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揣摩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对兵书没什么感觉,她初通古文,看别的书尚且吃累,何况是看兵书了,便放在了桌子上。

    奈何春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而且翻的还是……

    一阵风从窗外吹来,翻了几页书,明妧眼珠子没差点瞪出来,书上那极尽**的姿势,看的人面红耳赤,不由得脱口骂了一句,“无耻!”

    她以为他在用心研读兵法呢,原来他在书房看春、宫、图!

    明妧胡乱把书和好,她可没有傻到拿着书冒冒失失去指责楚墨尘不对,她偷看人家藏书,她错在前。

    只是把书放好之际,无意瞥见抽屉里的画作,上面画的是她,一边推着轮椅,一边张牙舞爪,凶残无比。

    更可恨的是,画了她不算,还在一旁画了一只母老虎,不是把她比作母老虎,而是用她来衬托那只母老虎的温柔,在她勃然大怒下,那只老虎都缩紧了脖子,怯懦的看着她,而他本人,直接吓懵了。

    温柔他姥姥!

    心肝脾肺肾都被气挪了位!

    气头上,明妧早忘了自己是回来捡绣帕的,楚墨尘还在回廊上等她的事,等了会儿见她没出来,楚墨尘眉头微拧了拧,拿个绣帕不用这么久吧,就是爬也爬出来了,便推了轮椅回头。

    书房内,明妧在奋笔疾书,专注而认真,只是脸上带了薄怒,即便听到了车轱辘声,她也没有抬头。

    楚墨尘好奇她在涂鸦什么,推了轮椅过来,问道,“娘子在画什么?”

    明妧抬头朝他一笑,笑的眸底星光闪烁,“一会儿就好。”

    楚墨尘就耐着性子等着,虽然他觉得没什么好事等着他。

    没一会儿,明妧就把手中的狼毫笔放下,将画好的图吹干,递给楚墨尘道,“一时兴起,画了幅画,送于相公你。”

    楚墨尘一脸狐疑的接过,画上画的是窗外众人喧闹,他坐在书桌前认真苦读的场景,画的还挺传神,只是一旁配了两行小字。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花锦阵》。

    楚墨尘耳根一红,手囫囵一揉,就把那幅画扔在了地上,道,“娘子偷看我的书,还画图讥讽我,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明妧重重一哼,道,“敢做还怕别人说?”

    楚墨尘抬眸望着她,道,“我自是不怕。”

    果然不要脸!

    明妧心下腹诽,不过他不要脸也不只这一回,她早该习以为常,就听楚墨尘道,“娘子就不想知道父王先前找我去何事?”

    明妧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可别告诉我,那书是父王给你的。”

    楚墨尘啧啧点头,“娘子果然聪慧,一猜就准。”

    明妧,“……”

    屋子里的气氛,瞬息间微妙了起来,王爷给这样的书给楚墨尘,意思不言而喻,在催他圆房啊,只是王爷是不是太小瞧自己儿子了,用得着教吗?

    明妧用一种狐疑的眸光觑向楚墨尘,就见他一脸黑线,他知道明妧在想什么,赏了她两记瞪眼。

    想起先前去外院书房找王爷,楚墨尘也是浑身无力,母妃小看他就算了,父王也如此,他有那么不懂事吗?

    先前他进屋后,王爷正在处理公文,他等了小会儿,就有些不耐烦催王爷快点,王爷来一句,“性子这么急,那你怎么至今还未圆房?”

    一句话,把他噎了个半死不活。

    他不说话,王爷则看着他道,“不会真如你母妃怀疑的那般,什么都不懂吧?”

    楚墨尘当时就坐在轮椅上凌乱了,然后王爷把抽屉打开,扔过来几本书道,“自己回去揣摩。”

    然后,就把他打发了。

    见明妧再不说话,楚墨尘只当她气未消,道,“你骂父王吧,我不会告状的。”

    明妧倒是信他不会告状,但是她骂王爷做什么,该挨骂的是他这个混蛋才对,骂王爷,岂不是正中了他的下怀。

    不理他,明妧迈步就走,楚墨尘推着轮椅紧随其后,脸上的笑容怎么都瘪不下去。

    只是两人前后脚离开没一会儿,丫鬟青杏进屋收拾,把楚墨尘扔在地上的画捡了起来,一般扔在地上的都是不要的,但也有些是一时气头上扔的,要放角落里存一天,等真没人要了,然后再烧毁掉。

    青杏把画打开瞅了一眼,见画的是楚墨尘认真读书的场景,笔墨流畅,意境也好,就是字难看了点儿,猜测是世子妃画了来夸赞世子爷的,只是不好意思送给他,便胡乱揉成一团扔掉,世子妃的脸皮就是薄。

    青杏笃定自己猜中了经过,她可是希望明妧和楚墨尘能白首偕老的,当然要帮明妧让楚墨尘知道她的心意,便小心的把画抹平,见还有褶皱,便用书压着。

    这一压,出事了……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皇上特地派了公公来传话,让他们带江湖郎中去靖王府给老太妃治病,明妧也收了靖王府一万两,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明妧和楚墨尘倒无所谓,就当是去靖王府游玩,就是“江湖郎中”赵成不好受,他一个杀手,扮江湖郎中招摇撞骗要扮到什么时候去啊,他好像装江湖郎中骗人比做暗卫还要成功,赵风那群幸灾乐祸的不止一次劝他改行了。

    屋内,明妧和楚墨尘用了早饭后,正喝茶漱口,外面海棠进来道,“世子爷、世子妃,老夫人让你们去长晖院一趟。”

    明妧眸光微转,她自打嫁进来,可是恪尽职守,每天去请安的,这早饭刚吃完,老夫人就来传她,这是怕她和楚墨尘直接出府么,这么反常,莫非……

    把茶盏放下,明妧笑问道,“出什么事了?”

    海棠就道,“沐家大太太来了。”

    作为为数不多知道明妧会医术,而且医术超群的丫鬟,自然知道沐嫣想从明妧手里占便宜,那是自讨苦吃。

    明妧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来的还真是快,这样才有点女儿脸受伤,做娘的心急如焚的样子,哪像昨儿派个丫鬟来告知一声,老夫人就对他们一通发难。

    老太妃的病没那么急,再加上老夫人派丫鬟来通传,明妧就推着楚墨尘去了长晖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