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药味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有人,显然就是楚墨尘了,敢不把太后放在眼里的,整个京都,也就只有手握重兵的镇南王府有这份胆量,何况太后的宝贝孙儿晋王世子就是死于镇南王之手。

    孙贵妃望向护卫道,“还说了什么?”

    护卫只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五一十的告诉孙贵妃,然后大家就知道江湖郎中不止不把恒王府和太后放在眼里,他对待镇南王世子的态度也一样的恶劣,使唤起来一点都不客气。

    太后冷冷一笑,眉间尽是威严,“还真是恃才傲物,目中无人。”

    太后一怒,还真没几个人敢接话,大殿内,安静了半晌,才有一嫔妃大着胆子问,“请不来江湖郎中,那太后的头疾之症该怎么办?”

    太后没说话,一旁过来一宫女在太后耳边嘀咕了两句,太后冷冷道,“让他们回来。”

    这边护卫刚出永寿宫去沐家传话,那边皇上就带了赵院正来给太后诊脉。

    马车内,明妧闲来无事,掀开车帘望着车外,看街上人来人往,小摊贩临街叫卖,特别想下马车在街上闲逛,可惜楚墨尘腿脚不便,让他下去被人围观,估计她想都不用想。

    楚墨尘看着明妧眼底的光彩,手搭在膝盖上,问道,“还要多久,我就能训练走路了?”

    明妧头也未回,道,“再过十天就差不多了,如果你没那么迫切的话,我建议你多养几天。”

    习武之人身子骨健硕,再加上她施针用药,楚墨尘现在就能下轮椅尝试走路了,但是明妧不大放心,还是保守一点儿好,他身份尊贵,马虎不得。

    虽然在和他说话,却没看他一眼,楚墨尘眉头拧了拧,不甚喜欢,他还是喜欢把她抱在怀里聊天,哪怕多斗嘴,他也乐意,他伸手要去拉明妧,却见明妧脑袋往外伸了伸,一边道,“那是不是陶姨娘?”

    明妧把脑袋收回来,望着楚墨尘,楚墨尘一脸黑线,他又没瞧见人,他怎么答复她,“什么陶姨娘瓷姨娘?”

    明妧嘴角一抽,道,“就是你三叔的新姨娘啊。”

    新这个字其实并不准确,有哪个姨娘新的娃都一岁大了?

    明妧一提醒,楚墨尘恍惚记起这么一号人,他道,“你怎么对她感兴趣?”

    说的好像她八卦似的,不过她好像的确挺八卦的,明妧耸耸肩道,“刚刚瞧见她和一江湖郎中说话而已,许是我看错了。”

    楚墨尘没接话,只用手敲了敲马车,也不知道他是何用意。

    一路再无话,直到马车在镇南王府前停下。

    明妧先下马车,然后楚墨尘再下来,明妧推着他回内院。

    走在九曲回廊上,未见有人,先听到一阵笑声传来,又往前走了会儿,就瞧见大太太送一夫人出来,她身后还跟着一姑娘,天姿绝色,娇艳欲滴。

    看到她,明妧蓦地想起几句诗: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

    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

    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

    吹弹即破的脸蛋上一抹娇羞,比三春湖畔的桃花还要娇艳三分。

    风吹过,掀起她的裙摆,她唇瓣流露一抹浅笑,霎时间又换了另一句诗: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

    “好漂亮,”一声夸赞溢出口来。

    楚墨尘侧头看了她一眼,就见明妧双眸放光,他掩唇轻咳了一声,明妧才收回眸光望着他,道,“怎么了?”

    楚墨尘斜了她一眼,“把你脸上的虎狼神情收一收。”

    虎狼……

    喜儿听到这两个字,脚步往前一抬,侧头往明妧脸上看去,结果就收到明妧一记瞪眼。

    看什么看!人家姑娘长的漂亮,她忍不住多看几眼怎么了?

    没一会儿,大太太她们就走了过来,明妧也不知道谁是谁,微微福身,那夫人眸光从她脸上一扫,就望向了楚墨尘,把明妧忽视了个彻底,闹了个没趣,明妧扯了下嘴角,身子就直了起来。

    那夫人和楚墨尘寒暄了几句,大太太就领着她们出去,那姑娘从跟前走过,明妧鼻尖一动,眉头几不可察的皱紧了几分。

    等人走远了,楚墨尘望向明妧,就听她问道,“那是谁?”

    “柳太傅府大太太和柳大姑娘,”楚墨尘淡淡回道。

    竟是柳太傅府上的姑娘,家世和容貌皆不俗,难怪大太太亲自送出门了,而且赞美之词溢于言表,看样子是要给大少爷楚墨枫定亲。

    也是,楚墨枫容貌俊逸,才情洋溢,之前是因为北鼎侯府耽搁了,只要大太太放出风要给他娶妻,不出一两个月,大少奶奶就迎进门了。

    先前她还纳闷,她福身见礼,人家都不看她一眼,知道人家身份后,明妧就没什么感觉了。

    柳太傅府三老爷就在岳麓书院,和苏大老爷争山长一职,是竞争对手,又怎么会高看她这个竞争对手的外甥女一眼呢?

    思及此,明妧抬手揉了下太阳穴,楚墨尘见了就道,“怎么?不希望她成为王府大少奶奶?”

    明妧白了他一眼,吃错药了吧,竟胡说八道,楚墨枫的亲事轮得着她管吗,连王爷和王妃都不一定能管的着好不好,只道,“方才柳大姑娘走过去,我嗅到一股清香,里面有药味,闻上一两个时辰,夜里睡觉会做噩梦。”

    楚墨尘问完话,一直盯着明妧的眼睛,没有错过她的白眼,但明妧的话,叫他暗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大哥救过她,她对大哥有了想法,敢情是因为柳大姑娘身上的清香,他道,“会有性命之虞?”

    明妧摇头,“那倒没有,就是会做噩梦。”

    楚墨尘就道,“只是做噩梦而已,就别管了。”

    明妧也没打算管,尤其在别人忽视她之后,就更不会吃饱了撑着多管闲事,为了这么点事泄露自己会医术的事不值得。

    但是她又不能不多说几句,毕竟楚墨枫救过她,她向来有恩必报,便道,“你大哥定过两回亲,北鼎侯府姑娘一个在王府溺亡,一个定亲后,从桥上摔下去差点出事,要大太太真的要求娶柳大姑娘做王府大少奶奶,她从王府离开后,就噩梦不止,为了女儿安危着想,这亲事肯定会退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