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花锦
    ,精彩小说免费!

    憋不住,明妧肩膀直抖。

    事情是这样的,青杏把她画了讥讽楚墨尘的画夹在了书中,误送给了靖王世子,如楚墨尘所料,靖王世子并不懂那两句诗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记住了《花锦阵》这个书名。

    今儿上午,他去书轩买书,挑几本,然后问卖书的这店里有没有《花锦阵》。

    他说的很寻常,他和明妧以为的一样,当时一本兵书,结果卖书的小伙计愣了下,还从来没见过买春宫图不悄悄的问的,这么大声不怕别人知道啊?

    小伙计愣神,靖王世子又问了一遍,“没有吗?”

    “有,有。”

    小伙计连声道。

    都说君子坦荡荡,果然不假,连看春、宫、图都这么坦荡,令人敬佩,不似那些道貌岸然的,差小厮买,偷偷摸摸的,就跟做贼似的。

    小伙计赶紧去拿了书来,刚要递到靖王世子手里,那边穆王世子过来,随手接过笑道,“皓兄买的什么书,愈发勤奋了。”

    他随手把书打开,然后……

    两个翩翩少年郎就成了水煮的螃蟹。

    而当时书轩内不止他们两个,还有小伙计和旁人,然后就都知道靖王世子偷买春、宫、图,还被穆王世子抓了个现行的事。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靖王世子身份尊贵,容貌俊逸,这样的男子,不知道多少大家闺秀倾慕,想娶谁娶不到,却偷看春、宫、图,这癖好实在是……

    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就传到了楚墨尘和明妧耳朵里。

    楚墨尘觉得自己算是被明妧祸害的没脸见靖王世子和穆王世子了,偏偏罪魁祸首是三分无辜七分幸灾乐祸,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没人知道画是她画的吧?

    要说惨,靖王世子是真惨,本来贤老太妃和靖王妃就急着给他娶世子妃,他是一再推脱,结果转过脸就传出他偷买春、宫、图看的事,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面对靖王妃责问,靖王世子是一脸的欲哭无泪,好奇害死猫,他道,“母妃,我不知道那是春、宫、图。”

    要是知道,他不会买,更不会买的那么堂而皇之,更更不会在穆王世子伸手过来拿的时候,不阻拦他一下,他只当那是一本兵书。

    靖王妃嗔了他道,“你不知道,那你还直接买?”

    靖王世子为了洗刷自己的冤屈,只好把楚墨尘拉出来做挡箭牌了,他道,“花灯会那天,我问镇南王世子借了几本兵书,他来给太妃治病,就顺带给了我,书里头夹了张画,画上就写着那书名,我只当是兵书,所以挑书的时候多问了一句,谁想到书坊还真有。”他多么希望书坊没有那本书。

    为了证明他所言不虚,他让小厮把兵书拿了来,那幅画还夹在兵书里。

    靖王妃和靖王爷看过后,是一脸的黑线。

    都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怎么就……

    靖王妃摇头,真没看出来镇南王世子是这样的人,真恨不得叫儿子离他远一点,别被带歪了才好,正要说,就发现画纸有点褶皱,她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这画像是被人揉过?”

    靖王世子摇头,“不知道是谁弄的,我看到时就这样了。”

    如果他猜的没错,应该是镇南王世子偷看时,无意被世子妃发现,特意画了幅画藏书里头讥讽镇南王世子,结果误打误撞送到他手里,他懵懵懂懂不知内情,闹了个大笑话,他都不知道怎么出去见人了。

    靖王世子脑壳生疼,他是不是该庆幸还有个穆王世子陪着他,不至于太孤单?

    沉香轩,内屋。

    被楚墨尘喷了一脸的茶水,喜儿端了水来,伺候明妧擦洗,虽然被喷了茶,但是明妧并没有发难,一来是这件乌龙事听得人腹内抽抽,笑的腮帮子疼,二来她怕惹怒楚墨尘,到时候他把火气撒在青杏身上,虽然青杏并非有意的,但这件事她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刚洗了脸,外面海棠打了帘子进屋来,道,“世子妃,北鼎侯府二太太和姜三姑娘来了,老夫人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明妧正擦脸上的水珠,听到这话,手顿了下,大概能猜到找她去做什么,遂把脸擦干,带着喜儿出门。

    这边,明妧迈步出远门,那边一熟悉的身姿曼妙行来,看的明妧眉头一拧,怎么又来了。

    迎面走来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表姑娘沐嫣。

    看到明妧,沐嫣的丫鬟笑道,“姑娘,知道您来,世子妃还亲自来迎接您呢。”

    沐嫣脸上戴着面纱,但眸底流露出一抹不屑,道,“世子妃太客气了。”

    明妧两眼一翻,没见过这么会往脸上贴金的,她笑道,“前儿我和相公去沐家探望,表姑娘还避而不见,这会儿却亲自来了,莫非江湖郎中给了表姑娘你什么灵丹妙药?”

    本来沐嫣看明妧的眼神就透着不屑,偏偏明妧相公两个字叫的麻溜,对于倾慕楚墨尘,一心想做镇南王世子妃的沐嫣来说,没有比这两个字更容易拉仇恨的了。

    而且昨天疼的在床上打滚时,她是把明妧恨的半死不活,要不是明妧手脚麻溜,她会撞伤下巴吗?!

    要不是她,她早就嫁给表哥冲喜,成为镇南王世子妃了,有那么医术高超的江湖郎中给表哥治腿,有她冲喜什么功劳,想到让她捡二十万两的便宜,还有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沐嫣就恨的咬牙切齿,那都是她的!

    将到嗓子眼的怒气压下,沐嫣把玩着手中绣着山茶花的香罗帕道,“表哥知道我脸受伤,亲自去看我,昨儿还特意让江湖郎中去给我治脸,半个时辰前还差人去问我脸好了没有,表哥对我这般关心,我当然要来让表哥瞧瞧我已经好转了,表哥才好放心。”

    真的,这话明妧是听出来一身的鸡皮疙瘩,喜儿更是两眼望天。

    沐表姑娘的心态真好,要不是沐家送一万两来,看世子爷会不会让江湖郎中去给她治脸,世子爷看的是明晃晃银子的份上好么!

    没错,世子爷是派人去沐家问她下巴可消肿止疼了,可世子爷还派人去靖王府问过贤老太妃的情形呢,问这些还不都是为了去成国公府闹事做铺垫,没见过做了垫脚石还这么趾高气扬的,那脖子昂的就跟斗胜了的大公鸡似的,得意洋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