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听话
    ,精彩小说免费!

    小厮哪里猜到明妧的想法,她的确惊住了,镇南王教儿子的方式太别具一格,如果非要她评判下,她就两个字:漂亮!

    没想到看起来儒雅的镇南王,骨子里竟这么霸道,难怪能执掌三军,龙生龙,凤生凤,楚墨尘霸道、纨绔、睚眦必报……还真没辱没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几个字。

    瞥眼见明妧净白的脸上,微微抽搐的嘴角,楚墨尘妖孽的脸上染了三分惆怅七分无奈,语气仿佛是冬雪飘然而至,“为夫所有的坏毛病都是父王教的。”

    这锅甩的够麻溜。

    “……所以你总和他作对?”

    “娘子看的通透。”

    “……那你听吗?”

    “听啊。”

    “……”

    遗传果然强大,强大到看着楚墨尘人神共愤的脸上不听会挨骂的委屈神情,明妧想一脚踹他进天花板,扣都扣不下来的那种。

    扔过去一记白眼,明妧继续和手中的绣绷子做斗争,外面青杏一阵风卷进来,脚步快而凌乱,在看到楚墨尘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凝滞。

    自打无心惹祸,连累靖王世子名誉有损后,青杏就尽量不在楚墨尘跟前露脸,怕不小心勾起了世子爷的记忆,补上对她的处罚。

    见青杏急急忙慌的进来,又戛然而止,明妧问道,“有事要禀告?”

    青杏点头如小鸡啄米,大着胆子上前几步,急切道,“世子妃,不好了,苏家出事了。”

    明妧听得一愣,眉头拧成一团麻花,连忙问道,“苏家出什么事了?”

    青杏忙把知道的禀告明妧,道,“清雅轩往岳麓书院送了一批书,不知道被谁动了手脚,里面全是春、宫、图,大舅老爷山长一职被免,清雅轩以贩卖春、宫、图为由被查封,苏老太爷知道这事后,气晕了过去。”

    江大老爷是岳麓书院山长,岳麓书院学子所需要的书本,都是清雅轩供应的,往那些莘莘学子们手里送春、宫、图,影响太过恶劣,以至于苏老太爷被讨伐,再者因为靖王世子在书坊公然买春、宫、图的事已经传到皇上耳朵里了,那是皇上嫡亲的侄儿,又说是误会,皇上没有处罚。

    但这件事被街头巷尾传过来笑过去,有损靖王世子和皇家颜面,现在这股不正之风都传到了岳麓书院,皇上怎么能不生气,岳麓书院声望很高,每年要往朝堂送不少栋梁之才,要是这些人被教坏,不思进取,一心只想着男女之事,那朝廷迟早要完。

    皇上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传苏老太爷进宫,苏老太爷直呼冤枉,江家绝不会做这样龌龊之事,但不管是不是江家做的,书总是清雅轩送到岳麓书院的吧,送去的书都不仔细检查,以致于出这么大的纰漏,皇上痛斥了苏老太爷几句。

    回府后,苏老太爷一时气不顺,就晕了过去。

    明妧头疼,上回清雅轩卖医书,被人登门找茬污蔑,她就提醒过清雅轩管事的一定要小心防备,没想到还是遭人算计了。

    岳麓书院那么多学生,书可不是一两本,也能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换成春、宫、图,实在是疏忽大意。

    不知道苏老太爷情况如何,明妧把绣绷子扔绣篓子里,道,“你去不去苏家?”

    楚墨尘看着她,道,“你哪儿都没法去。”

    明妧眉头一皱,喜儿就道,“太后先前传召,世子爷腿疼没进宫,世子妃也没去……”

    一着急,明妧都把这事给忘记了,太后传召她要陪着楚墨尘没进宫,苏老太爷晕倒,难道比太后传召更要紧?

    明妧一屁股坐下,脸色要多臭就有多臭,在她心目中,疼她的苏老太爷岂是刁难她的太后能比的,可在古代,皇权重于亲情,身处在这个大环境下,只能入乡随俗,明妧吩咐喜儿道,“你去苏家看看,还有舒心静气的药丸带几颗去。”

    没敢耽搁,喜儿拿了药瓶子,就赶去了苏家。

    等喜儿从苏家回来,天边晚霞绚烂,一朵朵洁白的云被染成锦缎的火烧云,瑰丽无比。

    知道明妧记挂苏家,喜儿忙道,“世子妃别担心,苏老太爷只是怒急攻心,赵院正帮忙看过,开了药没有大碍,让您放心。”

    喜儿叹息,苏家还真是麻烦不少,之前是清雅轩生意被挤的关门大吉,要不是世子妃出手相助,苏家早就落败了,如今清雅轩生意蒸蒸日上,又闹出春、宫、图风波来,还被查封了,世子妃要陪着世子爷,没法再为苏家奔前跑后,可怎么办呐。

    喜儿忧心忡忡,明妧何尝不是,早知道苏家会出事,她宁肯和楚墨尘进宫去见太后,虽然没好事,但忍一时也就过去了,躲了一时清净,现在倒被装病拘在府里,哪都去不了。

    苏家被人盯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是一次比一次过分,这一回更是直接败坏苏家清誉,苏老太爷如何承受的起,敌人步步紧逼,这一次不顺藤摸瓜将敌人连根拔起,将来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明妧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子,一点小事能让三分让三分,可忍让只换回来得寸进尺,那就无需再忍,一次帮人长够记性,以后见了她绕道而行。

    顾忌太后,暂时没法去苏家,明妧只能等成国公府和江湖郎中的事暂告一段落,她再去探望苏老太爷。

    ……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和往常一样,明妧吃了早饭后,例行请早安,楚墨尘装病没法陪她,明妧就带着喜儿去长晖院。

    进屋后,明妧福身请安,老夫人对她的态度清清淡淡,明妧则不谄不媚,尽自己作为一个孙儿媳的本分。

    请了早安,明妧打算告退了,那边大太太带着丫鬟走进来,一脸灿笑,喜悦从眼底泻出来,只要长了眼睛的都看的出来她心情好。

    三太太早早的就来了,见了笑道,“大嫂平常请安比我还要早到一会儿,今儿我都来半天了,却迟迟不见大嫂的人影,这么反常,我还担心大嫂怎么了,打算一会儿去东院看看你,没想到心情这么好,莫非是北鼎侯府不来烧纸钱了?”

    明妧憋笑憋的腮帮子都生疼,要说泼冷水,三太太绝对是一把好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