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交换
    ,精彩小说免费!

    沐嫣脸上像是打翻了颜料盘,五颜六色的,她道,“我不换了!”

    明妧无语,她斜了楚墨尘一眼,你这表妹的脸皮配得上你啊。

    楚墨尘脸黑成炭火,她那是什么眼神,真恨不得把她眼珠子给挖出来当暗器用。

    沐嫣过来拿胭脂盒,明妧好笑道,“没有表姑娘这么办事的吧,你要我的一半,你有表哥撑腰,我给你了,你现在又反悔,我就这么好欺负吗?!”

    沐嫣也知道自己理亏,她气势汹汹的找来,污蔑明妧贪了她的药,明妧没生气,还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可这么一点药膏,她怕去不掉她下颚的伤疤,那四千两岂不是白花了?!

    沐嫣回头,“表哥,你看她。”

    楚墨尘黑着脸,一副心有余力不足爱莫能助的表情道,“你表哥自打成亲后就一直在看你表嫂的脸色过日子,你别害我。”

    明妧一口老血差点喷出几丈远。

    这混蛋,说的她好像悍妇似的,到底谁在看谁的脸色过日子?!

    沐嫣回头望着明妧,道,“我不信八千两就只买这点药膏,一定是你让丫鬟作假了!”

    喜儿炸毛了,这讨人厌的表姑娘居然质疑她的人品,喜儿叉腰道,“八千两能买多少药膏,你可以去东宁侯府问沈三姑娘!你已经污蔑我家世子妃两回了,事不过三,再乱说话,别怪我拿扫把轰人!”

    这丫鬟护犊子的架势,明妧喜欢,在心底给她点赞。

    沐嫣见喜儿说轰人的话,楚墨尘坐在一旁看热闹也不帮她,气的她转身走了。

    看着她走远,喜儿担忧道,“她肯定去找老夫人告状了。”

    明妧笑了一声,“有理走遍天下,她就是找老夫人的老夫人告状,那也没用。”

    让一步,仁至义尽,没有人家进一步,她就退一步的道理,那样只会助长敌人的嚣张气焰,爬到她头上来作威作福。

    一刻多钟后,海棠就来传话,说老夫人找她。

    明妧拍拍手,一脸笑容,喜儿见了道,“世子妃,你还笑得出来。”

    就算占理,可要是碰到不讲理的长辈,占理也不管用。

    明妧笑道,“就是这样一再耽搁,解药才迟迟没有调制出来,皇上要责怪,一堆给我背黑锅的,多好……”

    喜儿扶额,她和世子妃想的完全就不是一码事嘛。

    老夫人传话,明妧见手上的药香洗去,就去了松鹤院。

    进屋,就听到老夫人在哄沐嫣,“好了,莫哭,花了钱,这伤疤肯定要去掉的,这么漂亮的脸蛋上留疤痕,姑祖母也心疼。”

    这话是说给她听的吧,钱花了一定要去掉伤疤,可偏偏药膏少了,只能她再分一点药膏给沐嫣了啊,有人撑腰就是好。

    明妧迈步上前,福身见礼,装傻道,“不知老夫人找明妧来是?”

    老夫人望着明妧,道,“嫣儿说尘儿和她抱怨,自打娶了你进门,他就一直看你脸色过日子,有这回事?”

    居然不直接要药膏,而是开口敲打她。

    不过这种程度的敲打,对她是没用的,明妧眨眼,带了三分无辜七分害怕道,“明妧也不知道相公为什么会这么说,没敢问他……”

    一句没敢问,比楚墨尘说看她的脸色过日子更叫人可怜,毕竟前两天,楚墨尘才对她用“酷刑”,挠的她笑的整个镇南王府都知道,她给楚墨尘脸色看,谁信啊,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楚墨尘胡诌之言。

    外面,钱妈妈走进来,沐嫣就问她道,“表哥是不是说表嫂给他脸色看了?”

    钱妈妈眉头皱了皱,表姑娘怎么这么蠢,她都悄悄从一旁走了,她还问。

    明妧恍然想起她出沉香轩,正好看到钱妈妈往那边走,原来是去找楚墨尘求证,正好,明妧也问道,“钱妈妈去问过相公了?”

    钱妈妈嘴角扯了下,无力道,“世子爷说冲喜,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世子妃,天天对着她这张脸,看久了有点烦,还说让世子妃早点回去,他好像腿有点酸了。”

    明妧有点凌乱,脸色却是更无辜了。

    看吧,楚墨尘是看她的脸过日子,她才是真的看他的脸色过日子,是不同的,现在是不是该数落楚墨尘给她撑腰了?

    但显然,明妧想多了,老夫人拍着沐嫣的手,却是看着她道,“一人一半药膏,你怎么分配不均?”

    先是发难,再是责问,明妧心累,做错了为什么就不能大大方方的道个歉呢,她又不会揪着这点错不放,非要她承认表姑娘做的是对的吗,这样护短,只会把表姑娘养的更骄纵好么,这就是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老夫人喜欢纵着娘家孙侄女,她管不着,但是她不会成为她纵容下的牺牲品,她更不会委曲求全,明妧望着老夫人道,“之前丫鬟拿到药之后就分了一人一半,但我怕表姑娘下巴上的伤疤一半药膏会去不掉,我暂时也用不着,就多分给她了一点儿。”

    老夫人眸底微冷,她说的不是第一回,明妧背脊挺直,淡笑面对,没有一,哪来的二?

    沐嫣揪着老夫人的云袖,委委屈屈,我见犹怜,“嫣儿不知道八千两银子就只能买那么一点药膏,丫鬟说可能是世子妃没下了,嫣儿就信以为真了。”

    还算软了点,但也只是一点,把过错全算在了丫鬟头上,丫鬟跪下来掌嘴,啪啪声传来,求饶道,“是奴婢不应多嘴多舌,还请世子妃原谅。”

    演的一手好双簧,她又不傻,她们怎么说,她就怎么信了,明妧淡笑道,“不用跟我赔礼道歉,托你的洪福,我用四千两就买了大半的祛伤疤的药膏,说来是占了大便宜,你应该向你家姑娘赔罪。”

    说着,明妧望向老夫人,态度温和而恭谨道,“相公还等着我回去给他捏腿,明妧就先告退了。”

    明妧转身要走,三太太看着她道,“尘儿着急,也不急于这么小会儿,你也说了,一半的药膏,都不一定能去掉嫣儿下巴上的伤疤,何况现在连一半都没有了,你是表嫂,怎么和她一般见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