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抽筋
    ,精彩小说免费!

    钱妈妈声音不大不小,该听见的都听见了,她道,“表姑娘用了祛伤疤的药后,下巴肿了,还起了点红疹。”

    明妧眉头一皱,她回头看着喜儿,喜儿朝她摇头,天可怜见,她可没有在药膏里头下毒,真这么做了,岂不是没事给世子妃找麻烦吗?

    明妧也觉得喜儿不至于敢擅作主张,只有在她吃亏的时候,这丫鬟才会有使坏的心,有心还不一定有胆,表姑娘在她这里可没占到丁点儿的便宜。

    三太太就问道,“是药有问题?”

    钱妈妈道,“让大夫检查了,说是药里被人下了毒导致的,可那药表姑娘一直带在身上,没有下毒的机会。”

    没有下毒的机会,可是药膏里却有了毒,这不明摆着是怀疑她和喜儿下的黑手吗?

    药是她调制的,喜儿没有下毒,最后却出了问题,还真是耐人寻味。

    老夫人眸底闪过一抹不虞,显然是怀疑明妧动的黑手,她道,“把你那半盒药膏拿来,让大夫检查看有没有毒。”

    她急着回门啊,明妧在心底翻了一白眼,回头吩咐喜儿道,“去把那半盒药膏拿来。”

    喜儿转身就往沉香轩跑,回来时气喘吁吁的,把药膏送上前。

    结果楚墨尘脚一伸,喜儿往前一摔,手里的胭脂盒就那么飞了出去……

    胭脂盒是瓷的,这一摔,啪嗒一声砸在了地上,四分五裂,喜儿摔在了地上,眼泪没差点疼出来,世子爷,奴婢跟你没仇啊,你怎么能伸脚绊奴婢呢?

    三太太望着楚墨尘道,“尘儿,你怎么能故意……”

    楚墨尘脚伸了伸,轻吐出三个字将三太太的话打断,“抽筋了。”

    看着地上撒的到处都是的药膏,明妧一脸肉疼,“四千两啊,我的四千两银子就这么打水漂了,你赔我……”

    这女人,真说得出口,楚墨尘看着明妧道,“等大夫检查有没有毒再说,有毒我就不赔,没毒我就赔你。”

    药膏掉在地上,虽然不能用了,但不妨碍大夫检查。

    楚墨尘耐着性子坐在轮椅上,好在大夫来的很快。

    丫鬟把胭脂盒上沾的药膏给大夫检查,这药膏的毒还真不好检查,味道虽然不难闻,但也不好闻,颜色又是乌漆嘛黑的,银针不能试验,大夫检查过后道,“这药膏没有问题。”

    楚墨尘则问道,“是所有药膏都没毒吗?”

    大夫有点懵,一胭脂盒里的药膏,还能一半有毒,一半没毒吗?

    明妧眸光一动,就知道楚墨尘是什么意思了,她走过去,又捡起一胭脂盒碎片递给大夫道,“有劳大夫再检查一翻。”

    大夫忙道,“不敢当。”

    接过碎片,大夫嗅了嗅,眉头一皱,道,“这药膏有毒。”

    老夫人都糊涂了,“一盒子药膏,怎么会有的有毒,有的没毒?”

    明妧退到楚墨尘身边,才道,“这一胭脂盒里的药膏是两部分,一部分是我自己的,一部分是原先给表姑娘的留下的。”

    老夫人眉头打了个死结,三太太眸露诧异。

    楚墨尘将两人的神情收于眼底,道,“也就是说,好好一盒子药,分了表妹一大半后,最后害的娘子一小半的药膏也不能用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有人偷偷给娘子的药膏里下了毒,没有拌均匀,有劳大夫随我去沐家一趟,比对两种药膏的毒是不是一样。”

    老夫人原就解不开的眉头,再听到楚墨尘的话后,更皱了几分,“你不是要陪世子妃回门吗,这么点小事让大夫跑一趟就成了。”

    楚墨尘漂亮的凤眸神采灼灼,“事关表妹的脸,怎么是小事,要是查出来娘子的药膏是被表妹给祸害了,那这四千两得沐家赔。”

    明妧站在楚墨尘身侧,用眼角余光斜了楚墨尘一眼,他这脚一抬,虽然让喜儿无辜摔了一跤,却是反将了老夫人和沐家一局。

    到这会儿,她要再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圈套她就太傻了,喜儿拿来的药膏要是真送到老夫人手里去,那就是热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要么有毒,要么落到了沐嫣手里,去恢复她那漂亮脸蛋。

    现在这一摔,她们的算计非但不会得逞,甚至沐嫣那一半胭脂盒的药膏都保不住。

    大夫一检查就知道药膏有没有毒,没有毒就敢乱禀告老夫人怀疑她,沐家丢不起这人,只能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往药膏里下毒。

    这厮简直就是狐狸啊!

    果然要他一起来请安是明智之举,明妧道,“那我们先去沐家看过表姑娘,然后再回门。”

    楚墨尘一锤定音,“就这么办。”

    老夫人手中佛珠紧了紧,道,“你们要去,那便去一趟吧。”

    明妧福身,然后推着楚墨尘离开。

    老夫人给钱妈妈使了一眼色,钱妈妈送大夫出门。

    走到屏风处,明妧回头看了一眼,嘴角一抹笑忽闪而逝。

    沐家离镇南王府不算远,坐马车两刻钟就到了。

    看到王府的马车来,沐家小厮客气而殷勤,赵风推着楚墨尘往前,明妧走在一旁,喜儿和大夫在后头。

    沐大太太走过来,笑脸盈盈道,“尘儿怎么来了?”

    至于明妧,沐大太太的眼睛都没从她身上瞥过去,明妧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空气一团。

    楚墨尘笑容淡淡,但语气带了几分关心,醇厚道,“听说沐嫣表妹用了药膏后,下巴红肿,过来瞧瞧。”

    沐大太太叹息一声,吩咐丫鬟道,“去请姑娘来。”

    沐大太太一边走,一边问楚墨尘腿可好些了,关怀备至,只是楚墨尘有些不大耐烦回答她。

    刚走到正堂,丫鬟就过来道,“姑娘说下巴肿了,没脸见人,她不出来,等伤好了,就去镇南王府给世子爷见礼。”

    沐嫣不出来,他们也不能硬闯她的闺房,明妧问道,“大夫来看过,她情况好些了吗?”

    沐大太太一脸淡漠,全然没有了和楚墨尘说话时的热情,“还没有好转。”

    楚墨尘听了道,“我带了大夫来,让他给表妹看看。”

    沐大太太瞥了大夫一眼,谢绝好意道,“已经看过大夫了。”

    “表妹不看大夫也罢,让大夫检查看表妹药膏里的毒和世子妃的是不是一种,”楚墨尘道。

    丫鬟把胭脂盒递过来,大夫接在手里,用鼻子轻嗅,很快就给出了答复道,“的确有毒,但和世子妃药膏里的不是一种毒。”

    “是吗?”楚墨尘伸手道,“给我闻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