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姑息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走进去,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道,“丫鬟这么快就把银票拿了回来,看来三妹妹对二叔二婶还有几分骨肉之情。”

    四太太嘴角划过一抹讥讽而同情的笑,都说生恩不及养恩大,苏氏这么些年算是养了一条喂不熟的白眼狼。

    银票就在老太太手边,老太太递给明妧,明妧没有上前,是喜儿去接的,退后几步道,“世子妃,只有三千两。”

    明妧没说话,既然卫明柔把银票还回来,就不会只还一半,不怕她耍花腔,就听老太太道,“其他东西,你三妹妹已经差人送到你陪嫁铺子上了。”

    明妧轻嗯了一声,外面轮椅滚动声传来。

    赵风推了楚墨尘进来,明妧回头看着他,展颜一笑,道,“相公来的正好,那江湖郎中还在京都吗?”

    楚墨尘看着明妧,凤眸带笑,语气醇厚如酒,道,“应该还没有离开,谁要找郎中治病?”

    明妧就把老太太让她找江湖郎中救二老爷二太太的事告诉他,楚墨尘一脸黑线,“脑子没坏吧?”

    也不知道这一声脑子没坏,是说老太太,还是指明妧。

    没人接话,楚墨尘吩咐赵风道,“你去找一下江湖郎中,带他去医治卫二老爷。”

    赵风嘴角扯了扯,爷,你不要说得这么轻松啊。

    他们这群暗卫,杀人在行,可治病……怎么治啊?

    楚墨尘朝老太太和苏氏告辞,“我和明妧还有事,就不吃回门饭了,改日再陪她回门请安。”

    楚墨尘容貌俊美,客气有礼,两次回门,刷足了好感。

    等明妧和他走后,四太太夸赞道,“镇南王世子和传闻中的似乎不大一样,我瞧着对明妧像是有求必应?”

    苏氏欣慰,眼底都是满意的笑。

    出了长晖院,明妧低声吩咐了赵风几句。

    赵风嘴角都快扯抽筋了,他默默的看了楚墨尘一眼,只见自家主子爷手扶着额头,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枕边人能凶残到这种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没有对比,就不知道明妧每次说再有下一回,就不是这么轻松了,不是一句玩笑话,她是真的有手下留情。

    “世子妃,真的要这样吗?”赵风有些犹豫。

    明妧望着天际,幽幽道,“他们对我不仁义,但细算起来对你家世子爷却是有几分功劳的,你下手的时候快一点儿。”

    赵风,“……”

    坐上马车,明妧和楚墨尘就直接回了镇南王府。

    从马车上下来,刚迈步进门,那边楚总管过来道,“世子爷、世子妃,王妃先前派了丫鬟来传话,让你们回府后,去她那儿一趟。”

    不知道王妃找他们有什么事,明妧就和楚墨尘去了蘅芜苑。

    去的凑巧,王妃正坐上桌,准备吃饭,瞧见她们进屋,微微一愣,道,“怎么这么早就回门了,没吃回门饭?”

    明妧轻摇头,楚墨尘则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早上回门前,老夫人和三婶有意见,世子妃怕在定北侯府待太久,她们不高兴,早早的就回来了。”

    楚墨尘语气醇厚,还带了几分不满,明妧听得忍不住拿小眼神去戳他,不懂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怎么唯恐天下不乱啊,这不是故意挑起王妃对老夫人和三太太不满吗?

    果然,王妃温婉如水的面庞在听到楚墨尘的话后染了几分薄怒和不快,她道,“世子妃出府还是回门,无需任何人同意。”

    这是给了明妧足够的自由,她想出府就出府,想回门便回门,明妧心下高兴,正要福身道谢,楚墨尘斜了她一眼道,“需要我同意。”

    这女人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本事可不小,之前被父王坑的待在坑里还没爬出来,万不能再被母妃坑了。

    明妧赏了楚墨尘一眼刀眼,乖乖应下。

    曲妈妈站在一旁,笑道,“王妃,饭菜快凉了,先用饭吧。”

    王妃想着明妧和楚墨尘这时辰回门,没有吃回门饭,沉香轩肯定也没有准备他们的午饭,这会儿回去,少不得要等许久,便道,“陪母妃用饭吧。”

    陪王妃吃饭,明妧当然不会拒绝,丫鬟赶紧去拿了两副碗筷来,曲妈妈则道,“我让厨房再添两个小菜送来。”

    桌子上七菜一汤,三荤四素,且色香味俱全,足够他们三个人吃,但现在似乎吃饭不是首要之事,他们来是要问王妃找他们有没有事的。

    明妧推了楚墨尘一把,楚墨尘觉得明妧性子太急,要是重要的事,母妃早说了,哪等的着他们问,心中这样想,但还是依了明妧的意,望着王妃道,“母妃,你找我和娘子有事?”

    王妃正给楚墨尘夹菜,明妧推楚墨尘胳膊的事,她看在眼里,再听楚墨尘问话,心中更是说不出的满意,世子妃进门没几天,尘儿和她就有这般默契了,便道,“药膏的事,母妃知道了,胆敢在世子妃的药膏里动手脚,这事一定要严查,万不可姑息。”

    明妧和楚墨尘互望一眼,没想到这件事会让王妃这么生气。

    其实想想也知道,明妧嫁过来冲喜还没多少时日,先是秋千出事,紧接着花灯节差点被砸,再到溺水……

    这些事,王妃想起来就后怕连连,冷汗涔涔,这些事一件没查出来,那些人还不死心,还把手伸到了沉香轩,在明妧的药膏里动手脚,能悄无声息的往药膏里下毒,就能无声无息的弄死明妧和楚墨尘。

    得知这事后,王妃就想把沉香轩的丫鬟婆子叫过来审问,是曲妈妈拦下了她,说沉香轩不少丫鬟是世子妃的陪嫁,能进内屋伺候的更是明妧的贴身丫鬟,旁人应该没机会接触到药膏,这事王妃出面不合适,审问出来了,罚还是不罚呢?不罚心里头不痛快,罚吧,会伤世子妃的脸面。

    曲妈妈一通劝说,王妃顾及明妧的脸面,方才把这事压下。

    明妧见王妃关心楚墨尘,想和盘托出,免得王妃担忧,结果楚墨尘一边吃菜一边道,“药膏是不是真的有毒都还不一定。”

    王妃微微一怔,望着楚墨尘,等着他解释,结果楚墨尘给明妧夹了块红烧鱼,道,“鱼肉补脑,你多吃点。”

    明妧脸一哏,这是说她脑子不好,需要多补一补吗,她就问她脑子哪里不好了?!

    王妃暗嗔了楚墨尘一眼,夹菜就夹菜,说这些话做什么,就见明妧往楚墨尘碗里夹了两大块鱼肉,贤良温和道,“相公,你也多吃点。”

    楚墨尘望着明妧,只见她脸上带笑,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灿烂,只是眸底有点点火苗,仿佛在说:我吃一两块鱼肉就可以了,你那脑子,一鱼塘的鱼都不一定能挽救。

    那眼神看的楚墨尘脑门上一根粗壮的黑线往下掉。

    两人你来我往,王妃看在眼里,只笑不语。

    一边闲聊,一边吃完了午饭,没有多待,明妧就推着楚墨尘回沉香轩。

    刚进屋呢,那边窗户敲响,喜儿眼睛一眨间,眉飞色舞道,“银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