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狠话
    ,精彩小说免费!

    成国公脸黑成了锅底色,他是找太医来证明江湖郎中是假的,药也是假的,结果却告诉他药很好,那江湖郎中不就是真的了?

    楚墨尘淡淡来了一句,“不是好药,人家敢开口就要八千两吗?既然洗刷了江湖郎中的冤屈,那就有劳成国公把江湖郎中请到我镇南王府,我还等着他治腿呢。”

    成国公脸色一僵,“我又不知道江湖郎中住哪儿?!”

    明妧拍拍楚墨尘的肩膀道,“这点小事,就不麻烦成国公了,咱们自己去请吧。”

    楚墨尘斜了她一眼,道,“你不知道那江湖郎中脾气臭吗,之前恒王府请他去,他就不愿意和皇家有牵扯,现在又被人冤枉,我就怕他一气之下离京了,我这腿可才治了一半,要是找不到江湖郎中,成国公,你可别怪我脾气上来让人去成国公府又打又抢。”

    得,如此堂而皇之的当着皇上的面撂了狠话,摆明了成国公府要遭一翻劫难了。

    皇上头疼,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性子差了点,但怎么就成土匪了,不会是被世子妃给带歪了吧?

    看着皇上投过来质疑和怀疑的眼神,明妧心口一堵,皇上,你太高看我了,我没有带歪镇南王世子的本事,他是自己长歪的,这黑锅我背不动。

    皇上摆摆手,对成国公道,“赶紧派人去找吧,找不到,小心镇南王和你没完。”

    成国公一脸惶恐的起身走了,当然一起走的还有大理寺卿,他要把药箱子带走,楚墨尘阻拦道,“药箱子留下。”

    大理寺卿赶紧把拎起来的药箱子放下,灰溜溜的跟着成国公走了。

    等人走后,皇上把其他人都打发走,只留下心腹德顺公公伺候,望着明妧道,“到底怎么回事,江湖郎中真的给成国公府大太太下毒了?”

    明妧努了努嘴,道,“成国公府姑娘进我书房,留了半根带毒的蜡烛。”

    这话,也算是承认下毒了,不过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皇上知道内情,镇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在她跟前下毒,那是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又不是个温婉的,必定报复回去,成国公府做初一,他们做十五,也不能说他们完全错。

    德顺公公则一脸糊里糊涂,成国公府姑娘下毒害镇南王世子妃,怎么江湖郎中帮她下毒害成国公府大太太?

    “适可而止。”

    皇上只说了四个字,便摆了摆手,将他们打发离开。

    明妧推着楚墨尘出御书房,赵烈背着药箱子跟在后头,稍微走远了点,楚墨尘吩咐道,“过两天,你带人去成国公砸一波,歇几天,再去砸一波。”

    明明是打砸抢的行为,从楚墨尘耳朵里,就像是吩咐赵烈去街上买点大白菜一般轻松,为了匹配的上她镇南王世子妃的身份,不辱没了楚墨尘,明妧补了一句,“捡值钱的砸。”

    赵烈跟在后头,抬头四十五度望天,眼底有淡淡的忧伤,继赵成被折腾成江湖郎中后,他是不是要被世子爷和世子妃打造成土匪了?

    身为一个暗卫,总感觉有点不务正业……正业荒废,副业蓬勃发展。

    进宫一通折腾,等再回到王府,天边晚霞绚烂,灿如云锦。

    明妧推着楚墨尘回屋,那边青杏把喜儿往旁边一拉,喜儿身子不稳,差点摔倒,生气道,“冒冒失失的拉我做什么啊?”

    明妧侧头望过来,青杏一边赔罪一边问道,“世子爷的书桌是不是你收拾的?”

    喜儿望着她,点头道,“是我收拾的啊,怎么了?”

    青杏松了一口气道,“那书桌上几本书,你放哪儿去了?”

    喜儿眉头再扭,“什么书?”

    青杏说不上来书名,她当时随手一放,压根就没多看,把喜儿拉着去了书房,说给喜儿听,喜儿就道,“那几本书,早上好像送去给靖王世子了,书怎么了?”

    青杏呀了一声,道,“我在书里面夹了张世子妃画的画。”

    喜儿听了就道,“你怎么用书夹画啊!”

    说着,她快步往往前,青杏跟在后头道,“我这不是看画皱褶,想压平整一点吗?”

    屋内,明妧给楚墨尘倒茶,喜儿快步进来,道,“世子妃,青杏她给你惹事了。”

    青杏跟在后头,头低着,嘴撅的高高的,她又不是故意的。

    明妧笑道,“她能惹什么事?”

    喜儿巴拉巴拉一阵倒豆子道,“昨儿你画了送给世子爷,最后扔在地上不要的画,青杏好像夹在了世子爷送去给靖王世子的书里。”

    噗!

    楚墨尘正喝茶呢,听到这话,一口茶喷老远。

    青杏吓的缩在脖子,浑身颤抖不止,完了,世子爷都喷茶了,她肯定少不了一通板子。

    然而,就在她担惊受怕的时候,却听到一阵熟悉的笑声,一阵来自她家世子妃的笑声,欢快肆意。

    青杏和喜儿有点懵,世子妃的丹青误送给了靖王世子,她怎么不生气,还笑的这么高兴啊?

    楚墨尘斜眼过来,脑门上全是黑线,没见过这么幸灾乐祸的女人,靖王世子知道他专心致志看春、宫、图的事,她就那么高兴?

    那肆意飞扬的笑容,看的他手心痒痒,只道,“你高兴的太早了,指不定靖王世子压根就不懂那图是什么意思。”

    明妧轻哼一声,“不要以己度人。”

    楚墨尘,“……”

    伶牙俐齿,真的说不过她,她就不能盼着他点好?

    两人你来我往,青杏松了一口气,不罚她就好,只是有点糊涂,那画很难懂吗,她一眼就看出来世子妃在夸世子爷在勤奋读书啊,那是世子妃最真挚的赞美啊。

    楚墨尘暗琢磨,明儿让赵烈去找靖王世子把画要回来,他可不想自己看春、宫的事被靖王世子知道。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楚墨尘不想靖王世子知道他偷看春、宫、图的事,然而靖王世子买春、宫、图的事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

    继昨天喷茶后,楚墨尘再一次喷了茶,而且这一回,是直接喷到了明妧脸上。

    明妧一边擦脸上的茶水,一边用眼底的冰刀去削楚墨尘,一边默默的向靖王世子赔罪,丫鬟无心之失,害那梅林煮雪般的男子名誉有损,实在是……好想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