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排毒
    ,精彩小说免费!

    赵成便道,“老太妃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了,如果解不了毒,两年内,您可就……”

    虽然贤老太妃说不怕死,可真听到赵成说这话,她就不得不信了,心慌慌不安。

    明妧则道,“太妃福泽深厚,一定能药到毒解的,还是先将药服下吧。”

    “对,对,对,先吃药,”靖王妃吩咐丫鬟倒茶来。

    贤老太妃当着明妧的面把药吞下,明妧暗松了一口气。

    她神情一松,楚墨尘眉头微挑,那边靖王世子反倒摸不准了,他知道明妧不简单,悬丝诊脉也是为了给太妃诊脉,可她这样子像是怕太妃不吃药?

    这边贤老太妃把药服下,外面进来一丫鬟,禀告道,“沐家管事的来找镇南王世子。”

    来的很快啊,楚墨尘淡淡道,“让他进来吧。”

    丫鬟快步退下,江湖郎中又叮嘱贤老太妃几句,其中一条就是多喝水,大家都知道水喝的越多,尿的颜色就越清淡,那泛黄的尿就更能证明老太妃排毒了,只要毒排了,身子骨就会轻松一半。

    贤老太妃听的很认真,这个江湖郎中医术高明啊,宫里头那么多太医,包括赵院正都把不出她有病,足见一斑。

    要是这么医术高超的大夫都治不好她,她可就真熬不过两年了。

    叮嘱完,楚墨尘就朝贤老太妃告辞,贤老太妃见明妧喜欢,赏了她一个红玉手镯,然后又一波催娶,催靖王世子道,“要找个和小尘儿媳妇这般温婉的大家闺秀做世子妃。”

    明妧脸颊微红,靖王世子脑壳涨疼,偏还有帮手,靖王妃和贤老太妃同仇敌忾,统一阵营。

    听的靖王世子落荒而逃,“我这就送镇南王世子出府。”

    这边楚墨尘出了正屋,就问靖王世子道,“太妃眼睛是不是没以前好了?”

    莫名其妙来这么一句,靖王世子一头雾水,结果望向楚墨尘的时候,凑巧收到明妧的瞪眼,当然不是瞪他的,是瞪楚墨尘的,别人不懂,她却是懂楚墨尘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因为贤老太妃刚夸她温婉。

    见靖王世子望过来,明妧忙把瞪眼收了,望向别处,自然也就错过了靖王世子眼底的一抹笑意。

    那边沐家管事的过来,把带来的银票送上,楚墨尘看了江湖郎中一眼,吩咐赵风道,“你送大夫去沐家瞧瞧。”

    沐家管事的愣了下,道,“世子爷不一起去吗?”

    楚墨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去做什么,我昨儿去,表妹不是不见我吗?”

    沐家管事的哑然,他这不是怕没有世子爷陪着,江湖郎中和去恒王府似的,半道上有事跑了怎么办,姑娘又哭又闹,太太心急如焚啊。

    知道楚墨尘不好说话,沐家管事的望着明妧,明妧觉得这管事的脑子有毛病,居然指着她劝楚墨尘,沐家害她毁了半瓶子药的事她没揪着不放就够宽宏大量了。

    赵成去沐家,足够应付,无需他们跑一趟,沐家管事的只能寄希望与江湖郎中收了钱,会认真办事。

    这边大家刚出靖王府,那边宫里头一驾马车徐徐驶来。

    明妧两眼一翻,真是算的准准的,宫里果然找赵成进宫治病,怕江湖郎中不去,还派了护卫跟着,这是软硬一把来。

    公公从马车上跳下来,挨个的请安后,才道,“太后头晕,宣江湖郎中进宫治病。”

    赵成暗翻一白眼,迈步就走,公公过来拦路。

    赵成回头看了楚墨尘一眼,吩咐道,“把我的规矩和他说说。”

    吩咐的干脆利落,身为一个暗卫,使唤主子爷这么麻溜,也算是站到了人生小巅峰。

    胆子肥了,楚墨尘投过来一记让赵成心肝颤抖的眼神,然后乖乖的听话道,“治病先收诊金,一万两,不议价。”

    小公公当场呆住,“一……一万两?”

    是他没说清楚吗?他可是奉太后的命令来接江湖郎中进宫治病的,怎么敢收钱啊,也不怕没命花。

    楚墨尘没好气道,“没钱就赶紧回宫去取!”

    小公公出来接人,身上怎么可能带这么一大笔钱,就是把他卖了也凑不齐啊,只觉得江湖郎中胆子很大,居然敢这么和镇南王世子说话,镇南王世子还敢怒不敢言,把怒气撒他一个小公公身上,只道,“能不能先进宫,随后再把银票送上。”

    给太后治病,居然敢收钱,真是不怕死。

    楚墨尘手撑在轮椅上,似笑非笑道,“你觉得一个有胆子把恒王府护卫都揍的鼻青脸肿的江湖郎中有这么好说话吗?”

    “没,没有……”

    小公公声音打颤。

    楚墨尘脸上笑意一收,愤道,“知道没有,还不赶紧滚!”

    小公公赶紧转了身,因为害怕,差点没摔着,然后吩咐护卫道,“快进宫禀告,拿银票来。”

    马车过来,楚墨尘上了马车,明妧随后,赵风则陪江湖郎中去了沐家,小公公跟了过去,治病不止要先收诊金,而且还要排队,讲先来后到。

    马车汩汩朝前,明妧则担心道,“赵成进宫没事吧?”

    楚墨尘看着她,风轻云淡道,“能有什么事,太后只是借口生病让公公传江湖郎中进宫而已,治病之前先掏一万两,这事传到皇上耳朵里,皇上会先斥责太医无能。”

    再者赵成是他的暗卫,要是不能从宫里头安然无恙的出来,那丢的是他的人,再者他给贤老太妃治病才治到一半,太后既然打着关心贤老太妃的名义让皇上使唤他,又怎么可能在贤老太妃还没有治好的情况下,先处置江湖郎中呢?

    一万两打水漂,这样的蠢事,太后不会做的,除非这一万两孙贵妃替她掏。

    楚墨尘觉得这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再退一步说,皇上知道江湖郎中是他的人假装的,能不护着一二吗?

    楚墨尘很放心的回王府,他的暗卫他都这么放心,明妧还能不放心么?

    这边楚墨尘和明妧当没事人似的,办完了皇上吩咐的差事,心情很好的回镇南王府,那边护卫把要先付诊金一万两的事禀告太后知道,当时孙贵妃就在永寿宫,太后听后是勃然大怒,孙贵妃还火上浇油道,“不把恒王府放在眼里就算了,一个小小江湖郎中,也敢不将太后您放在眼里,治病先收诊金,还不保证一定能治好,这是哪门子规矩!”

    一旁有嫔妃道,“保不齐是有人背后怂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