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迂回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把手中的书放下,凤眸里闪着妖冶光芒,道,“恒王和孙贵妃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江湖郎中落了恒王的脸面,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明妧噗嗤一笑,“你是指这个?”

    楚墨尘轻颔首,看来她还没有高兴的没有了警惕心。

    一朵灿笑绽放于明妧精致的脸颊上,她眨眨眼,修长的睫毛如扇贝一般,眼底的风情更是看的楚墨尘错不开眼,只见她朱唇轻启,幽声道,“我当然知道孙贵妃和恒王没那么好欺负,但欺负他们的又不是我。”

    楚墨尘脸上笑意一僵,只见明妧笑意更深,“相公,你有麻烦了。”

    那眉飞色舞的模样,看的楚墨尘手心都痒痒,他推着轮椅绕着她转了一圈,长臂一揽,猝不及防,明妧跌坐在他大腿上,被紧紧的桎梏着,炙热的气息扑打在她雪白的颈脖和耳根处,引来一阵阵颤栗。

    她红着脸,道,“你快放开我!”

    楚墨尘非但没听话,甚至反着来,抱的更紧了,他道,“放了你?我还以为你高兴是因为报了仇,敢情有一部分是因为我要倒霉了。”

    说来可不是倒霉的是他,赵成是他的暗卫,旁人也都知道江湖郎中去给卫二老爷和卫二太太治病看的是他的脸面,甚至江湖郎中揍人,也还是因为背后有他撑腰,甚至有可能是他授意的。

    好处她占尽,黑锅却甩给了他,有这样不厚道的吗?

    明妧后悔不应该得意忘形多加最后一句,就算要说,也应该愁苦一点,她道,“我就是脸上的喜悦没来得及收,我其实还是挺同情你的,真的。”

    “蒸的?我看是煮的吧!”楚墨尘哼了鼻子道。

    这个话题不好,毕竟他也是为了帮她,她过河拆桥太不厚道了,明妧果断的转移开,道,“上回说做菜给相公你吃,我让丫鬟准备了食材,相公什么时候吃?”

    相处这么久,楚墨尘自认对明妧也有几分了解了,但凡她积极的事,准没好事,偏偏要吃菜又是他提出来的,她怎么就没把这茬给忘了呢?

    他想着怎么拒绝,明妧想的则是怎么挣脱,只是坐在人家大腿上,一扭一动间,身后的人面露苦色,她则是脸红的能滴血,但更让他们滴血的还在后头呢,喜儿莽莽撞撞的跑进来,看到这一幕飞快的转了身,结果一不小心撞在了门上,把高几上的花盆给打碎了。

    哐当一声,屋外的丫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跑进来一瞧,就看到楚墨尘抱着明妧望着她们。

    明妧这辈子还没有这么窘迫过,想咬死楚墨尘的心都有了,这一回,她再要起身,楚墨尘没有不放手了,只虎着脸道,“有事禀告?”

    喜儿觉得今天她流年不利,早上被世子爷绊倒,好歹事后世子爷赏了她二两银子做安慰,她暗戳戳想世子爷可能是怕她给世子妃吹风,说他坏话,所以弥补绊倒她的事,那一摔,摔的比较值。

    可这一摔,喜儿想哭,不止后背疼,屁股更像是摔碎了,疼的一抽一抽的。

    雪雁赶紧将她扶起来,喜儿苦着张脸道,“宫里派了公公来……”

    明妧斜了楚墨尘一眼,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说麻烦来了,麻烦真就来了,还来的这么快!

    楚墨尘回了她一眼,看你还幸灾乐祸!

    两人你来我往,看在丫鬟眼里就是眉目传情,目送秋波,雪雁还扯了喜儿一下,丢过去一记瞪眼,看你毛毛躁躁坏的好事。

    喜儿想哭,她都摔这么惨了,也不同情她一下,有这样做好姐妹的吗?

    那边,楚墨尘淡淡道,“让公公进来吧。”

    丫鬟点点头,赶紧退出去,没一会儿公公就进来了。

    进来的这么快,楚墨尘微微挑眉,只有皇上派公公传话可以直接进沉香轩,莫非孙贵妃怂恿动了皇上?

    明妧才帮皇上解了毒,他知道江湖郎中子虚乌有,有也是明妧,不至于恩将仇报吧。

    将心中疑惑压下,楚墨尘面无表情的端起茶,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拨弄着茶盏盖,小公公进屋后,恭敬的行礼,然后道,“皇上知道世子爷认识医术高超的江湖郎中,让世子爷明儿带江湖郎中去靖王府给老太妃诊脉。”

    楚墨尘抬起眼皮子看了小公公一眼道,“皇上日理万机,是怎么知道本世子认识江湖郎中的?”

    小公公忙回道,“是孙贵妃与太后说起,太后想到了老太妃,找皇上说的。”

    这一迂回,明妧就知道太后比孙贵妃难缠,孙贵妃想借太后的手刁难他们,太后不想明着和他们作对,就找了皇上,只是明妧有些糊涂了。

    靖王不是皇上的胞弟吗,靖王府怎么会有老太妃?

    这边明妧疑惑不解,那边楚墨尘淡淡道,“还有事要禀告?”

    小公公连忙告退,但是领着小公公进屋的小厮补了一句,“世子爷,王爷让你去书房一趟。”

    楚墨尘眸光一转,道,“我知道了。”

    小厮这才退下。

    等他们一走,明妧就望着楚墨尘,见他脸上化不开的愁容,她心往上一提,问道,“靖王府老太妃的病很棘手吗?”

    楚墨尘摇头,摇的明妧一颗心都跟着他晃动,既然不棘手,那为什么这么愁容满面,好像大祸临头了一般,不是故意吓唬她吧,正暗暗揣测,就听楚墨尘道,“老太妃的病情不棘手,她压根就没病。”

    明妧眼珠子睁大,“没病?没病那找江湖郎中给她看病做什么?”

    楚墨尘看了她一眼,将原委道来,“老太妃并非靖王生母,她是先皇的贤妃,只是在皇上和靖王生母过世后,养过靖王几年,皇上和靖王感念老太妃养育之恩,先皇过世后,便让老太妃搬去靖王府荣养,已经有十几年了,先皇的妃子先后过世,老太妃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日渐消瘦,可是大夫和太医看遍,都没发现她有问题。”

    没有病,但食欲不振,寝食不安,日渐消瘦,这才是大问题。

    太医们束手无策,看着老太妃那样,都怀疑是不是他们自己学艺不精,没诊出老太妃的病症,这也是有可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