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太妃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从马车上下来,赵风手里拿着一包袱,那边小厮则抱了一堆的礼品,也不知道是什么,是王妃准备了让他们带给老太妃调补身子的。

    进了靖王府,往前走了没几步,就瞧见一俊朗男子信步走来,一袭月白锦袍,清隽雅逸,温文尔雅,谦和有礼,应了那句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他走过来,仿佛清风明月,脸上一抹舒朗笑容,如三春的阳光,看的人暖洋洋的,他作揖一笑,“见过世兄、世嫂。”

    楚墨尘比靖王世子年长一点,但也只大一个月,当的起他一声世兄,况且两人也算是从小穿一个开裆裤长大的兄弟了。

    楚墨尘看了赵风一眼,赵风就把带来的包袱递给了靖王世子,道,“这是靖王世子你要的兵书。”

    明妧眸光从包袱上扫过,她还以为装的是什么呢,原来是兵书,也是,镇南王用兵如神,找楚墨尘要兵书没错,只是没看出来靖王世子清风明月,梅林煮雪的人物会对兵书感兴趣。

    对兵书感兴趣就算了,总觉得他有意无意落在她身上的眸光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

    那包袱靖王世子身后的小厮接了,靖王世子道了谢,便领着他们去给贤老太妃请安。

    等他们进了内院,小厮才领着江湖郎中姗姗来迟。

    贤老太妃的院子环境清幽雅致,回廊上还养了好几只画眉鸟,进屋后,绕过梅兰竹菊双面绣折扇屏风,就看到了贤老太妃。

    她一身翡翠撒花缎裳,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面容消瘦,眼角满是皱纹,但丝毫不影响她眼底的慈祥和蔼。

    听到丫鬟禀告镇南王世子来了,老太妃笑道,“是小尘儿来了,快来给我瞧瞧,有好一段日子没瞧见了。”

    小尘儿……

    这三个字成功让楚墨尘嘴角扯了下,明妧憋笑不止,楚墨尘斜眼看过来,明妧忙把眸光挪向别处,只是控制不住的肩膀还在颤抖。

    靖王世子也是忍俊不禁,他笑道,“太妃,镇南王世子可不小了,他已经娶了世子妃了。”

    太妃看了靖王世子一眼,故作生气道,“尘儿比你也就大一个月,他都娶世子妃了,你的世子妃呢?”

    一波催娶扑面而来,明妧感觉到靖王世子后悔多说一句了,太妃爱叫小尘儿就小尘儿吧,左右叫的也不是他。

    太妃就叫了一句,明妧却是在心底叫了好几声,越叫心底越爽快,这称呼好,她喜欢。

    屋子里的气氛尴尬了那么小会儿,好在靖王爷和靖王妃过来了,明妧福身见礼,靖王妃笑道,“当真百闻不如一见,瞧着就是个有福气的。”

    靖王爷的眸光落在江湖郎中身上,道,“这位就是医术超绝的江湖郎中?”

    某江湖郎中轻点了下头,没错,我就是被赶鸭子上架好多回的江湖郎中。

    靖王爷暗暗点头,江湖郎中这可不是什么好词,竟也不生气,而且瞧着下盘很稳,不止医术高超,只怕武功也不差呢,也是,没点真功夫,怎么能把恒王府的护卫打的鼻青脸肿,惊动了孙贵妃,最后让皇上使唤镇南王世子带他来给太妃治病。

    想到太妃的病,靖王爷也是头疼,道,“有劳了。”

    赵成上前,喜儿背着要箱子紧随身侧,药箱子里有不少药丸,吃什么药全看世子妃的眼神行事。

    赵成哪里会诊脉啊,他是一窍不通,明妧也没本事一夜之间就将他教成一高手,在大庭广众之下,明妧也不好直接给贤老太妃诊脉,但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江湖郎中拿了一团线给明妧,他给贤老太妃悬丝诊脉。

    明妧接了线,给贤老太妃福身见礼,然后在她手腕上绑上红绳,贤老太妃有些惊讶道,“这是悬丝诊脉呢,我还真没见过。”

    靖王妃笑道,“这位郎中医术高超,远非太医可比,一定能治好太妃您的病的。”

    贤老太妃脸上有些期待,没人喜欢生病,她也不例外。

    明妧绑好了绳子,小心的往后退,交到赵成手里,然后退到一旁,她做的时候,靖王世子就站在一旁瞧着,眼底带着笑意,明妧无意间撞见,总觉得他们这点小伎俩全在他眼中似的。

    靖王世子怎么可能知道她会医术的事呢,不应该啊,她之前可没见过他,一定是他的错觉。

    赵成坐在那里,装模作样的给贤老太妃悬丝诊脉,瞧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明妧脑中闪过一句话:一个被杀手耽误的江湖郎中。

    装了这么多次,越发像那么回事了。

    屋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丫鬟们更是大气都不敢粗喘,唯恐打扰了江湖郎中。

    好一会儿,江湖郎中才把手松开,明妧很尽职,把绳子收好。

    靖王妃则问道,“太妃身子骨如何?”

    赵成面色凝重,看上去有点吓人,他道,“太妃中毒了。”

    简单五个字,像是一块巨石扔进了湖里,激起数仗高的水幕来。

    贤老太妃脸上的紧张一松,道,“我就说我中毒了,没人信我。”

    靖王爷哭笑不得,中毒了又不是什么好事,他也不是不信她中毒了,宫闱倾轧,下毒是最常见的手段,可是太医说她没中毒,他不信也不行啊,便问道,“那太妃是中的什么毒,又是什么时候中毒的?”

    赵成便道,“这是一种很隐秘的毒,很难把出来,我也是碰巧知道,应该有好些年了。”

    贤老太妃紧张道,“可能解?”

    赵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这要看老太妃您的福气了。”

    这话听得人有点懵,解毒怎么还看福气呢,不是全靠大夫一双回春妙手吗?

    喜儿把要箱子打开,从里面拿了一玉瓶出来,江湖郎中大爷道,“这里面有一颗药丸,待会儿老太妃和水服下,今儿要多喝水,明儿一早,如果排尿通黄,那就是解毒了,如果没有,那这毒就还留在您体内。”

    贤老太妃的丫鬟接了玉瓶,她则声音微颤道,“如果解不了呢?”

    赵成有些难开口,贤老太妃心往下一沉,道,“我都一把年纪了,也活够了,大夫有话不妨直说吧,我承受的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