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受伤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一本正经道,“今儿天气不好,不适合给你作画。”

    喜儿默默的抬头看了眼天上的大太阳,这天气还不够好呢,没有比这更阳光明媚的了。

    明妧觉得他就是故意耍她,要么她在他心目中就是一只狐狸,想到自己在那里摆了半天姿势,人家心里偷着了就忍不住想磨牙,“相公的意思是下雨天给我作画了?”

    楚墨尘把笔放下,眼底闪着笑意道,“是为夫要求给娘子做画,为夫不急,娘子怎么这么急?不过娘子下雨天做画的主意倒是不错,为夫可以考虑考虑。”

    考虑你个大头鬼,明妧恨不得一脚送他去千里之外凉快去。

    方才兴致勃勃,被人从头到家泼了一盆冷水,明妧什么好心情都没了,甚至都不想看见他,抬脚就走。

    身后,楚墨尘嘴角弯的瘪不下去。

    他把画卷好,吩咐赵烈道,“装裱好,挂书房里。”

    赵烈觉得自家世子爷有点欠揍,他敢打赌世子妃见一次会生一回气的。

    再说明妧,怒气冲冲的离开,可是走了没几步,那边赵风走过来,他捂着胳膊,从他指尖流出鲜血来。

    明妧见了吓了一跳,忙问道,“怎么受伤了?”

    赵风捂着胳膊,道,“没事,一点小伤。”

    还是小伤呢,都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了,明妧赶紧道,“先进药房,我给你包扎。”

    说完,明妧转身又回来了,从楚墨尘跟前走过的时候,都没斜他一眼,楚墨尘眉头皱了皱,再看到赵风受伤后,眉头更紧了几分,道,“怎么只有你回来了,赵成呢?”

    赵风忙回道,“他被成国公府的人抓起来了。”

    楚墨尘眉头打了个死结,赵风和赵成都是他的暗卫,两人联手,就算赢不了,但也不至于逃不掉吧。

    明妧要帮赵风上药,但赵风不敢啊,赵烈赶紧揽过活,帮赵风处理伤口。

    赵风一边禀告道,“属下和赵成刚出沐家,成国公府的人就带着官兵把去路给堵了,以江湖郎中卖假药为由抓他,属下据理力争,成国公府的人压根就不听,直接攻上来,抓人的网上下了迷药。”

    赵成江湖郎中的打扮,戴了假胡须,肯定不能被抓,他极力护着,可是碰到迷药,他体力不支,胳膊受伤。

    为了保持清醒,保住假胡须,赵成没有反抗,用银针将他扎醒,连扎了三针,硬生生把他疼醒了,下手这么狠,这仇绝对要报……

    他是楚墨尘的暗卫,平常跟进跟出,不少人都认得,成国公府刚抓江湖郎中,还真不敢把赵风怎么样,他就先回来了。

    明妧则问道,“那赵成人呢?”

    赵风回道,“被成国公府的人送去衙门了。”

    楚墨尘冷冷一笑,明妧也是气愤不已,但更多的还是怕赵成露馅,心急如焚的她望着楚墨尘道,“咱们得赶紧去衙门救他。”

    楚墨尘摇头,眸光泛寒芒,“去衙门做什么,直接进宫告状!”

    明妧去衙门是为了救赵成,而楚墨尘进宫不止为了救赵成,更要给赵成出气。

    知道他镇南王世子说话有分量,明妧没有耽搁,就推着他出府。

    等他们出王府时,赵烈已经赶着马车等候在王府大门前,等明妧和楚墨尘坐上马车,就直奔皇宫。

    御书房内,皇上正坐在龙案前批阅奏折,积累了几天的奏折堆的小山高。

    正看着呢,外面进来一小公公道,“皇上,镇南王世子和世子妃求见。”

    皇上微微一怔,他们两怎么来了,便道,“让他们进来。”

    小公公赶紧退出去,没一会儿,车轱辘声就传来了。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明妧推着他进来,明妧福身给皇上见礼,楚墨尘扶着轮椅要起来,皇上见了眉头扭成一团,赶紧道,“行了,行了,免了你行礼,有事就赶紧说。”

    楚墨尘就坐稳了,道,“皇上,您让臣带江湖郎中去靖王府给老太妃诊脉,出来没多久,成国公府就带人把江湖郎中给抓了。”

    皇上眉头一拧,问道,“成国公府为什么要抓江湖郎中?”

    楚墨尘理直气壮道,“成国公府说江湖郎中是假的,卖假药。”

    皇上嘴角一扯,那江湖郎中本来就是假的,被成国公府抓了,他不赶紧去捞人,还进宫向他告状,这是不是有倒打一耙的嫌疑?

    偏楚墨尘告状的理直气壮,开口就是皇上让他带江湖郎中去靖王府给老太妃诊脉,要不是皇上使唤他们,江湖郎中也不会被抓,皇上有责任帮他捞人,不然可就没下回了。

    虽然没有没有明着威胁,但意思很显然,皇上听的出来,暗瞪了楚墨尘和明妧一眼,吩咐公公德顺道,“传成国公进宫,把江湖郎中也带进宫来。”

    德顺公公应下,赶紧让人去传话。

    明妧和楚墨尘就在御书房内安心等候,皇上传召,没有大臣敢耽搁,成国公很快就来了。

    不过来的只有他一人,楚墨尘问道,“江湖郎中呢。”

    成国公没理他,只给皇上请安,皇上又问了一遍,成国公敢不回楚墨尘,可不敢不回皇上,只道,“那江湖郎中不敢进宫,半道上,我一不留神就让他给跑了。”

    明妧憋笑,跑了最好,人跑了,接下来的好戏才好唱,皇上既然传成国公进宫,应该会配合他们把好戏唱下去。

    楚墨尘脸臭的像是谁欠了他百十万两银子没还似的,冷道,“到底是江湖郎中自己跑了,还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来不了?”

    成国公眉头一皱,道,“那江湖郎中就是个骗子,镇南王世子若是把治好断腿的希望寄托在一个骗子身上,没得贻误病情。”

    楚墨尘好笑,妖魅凤眸里的光芒看的人背脊发凉,只听他道,“成国公就笃定江湖郎中是骗子?”

    那边皇上看了明妧一眼,端起茶盏道,“朕倒是好奇江湖郎中怎么骗人了?”

    成国公便如实道,“臣大儿媳从楼梯上摔下来伤了下巴,请江湖郎中进府治病,结果江湖郎中给的药非但无益于病情,甚至还有毒,要不是定北侯府四太太及时相高,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