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争吵
    ,精彩小说免费!

    沐嫣巴拉巴拉一阵告状,但是没人接她的话,钱妈妈都主动去问了,摆明了老夫人要帮他做主,他应一声,世子妃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但他选择了袒护,你想给他做主,人家还不乐意呢,生怕伤着他的世子妃,一再的催她回去。

    沐嫣见没人应她,撅了嘴道,“药膏不够怎么办……”

    老夫人额头一跳一跳的,冷道,“先用着,到时候不够再说!”

    本来没事,硬生生的闹出这么多事呢,没占到一点便宜,面子里子都丢了!

    这边明妧回了沉香轩,直奔后院竹屋,穿过月形拱门时,吩咐丫鬟道,“守好门,除了王爷王妃来,其他人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进后院一步。”

    守门丫鬟是喜儿的心腹,年纪不大,约莫是十三岁,笑起来,有一个小虎牙,跳脱可爱,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喜儿玩的开的,性子都差不离。

    见明妧心情好的走过来,楚墨尘凤眸含笑,声线优雅魅惑,“看来没吃亏。”

    明妧斜了他一眼,“亏是没吃,但怒气可没少咽,回去告诉你表妹,让她耐着性子多等一年,我不会和她争,不要针对我。”

    楚墨尘脸上的笑容僵硬,吩咐赵风道,“去告诉沐表妹,就是世子妃说她长的丑,用再多的祛伤疤药膏也还是丑。”

    明妧正要上台阶,听到这一句,差点没直接摔趴下,她回头恶狠狠的剜着他,他是嫌弃她麻烦太少,日子过得太轻松,给她拉点仇恨呢,本来他沐嫣表妹就够恼她了,再来这么一句,只怕是不死不休了。

    他还更唯恐天下不乱一点吗?!

    四目相对,眸底火光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喜儿和赵风互望一眼,眸底皆是无奈,这样吵何时是个头啊。

    明妧重重哼一声,爱说不说,内心丑陋的人,皮肉再美也还是丑陋,转身进屋,明妧把竹屋门栓上了,可怜喜儿不敢让明妧帮她开门,爬窗户进的屋。

    刚刚才用眼神厮杀过,明妧关了门,他也赌气走了。

    明妧一忙到吃晚饭都没出来,周妈妈不知道楚墨尘和明妧闹掰了,只知道明妧进了后院就没出来,催雪雁道,“世子妃呢,怎么不叫她出来吃饭?”

    雪雁摇头,“世子妃在忙,不许人打扰她,世子爷先吃吧。”

    楚墨尘也没想等明妧,一个天天数着日子想离开他,离开镇南王府的女人,越想越生气,拿起筷子夹菜。

    也不知道是气大了,还是连菜都跟他作对,夹了两下,鸡腿都没夹起来,他恼道,“这道菜撤下去!”

    海棠和青杏赶紧把红烧鸡腿撤下,这是世子爷最爱吃的菜了。

    平常虽然和明妧斗嘴,但是有说有笑,饭菜都吃的多些,这会儿一个人吃饭,竟有些食不知味了,嚼什么都没滋味儿,楚墨尘暗想:那女人是不是趁他不备给他下毒了?

    楚墨尘就吃了两口菜,饭都没盛,就让丫鬟把饭菜撤了,周妈妈见了道,“世子妃的胃口一直不错,怎么晚饭就吃这么一点儿,是不是病了?”

    雪雁摇头,不是不知道,是不能说。

    周妈妈就当她不知道,道,“要不禀告王妃吧?”

    雪雁忙道,“不能禀告。”

    周妈妈拧眉,“怎么不能禀告?”

    要不是有问题,世子爷怎么会不吃饭,他身子精贵,出了问题,谁也担待不起,她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让王妃解决,尽好本分就没有错。

    雪雁把周妈妈拉到一旁,道,“世子爷和世子妃吵了一架,没胃口吃饭。”

    周妈妈眉头打了个死结,她伺候世子妃那么久,还没看过世子妃吵架呢,更别提吵的世子爷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她道,“世子爷不吃,世子妃也得吃啊,去叫她过来吃饭,我让厨房再准备几个可口小菜,世子妃不过来,就把她拉过来。”

    雪雁心累,世子妃在忙着给皇上调制解药呢,这可是比吃饭更大的事,她可不敢去拉世子妃。

    雪雁不去,周妈妈就自己去了,怕周妈妈吵的明妧调制药,雪雁就跑这一趟了。

    竹屋的门开着的,雪雁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明妧在擦汗,她刚要开口,明妧就道,“别叫我吃饭,还有大半个时辰就弄好了。”

    虽然和王爷说要两天才弄好,但那是明妧气头上的话,希望皇上能看在她这么积极调制解药的份上,饶了她爹的罪,另外还不知道老太太找她回侯府有什么事,总归省不掉,早解决早完事。

    雪雁走进来道,“世子爷胃口不好,就吃了一点菜。”

    明妧也没多想,来了一句,“没吃多少,说明他不饿呗,饿了自然就吃了。”

    喜儿趁机道,“世子爷肯定是生气了,胃口才不好的。”

    不像世子妃,饿了还啃了两块糕点,她不是没胃口,她是没时间吃晚饭。

    明妧眨了眨眼,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她调制药膏的时候,脑子里就只有药膏这一件事,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绪都不带,她哼道,“一个大男人,气度这么小,饿几顿也是应该的。”

    世子爷的脾气是不小,但是,世子妃做的也不对啊,喜儿道,“那世子妃也不应该天天想着离开镇南王府啊,世子爷明显不想你离开。”

    有不想吗?

    她怎么没感觉出来,明妧斜了喜儿一眼,“你是不是被他收买了?他给了你多少,我给你十倍!”

    话音刚落,就听屋外传来一拆台声,“本世子给你一万两,你挣她十万两,我们两分。”

    喜儿,“……”

    感觉好多小钱钱朝她砸过来,可是一见到明妧喷火的眸子,那些银票啊黄金啊一溜烟全飞了。

    喜儿觉得自己就是那倒霉催被殃及的城门小池鱼,神仙打架,小鬼遭遇啊,是时候飚演技了,整天看世子妃演戏,喜儿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精髓,手扶着太阳穴,她柔弱道,“我头好晕,雪雁,你扶我回去歇着吧。”

    雪雁嘴角扯了又扯,扶着喜儿出了门,顺带把门关上,然后两丫鬟就躲在窗户下偷听,然后就听到楚墨尘在夸她们,只听楚墨尘说,“丫鬟都比你聪明。”

    紧接着是她们世子妃的声音,“难怪丫鬟都向着你了,天天拍她们的马屁。”

    喜儿和雪雁互望一眼,哀叹一声,明明就夸了这么一回,还是赌气才夸的,只听楚墨尘道,“就许你收买我的暗卫?”

    躲在暗处观战的暗卫就这么被卷了进来,有一个算一个,谁也不能幸免,不过好像硝烟味散了一点儿?

    照这架势,估计再吵几句,就能坐下来一起吃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