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捎带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枫救过她,明妧怕他一而再再而三因为定亲传出克妻的流言,而且一定亲就出事,一次可以说是巧合,次数多了可就不一定了。

    楚墨尘眉头微拧,他懂明妧的意思,她怀疑那香味是王府有人算计柳大姑娘,让楚墨枫的亲事再一次黄掉,顺藤摸瓜,指不定就能找出当初杀害北鼎侯府姑娘的凶手来。

    想到这里,楚墨尘看明妧的眸光璀璨了几分,本来一件毫无头绪的案子,因为她,生出了一点蛛丝马迹来。

    楚墨尘吩咐喜儿道,“去打听下,柳大姑娘进王府后,都见过什么人。”

    喜儿点头如小鸡啄米,赶紧去打听。

    明妧推着楚墨尘回沉香轩,这边刚回屋,茶刚端到手里,那边敲窗户声就传了来,暗卫赵烈进屋道,“陶姨娘向江湖郎中买了点催情药。”

    明妧被口中茶水一呛,咳嗽起来,连忙把茶盏放下,原来楚墨尘敲窗户是让暗卫去打听陶姨娘找江湖郎中买了什么药,更没想到是催情药。

    三老爷和陶姨娘生了一庶子,老夫人要那孩子认祖归宗,并抬了姨娘,三老爷不知道是因为亏欠三太太还是怎么,这些天并没有进过陶姨娘的屋,估计人家是着急了,才会找江湖郎中买催情药……

    而那天三太太知道这事,当即就回了娘家,三老爷亲自把三太太接了回来,老夫人态度没变,三太太却是步步退让。

    虽然明妧嫁进镇南王府没几天,却也知道三太太没那么好说话,她的退让肯定是有条件的,保不齐就是三老爷不再宠幸陶姨娘。

    一个妾室,可没那么容易出门,这也是之前明妧诧异的地方。

    这边明妧在走神,那边楚墨尘则望着赵烈,赵烈一头雾水,“爷,你这么看着属下做什么?”

    没眼色,楚墨尘摆手道,“没事了,退下吧!”

    语气里有淡淡的怒意,听得赵烈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爷怎么说生气就生气啊,他没禀告什么不应该禀告的,难道是不应该让世子妃呛着了?

    赵烈乖乖退下,等闪身出窗外,他恍惚想起来,世子爷不会是因为他没给他捎带点催情药吧?

    赵烈在风中凌乱。

    屋内,雪雁给楚墨尘倒茶,他喝起来,雪雁则望着明妧道,“陶姨娘的事要不要告诉三太太?”

    雪雁的意思是让明妧和三太太卖个好,将来别针对明妧,明妧则淡淡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闲事要知道,但要少管。”

    陶姨娘不是软角色,能说服三太太让她出府就足见一斑,何况她还有个入了老夫人眼的儿子,而她在镇南王府又不会待多久,犯不着得罪人,况且就算卖三太太好,她也未必对她就有所改观。

    雪雁就是随口一提,明妧不让,她就把这想法打消了,反倒是楚墨尘眼底流出几分诧异,望着明妧道,“你还懂兵法?”

    没头没脑来这么一句,明妧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这话是因为她说了一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由得哭笑不得,在现代,这句话不叫兵法,叫常识。

    明妧可不敢承认自己懂一点,怕楚墨尘没事拉着她讨论兵法,便道,“听我爹说的,耳顺记下了。”

    楚墨尘没有怀疑,明妧会的够多了,要连兵书都会,那也忒打击人了一点儿。

    明妧继续喝茶,等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喜儿就回来了,怕明妧和楚墨尘着急知道,她一路小跑回来,有些气喘吁吁,道,“奴,奴婢打听出来了。”

    明妧嗔她,给她倒茶道,“跑这么急做什么,喝口茶再说。”

    喜儿接了茶咕噜咕噜喝完才道,“柳大姑娘进府,先去给老夫人请了安,后来三姑娘陪她在花园逛了一圈,碰到琅嬛郡主又在观景楼上说了会儿话,然后就走了。”

    “没别的了?”明妧问道。

    喜儿摇头如拨浪鼓,“没有了。”

    明妧撑着下颚沉思,想谁会算计柳大姑娘,破坏楚墨尘娶她,三房有可能,毕竟三少爷娶的媳妇……能震的地动山摇,不喜欢长房有个标致的大少奶奶也很正常,但楚墨洐完全可以不娶啊,这样自己不努力,只知道破坏别人,似乎没道理,对三房来说,退掉娘家的亲事比算计别人不娶更简单,琅嬛郡主就更犯不着了。

    明妧琢磨了会儿,想不通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她告诉了楚墨尘,他肯定会告诉他大哥楚墨枫的,这事还是当事人去发愁比较好,她是吃瓜群众。

    在屋子里歇了会儿,明妧就待不住,出了门,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就去了后院。

    后院假山有流水,清风翠竹,环境雅致,是明妧最喜欢的地方,似乎每一处都能入画。

    这边明妧想到作画,那边楚墨尘已经让丫鬟准备笔墨纸砚了,他要帮明妧作画,这是之前就商量好的,明妧也想瞧瞧他把她画的如何。

    丫鬟把桌椅准备好,明妧眼睛横扫,在挑地方作画,最后看中了那块大石头,在上头抚琴,一定很漂亮,便让喜儿把琴搬出来,她盘膝而坐。

    明妧不只是搬琴出来做做样子,她还会弹一点儿,葱嫩般修长的十指一动,悠扬婉转的乐音就从她指尖流泻而出,阳光打在她身上,美的不似人间女子。

    楚墨尘看了好一会儿,才提笔作画,后院僻静,静的只听得见琴音和风吹竹叶的飒飒声,这声音成了琴音最好的合奏。

    明妧一连弹了好几首,比起那些大家闺秀算不得出彩,但琴曲是没听过的,优雅动听。

    喜儿站在楚墨尘身侧帮着研墨,到最后嘴角一阵阵抽搐。

    明妧有些坐不住了,道,“画好了吗?”

    “好了。”

    明妧赶紧起了身,过来看楚墨尘画的如何,对他的画,明妧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真瞧见他画的,明妧恨不得把他摁地上痛揍一顿。

    他是画好了,可是他的画上压根就没有她!

    她特地挑了大石头,忍着盘腿不适待了半天,结果他在大石头上画了一只雪白的狐狸,慵懒的睡在那里晒太阳。

    明妧牙齿磨的嘎吱响,“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