩人的遗孀和遗孤吗,这就正名分了?

    明妧想到了三太太那张冷沉的脸,道,“三太太也同意了?”

    喜儿没点头,也没摇头,只道,“应该是同意的吧,不然三老爷怎么会接回南苑,还记上族谱呢。”

    没有当家主母点头,是给不了姨娘身份的,当然如果硬要给也可以,只是一般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小小妾室伤了夫妻情分。

    喜儿先说了重点,然后再把细枝末节补上。

    虽然大家都知道那夫人和孩子是怎么回事,但那夫人说是三老爷救命恩人的遗孀,大家虽然猜测,也只敢小声议论,不敢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现在,三老爷把人接回南苑,以正身份,这事就瞒不住了。

    那夫人是从边关来的,再加上孩子的年纪,能猜到是两年前边关打仗,三老爷送军需物资去边关,和人春风一度,珠胎暗结……

    但他毕竟是去边关办差,结果还闹出一条人命来,这影响太太太恶劣了,要是朝臣们都这样,那还了得。

    这事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一定会重重严惩的,虽然皇上也知道,一旦有京官离京办差,下面的官员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把他们伺候舒坦,贿赂金银珠宝奇珍古玩和送美人是惯用的伎俩,不是什么稀罕事。

    但这股不正之风,一定要肃杀。

    未免给三老爷惹事,所以老夫人对外宣称陶姨娘是忠州的,距离边关有两百里远,谁要是敢说漏嘴,叫御史台知道了,弹劾三老爷,她决不轻饶。

    喜儿说完,又补了一句,“王爷罚三老爷在佛堂前跪八个时辰,三太太和大太太都说罚的太轻了,老太太便改成了一天一夜。”

    南苑,屋内。

    三太太坐在屋子里垂泪,分外伤心,楚珂走进去,道,“娘,你糊涂了吗,你怎么能让爹把那狐媚子和那来路不明的孩子接回南苑住呢。”

    三太太嘴角划过一抹苦笑,道,“你祖母觉得三房子嗣单薄,你爹能有一个庶子,她高兴。”

    楚珂愤愤不平道,“我看祖母真是老糊涂了,那么点大,话都还说不利索的庶子能管什么用,是不是真的是爹的骨肉都不一定,再说了,三房不是有三哥吗,早点把亲事退了,娶三嫂过门,生个十七八个就是了。”

    要子嗣就是为了传宗接代,这个重任完全可以交给长大成人的楚墨洐了。

    三太太捏着绣帕的手紧了紧,苦笑一声道,“这话在娘面前说就算了,不要在你祖母跟前说,你祖母说那孩子和你爹小时候一模一样,抱着他,就像是把你爹抱在怀里一般……”

    老夫人都这么说了,她还有什么可说的,忤逆长辈是为不孝。

    楚珂替三太太不值,枉费她日日晨昏定省,对老夫人毕恭毕敬,“她既然说是父亲救命恩人的遗孀,给她一个庄子,打发的远远的就是了,为什么要接回南苑给娘添堵。”

    三太太也是这样想的,她也不希望有一个庶子在她跟前戳她眼窝子,她道,“你祖母舍不得你爹的子嗣流落在外。”

    楚珂咬紧唇瓣,三太太握着她的手道,“娘和你爹的事,你就别管了,娘也不是吃素长大的,没那么好欺负。”

    楚珂则道,“一个姨娘当然欺负不了娘,可她有爹和祖母护着就不一定了!”

    到底是她亲生的,心疼她这个做娘的,三太太轻声低语了两句。

    楚珂愣了一下,脸上的怒气尽消,“这还差不多,既然祖母和爹爹都给了娘承诺,那您就别生气了。”

    三太太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楚珂说些开心事给她听,逗她脸上展开几分笑颜。

    不过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镇南王府权势赫赫,兵权在握,是京都最炙手可热的王府,也最受人关注,有点风吹草动,不少人都知道。

    这不,三老爷多了一妾室还有一庶子的消息传开,御史台望风而奏。

    正好,皇上中毒卧床,没上早朝,也不见大臣,就待在寝殿内养伤。

    皇上心血来潮出宫赏花灯,就带了几个护卫,差点送命,王爷把皇上送回宫之后,狠狠的数落了他几句,皇上当时没说什么,他知道镇南王忠心耿耿,但他都受伤了,还骂他,说的他喜欢遇刺受伤似的,事后越想越生气。

    这不,御史台弹劾镇南王府三老爷,皇上就把王爷召进宫,狠狠的数落他没管教好弟弟,再就是催解药。

    这样一脸的红疹,他怎么出去见人。

    没错,皇上一脸的红疹,虽然不痒,但是难看啊,看一眼镜子,皇上都有把宫里所有铜镜都毁了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